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宋词赏析:可知梅花为谁开

2015-06-10| 作者:| 来源:

  《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小注:

  陆游,号放翁,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因坚持抗金,仕途屡遭主和派打压。临终之际,陆游留下绝笔《示儿》作为遗嘱:“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一生的主要精力用于诗歌创作,“是有意要做诗人”,“九千首句句新”,“宋诗以苏、陆为两大家,后人震于东坡之名,往往谓苏胜于陆,而不知陆实胜苏也。”

  

  相比于诗,陆游对词心存轻慢。因而作为“辛派词人”的中坚人物,陆游的词数量不多,存世约一百四十余首。但其才气超然,并曾身历西北前线,因此也创造出了稼轩词所没有的另一种艺术境界,其特点是将理想化成梦境而与现实的悲凉构成强烈的对比。陆游词风格多样,既有清丽婉约的真挚动人,也有深沉质朴的蕴藉生动,而最能体现其特色的是慷慨雄浑的爱国情怀。

  

  此词是陆游以词言志、借物抒怀的代表作。上片以人观梅,故着人意——“寂寞”、“更著”、“独自愁”;下片如梅自语,可鉴梅心——“无意”、“一任”、“香如故”。上片梅遭人弃天摧,即“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之无助、“已是黄昏独自愁”之式微、“更著风和雨”之惨状,可谓节节情厉;下片梅受类残物陨,即“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之攻讦、“零落成泥碾作尘”之齑毁、“只有香如故”之游息,可谓步步势危。

  

  但梅心可鉴,正在这四面受敌、八方来难之下,作者最后一句虽气若游丝般的“只有香如故”,却正与于谦的“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诗意,昭然相映,蔚然成辉。而此香如故者,也恰如曹雪芹于《红楼梦》中所言:“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上至朝廷,下至草野,比比皆是。所余之秀气漫无所归,遂为甘露、为和风,洽然溉及四海。”

  

  此词主旨,便是“只有香如故”。“只有”二字如最外面的套具,将前面的“已是”、“更著”、“无意”、“一任”等词一个一个循序渐进、严丝合缝的套落其中,将“只有”二字夯实得非常通顺瓷密稳固,从而令“香如故”三字,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既超越出语境,又未悖离词意。收官安妥,立意根深。

  

  全词从人观梅、只见其表而莫知其心,到梅自语、不论其表而但求其魂,层层递进,环环相扣,垫铺导引,一蹴而就,前沉后吟,情景交融,以梅寄情,大爱无声。所谓:“深于言情者,正在善于写景”,于此甚切。

  

  析此,感而题之:

  

  年年有人赏梅来,可知梅花为谁开?

  

  暗香疏影任君去,独取残枝立窗台。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09-2014 mzwx01.com 粤ICP备12038578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