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喵喵性史

2015-09-11| 作者:我不是小牛|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

  文/我不是小牛


  这个故事在我心里好久,一直不敢写出来。一是怕影响不好,二是怕沦为类似无聊杂志中的一些虚假软文或者网络上无聊人士的胡编乱造。但是昨天在朋友圈看到她结婚的消息,还是决定写写,让更多人的看到,或许能找到自己,或许还能找到生活。
  一切源于艺考期间我带学生考试的时候和她的一次偶遇。那天早上我手里捧着一杯豆浆,后面跟了四五个学生,昂首走向考点大门。转角的瞬间遇到闷头走路的喵喵,我一下就认出她来,直呼其名,倒是把她吓了一跳,我俩都难掩心中的惊喜,要不是学生跟着,我俩就抱到一块去了。要知道,在这样大的一个城市,能够偶遇不是那么简单,并且,要不是为了艺考,我也不会来这。
  安排好学生,我俩坐到一起,短暂的寒暄之后,我就问她怎么状态如此疲惫不快。我印象中的喵喵,个不高却阳光潇洒,可爱漂亮,笑起来迷人,特别是那双眼睛,妖娆魅惑,我之前戏称她小妖精就是因为她的眼神。可如今,却没有了印象中的风采。她喝了口水,然后讲到了现在的遭遇。
  一年前他认识了祥威,两个人后来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祥威在生活作风上非常老实,从不乱来,二十七岁仍然处男一枚。喵喵一方面感觉他人好,一方面也有逗她的嫌疑,就时常给祥威讲她曾经经手的男人。慢慢的,祥威竟然爱上了喵喵,并且对喵喵特别好,用她的话说就是“像老佛爷一样供着,我现在生活都不能自理了”,这让她无所适从。在别人眼里,祥威是个对女性要求很高的人,但喵喵想不到会到这样一个地步,如果她没有讲太多过去,她会欣喜的做他女朋友,可如今,她无法理解。然后她问我:“他这样是不是就栽到我手里了?”
  我没有回答,转移话题:“你给我说说你都告诉他啥了,听完我帮你分析分析。”
  喵喵习惯性的对我不怀好意的笑笑,那熟悉的眼神再次出现,我知道她的过去要铺展开了。
  一
  喵喵从小就不在父母身边,用她的话就是没有安全感,这也养成了她独立有主见的性格。她是在A城上的初中,A城离她家并不远,但喵喵很少回去。
  初中毕业,家里人说B城的高中很好,升学率很高,又把喵喵送到B城读高中。在这里,喵喵谈了第一个男朋友,叫李正。
  喵喵说那个时候她非常单纯,以为两个人关系密切,时间久了就会有小孩。李正经常把她带到高中后面的一个公园,里面树多,情侣自然也多。
  他俩总是坐在一条长凳上,李正让喵喵坐在自己身上。情意相投,情感懵懂,两个人自然开始接吻,吻到浓处,李正抚摸喵喵胸部。喵喵身体一下就僵硬了,感觉无比的害羞。但在李正的环抱下也不能动弹。喵喵讲到这个地方盯着我笑了,喝了一口水,说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感觉下面好热,有个东西顶着自己。她当时并不知道,只是后来有了经验,回头想想,感到当时的情境真是太好玩了。
  喵喵说和李正没有上过床,现在关于两个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屁股下面的热度。
  后来怎么分的,我问。喵喵说是她的原因,在和李正交往的时候,她和另外一个男生有些暧昧。那个男生偶尔会给喵喵发QQ邮件(那个时候流行),表达一些爱慕之情,喵喵话赶话,也会和他周旋一下,她其实并不想和那个男生怎样。结果被李正发现了,当时没有分手,撑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分开。
  多年后通话,李正还说,邮件事件就是他俩最终分手的导火索。
  二
  高中毕业喵喵去了C城上大学,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地方住,和房东家里人住在一起,房东人不错,对喵喵态度也很好。
  有一次和朋友聚会吃饭的时候,认识了比她大很多的张恒。张恒在隔壁桌,在去厕所的路上,拦住了喵喵,要了联系方式。张恒展开了强烈的情感攻势,喵喵就这样开始了第二段恋情。
  那个时候喵喵依旧单纯,单纯的感觉张恒对她好就可以了,她很满足。至于张恒的工作以及其它情况,喵喵都不知道,也没太在意。
  后来有一次,喵喵在住处接到电话,张恒说想见一面,喵喵自然就出来了。两个人散步聊天,后来天色晚了,张恒说在附近订了宾馆,让喵喵陪他上去。喵喵还是没什么想法,直接就跟着张恒来到房间。
  来到房间后,张恒锁了门,就把喵喵抱住了,随之压倒在床上,就开始脱衣服。喵喵哪见过这阵势,吓坏了。但她并不敢叫,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推开张恒的手。张恒一边说着甜言蜜语一边继续着摸索。不久喵喵就被攻陷了,在张恒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喵喵眼泪流下,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大脑一片空白。完事后,张恒发现床单上的一点血迹,喵喵竟然是处女,他很惊讶。他把喵喵抱在怀里,很久才放开。
  喵喵对我说:“我他妈第一次就是被强奸的。”后来张恒出去了一趟,喵喵当时惊魂未定,抱着被子躲在了洗手间。
  “我真的裹着被子,躲在洗手间,害怕的要命。”
  “我还以为你一开始就是妖,原来也是经过修炼的。”
  “第一次虽然很痛苦,但感觉自己是喜欢他的,也没有怪他。”喵喵说,到了第三次的时候才慢慢感受到一些快感,每次他想要做那事,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身体与心理的煎熬。
  就在两个人越来越好的时候,有一次喵喵无意间发现了一张照片。说来也怪,喵喵说,她从来不翻张恒的东西,就那一次,她鬼使神差的打开了张恒的钱包,在里面找到一张婚纱照,女的长相一般,面如春风,幸福的笑着,而男的就是张恒。
  短暂的震惊之后,喵喵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深入骨髓的难过。和李正的分手只是懵懂情感的终结,喵喵并没有感觉不舍和难过。和张恒不一样,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情感的杀伤力。她哭着问这是怎么回事,而张恒的解释,用喵喵的话就是“就是那一套男人的说辞呗,什么和老婆感情不和”之类。
  “你感情不和把我拉进来干嘛啊,我竟然之前一点都不知道,他们还有个孩子,我第一次付出那么多感情,自己的第一次也给了他,最后我还成了小三。”
  喵喵还是把人想的太简单、太美好了。我一直认为,单纯是一种性感,过度的单纯就是愚蠢了。
  “你做坏事可以,但你不要利用谎言来做坏事呀,对吧。”
  事后,喵喵决定离开。张恒百般挽留,说会对喵喵负责任,但她去意已决。
  “有的事情我没原则,但有的事我还是有原则的。既然你们情感不和,那么我离开,或许你们情感就和了。”
  之后一段时间里,喵猫不回他信息,不接他电话。喵喵心里想他,放不下,但她想努力放下。
  有一天喵喵自己出去逛街,买了一双鞋,屁颠屁颠的往回走,在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了张恒。张恒带着一个朋友,在这里等她。
  张恒开始就表明了来意,问喵喵能不能和好。喵喵问怎么和好,张恒说会好好处理手头的问题。两个人因为情绪问题,越说越激动,越来越大声,当最后喵喵说到:“你骗我,我俩在一起是在牺牲她的情况下。我们不可能了,以后别再来找我。即使你离婚,我也不可能和你再在一起。”
  刚说完最后一个字,气急败坏的张恒就给了喵喵一巴掌。
  “这一巴掌一下把我打蒙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打我。”
  张恒哭了,喵喵也哭了。两个人伴着哭声,情感走向了终点。
  喵喵说她离开后,他和他老婆关系还真的好了,后来又生了一个孩子。
  和张恒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第一次的疼痛以及那一巴掌的疼痛,前者在身上,后者在心上。
  三
  王飞只是一个过渡期间的替代品。
  喵喵那个时候假期实习,老去一个快餐店吃饭,在这里经常碰到王飞。有一天,王飞端着餐盘就坐在了喵喵对面。
  “你以后少看男人,你的眼神我还不了解。”
  喵喵瞪了我一眼,接着说。王飞开始还有点紧张,估计也是第一次搭讪。后来直接问喵喵是不是单身,几天后,王飞就向喵喵表白了。
  喵喵这个时候想着分散一下精力,想借着王飞,忘掉张恒,告别那些伤痛,就答应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王飞还是很疼爱喵喵的,只是在感情上,喵喵暂时用不上力气了。
  有一次朋友们聚会,喵喵喝多了,同桌有一个男的,送喵喵回家。到住处后,房东开门,这个男的把喵喵扶到了自己房间,关了房门后,这个男的并没有走。喵喵说,她能模糊的感受到这个男的在摸她,从乳房到大腿。后来他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在门口还遇到了王飞。
  王飞带了点吃的,倒了水,喂喵喵喝完后也走了。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送我的是谁,她到底心里怎么想的。”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喵喵醒来,头疼不已。她起床下楼,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在感受完这个城市的清冷后,喵喵来到了王飞家。
  “在家里,他就把我办了。”
  关于王飞,喵喵不想多说,唯一印象深刻的地方是第一次向我搭讪时的紧张和那天喝多他喂我喝水时候的温柔,后来因为性格不合,就分开了。
  四
  大学毕业,喵喵去了W城工作。在这里她想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展示自己新的状态。可是却发生一件让她现在也感觉很不光彩的事情。
  “唉,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败笔啊!”喵喵苦笑着。
  喵喵大学有个好朋友赵婷,赵婷有个男朋友王硕,喵喵也认识,一个学校的。后来,赵婷和王硕毕业闹分手,赵婷就老是联系喵喵出主意,问该怎么办。王硕也和喵喵联系,问赵婷是怎么想的。这让喵喵很头疼,但毕竟是好姐妹,她还是以劝慰为主,也不能表达太多意见。最后,两个人分手了。
  分手后不久,王硕就联系喵喵,表达一些对大学恋情的不舍。
  “矫情的要命,那个时候刚毕业,大家心里其实都挺怀念校园生活的,特别是工作了以后。”
  聊的多了,两个人感觉越来越熟悉。王硕就提出来W城找喵喵玩。喵喵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那天下午王硕到了,喵喵就陪着吃了饭,又带着他到处走了走。两个人一路追溯,从大一讲到大四,从教学楼讲到演播厅,从宿舍讲到出租房,从喜欢的老师讲到奇葩的同学,真是兴致勃勃,缅怀不已。一直到了晚上,要分开了,两个人还意犹未尽。
  王硕说去宾馆,一起吧,喵喵就跟着去了,反正回去公司宿舍也没意思。
  讲到这个地方,我笑了一下,喵喵也笑了,“大家都在兴头上,这是正常的啊。”
  想想也是,不过愿意和男的独处,内心深处其实是想到一些东西的,只是这个时候,理智是选择隐身的。
  到了房间,两个人都感觉挺尴尬,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不过没发生什么事情,起码是前半夜没有。
  到了后半夜,王硕开始欲动,喵喵也明白这是早晚的事情。
  “在他的躁动下,我也有了反应。”
  “戴套了吗?”我问。
  “戴了,从第一个男的后我就有了这种意识。你以为我真傻啊。”
  喵喵说做完后她就感觉后悔了,不管怎么样,他是好朋友的男朋友啊,虽然分手了,但曾经也是啊。
  “完事后,他还说做我的老公肯定很幸福。妈的,什么意思啊。”
  “夸你床上功夫好喽。看来这个时候你已然修炼成妖啦。”我道。
  第二天,喵喵说上班,自己一个人就走了。她原来感觉王硕人还不错,但是这件事情后,可能心理对发生的事情接受不了,她感觉王硕这个人就不好了。后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她崩溃。
  一段时间后,赵婷联系喵喵,说可能要和王硕和好,王硕也有这个意思。喵喵听后,心理很不舒服,她就邪调歪腔的劝赵婷不要这样做,但是又不能说的太明白。后来,赵婷和王硕还是和好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
  那段时间,喵喵很苦恼,感觉人生充满了讽刺,充满了自作自受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往往会演化成一种畸形的快感。
  她开始疏远赵婷和王硕,也慢慢的开始疏远很多人。一个人的成熟,不是开始于疏远,就是开始于接纳。在她看来,校园记忆已经死亡,青春已经死亡。
  后来,赵婷和王硕还是分手了。
  “去年刚参加完赵婷的婚礼,还想到这个事。”
  喵喵说,关于王硕,没有印象深刻的地方,只有后悔。
  “不对,有,他说做我的老公肯定很幸福。”喵喵大笑起来。
  五
  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公司里有个人开始追喵喵。
  “那段时间很空虚,他对我很好,人也不错,就答应了。”
  喵喵不想提这个人的名字,一想到他,喵喵说就想笑。原因很另类,因为这个男的小弟弟特别小。
  “那天我俩第一次去开房,他脱了衣服,露出来的时候我就想笑,但我忍住了,真的太小了,你知道吗,就这样。”她一边说一边给我比划。“真的没有想到,不是那种一般的小,我感觉是有问题,但感觉他是一个男人,应该给他一些男人的尊严,就没多说什么。”
  说到这,喵喵喝水,忍不住笑还呛了一口。
  “都没有感觉你知道吗,就感觉没有进去。”
  “我哪知道啊,你老问我知道吗。”我哭笑不得。
  “你说你小就算了,时间长点还行,可是一会他就完了。”
  “你就因为这个和人家分手了?”
  “倒不是因为这个,但这个肯定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啊,你想想对不对。”
  我点头。
  喵喵后来换了公司,待遇各方面都比原来好多了。喵喵说在原来公司,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个男人了,她想笑不是因为想着嘲笑他,只是没有想到而已。她说现在医学发达,应该会让他好起来的。
  六
  后来喵喵认识了王刚,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
  王刚,人如其名,很阳刚,控制欲也很强。
  一次公司聚会,两个人都在角落里,喵喵在吃东西,王刚在喝酒。便互相问是哪个公司的,然后就聊起来。
  喵喵是很有魅力的,不论在哪,眼神就不说了,整体散发的气质随性又有一种不敢轻易靠近的感觉,举手投足随意而又优雅,并且熟悉了之后,她的撒娇功力,那声音加上姿态,也让男人招架不住。王刚很快就被喵喵俘获,两个人开始了恋情。
  王刚经常开车接送喵喵,曾经一度,喵喵想到会和这个男人结婚。
  王刚在性方面经常玩一些花样,比如做的时候会让喵喵穿着公司制服来一次制服诱惑,喵喵说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郊区。
  那天王刚约喵喵,说是去郊区看星星。喵喵听后挺意外,王刚什么时候这么浪漫了。来到郊区一个树林里,停车后,喵喵发现这环境不对,即使有星星,也被枝杈都挡住了。
  接下来王刚做的事让喵喵恍然大悟,他掏出俩避孕套。
  “这哪里是来看星星,这是来野战呀。”
  喵喵接着讲述,他想在车里做一次,车震。虽然是越野,但空间还是不大,她俩挪到后座,调整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然后他又把她拉到小树林里,在那种幽暗惊悚的环境下,又做了一次。
  “总体感觉一般,只是比较刺激。事后我俩回去的路上,我先笑了,他也笑了。结果我俩笑了一路。”
  这是他俩最好的时候,喵喵说。在性方面开始的新鲜刺激也为以后的分手埋下了隐患。这里发生一个小插曲,先说这个。
  王刚有个朋友李显,家庭情况很好,在青岛还有海景房,老婆漂亮贤惠,儿子聪明可爱。可是有一天,李显知道一个事情,她的老婆在结婚之前有偿陪人家睡过觉,而爆料的人就是李显的一个生意伙伴。他这个生意伙伴有一次喝酒,不小心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由此扩散到李显耳朵里。李显大怒,逼问之下,还真有其事,实在是太巧了。结果,在别人眼里让人羡慕的一个幸福家庭分崩离析。李显最后就说了,什么都不要,就是要离婚,房子车子孩子全给女的,只要离婚就行。
  喵喵和王刚经常聊这个事情,然后对比当下两个人的幸福生活,让喵喵感觉应该踏实的过日子了。
  好景不长,一年之后,王刚渐渐失去了对喵喵的乐趣,喵喵也对王刚没了兴趣。王刚经常加班加点,有的时候还醉醺醺的回来,在床上和喵喵匆匆了事。时间久了,喵喵只有逃避。喵喵感觉这个时候同居是一种错误,日渐乏味的性生活是两个人情感关系的一个缩影,两个人厌倦了,甚至每天都不想看到彼此。
  喵喵说后来她才知道,王刚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是个大学生,在公司实习的。
  喵喵说对王刚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种幻想,一种对踏实家庭生活的一种幻想。
  “人就不该轻易的有幻想,特别是我这种女人。”
  七
  张标是北京人,长的帅,三十来岁,打扮的很有气质,离婚了,是W城某摄影机构请来的高级摄影师。
  喵喵因为公司需要,来这个摄影公司拍一组写真,认识了张标。
  在这个过程中,张标对喵喵表现出了一种好感,两个人每天都聊到很晚才睡觉。由开始的照片问题,聊到私人感情生活状态。
  这个时候的喵喵对工作非常用心,在情感上,更多的是一种麻木,需要一些新鲜的东西来刺激一下,而张标就是这个新鲜的东西。
  我之前说过,喵喵已然修炼成妖,对这种关系还能处理。她心里也明白,张标自然是风流之辈,但喵喵心里还存有一丝幻想,她不排斥离婚的男人,她幻想自己能俘获这样一个流浪的心灵,她想试一下,这是一种赌注,这幻想来源于张标的个人魅力。
  “就感觉是老天派到我身边的一个天使。浑身散发着吸引人的光辉,欲罢不能。”
  那天两个人共同走入宾馆,事后张标没有说温柔的话,也没有搂抱喵喵,而是自顾自的睡觉了。喵喵睁着眼睛,看着无尽的很暗,心里仅有的一点幻想也彻底消散,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她心里响起,这场赌注还没开始就输的惨不忍睹,她对自己也陷入了绝望。
  想了许久,喵喵起身,离开了宾馆,两个人也没再联系。
  喵喵说,对于张标,印象最深的还是他身上的气质,靠这个气质,不知道多少女人会栽在他的手里。
  “你遇到了对手。”我道。
  喵喵苦笑。
  八
  最后就是祥威了。
  这件事情后的几个月,过了元宵节后不久,天气渐暖。这个时候的喵喵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祥威也是工作原因认识的,两家公司有合作,所以经常往来,又离得不远,两个人经常碰面。
  祥威长相普通,公司职位也不高,但前面说过,人踏实,生活作风干净。祥威还是个严谨的人,有理性的一面。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买口红,我关注的是味道和掉不掉色,而他关注的是成分和对人体有没有伤害。”
  由此看来,祥威从这点上可以弥补喵喵的过于感性,扼杀她幻想的同时把她从对自己的绝望中拯救出来。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前面说过的,对喵喵特别好,还是在知道她性史的情况下。
  他俩的第一次是在家里,那天喵喵去祥威家里,祥威做了好多饭菜,喵喵大快朵颐,最后躺在沙发上懒懒的望着祥威。祥威哪里受得了这种眼神,就扑到了喵喵身上,可是经验缺乏,半天进入不到正题。喵喵只好帮忙,在不耽误祥威自我发挥的同时,让整个过程顺畅起来。两个人进行了一会,祥威说小弟弟疼,这个时候喵喵才知道祥威是第一次,虽然难以置信,喵喵还是想笑。看着祥威满脸是汗又严肃娇羞的样子,喵喵突然觉得有一种失落感。她想到,如果此刻是自己的第一次,那该多好,她就可以紧紧的抱着祥威,然后撒娇的说:“祥威,爱我一辈子可好?”
  “后来如何?”
  “后来慢慢就好了,到现在,我们的这方面都挺和谐。”
  喵喵还说,祥威对她的好有时候真的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
  “就拿我的头发来说,自从我俩住在一起,我的头发从来没有自己吹过,都是她给我吹干,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做,我下班回到家,就成了老佛爷,一点都不夸张。”
  九
  喵喵看着我,回到开始的话题:“这是为什么?我还是不能理解。”
  “这就是情感,要是我能解释,爱情这个东西就不是永恒的话题了。你俩提过结婚吗?”
  “提,他想结婚,可是我还没准备好,没有一个结婚的理由。”
  “他对你那么好,还不行?”
  “可是,唉,不知道怎么说。”喵喵思路混乱,陷入纠结。
  “你是害怕吧,你还是太在意自己的过去,你是不是担心以后祥威会变。”
  喵喵不置可否。
  我就劝他不要畏惧,经历了那么多,还能怎样呢,幸福就在眼前,倘若不抓住,以后可能就真的后悔了。不要被过去缠住,那都已经过去,能遇到一个不在乎过去的人实属难得。
  “拿出点勇气,再次赌一把,不可能每次都输吧。”我讲了很多大道理,其实有些大道理我自己也不在意,但是我们总感觉,用大道理劝慰人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短暂的纠结后,喵喵似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像我这样的女人,还有人爱,像童话一样。”
  “和童话无关,你这样的女人,我也爱呀。”
  “好吧,就凭你这句话,请你吃饭。”喵喵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其实我还想补充一句:我没有开玩笑。
  十
  喵喵曾经给我说过这样一件事。
  她上高中的时候,在一个服饰广场看到一身衣服,格子衫吊带裙,在玻璃橱窗里面,非常漂亮,日韩感觉。她就特别想买,一看价格,好几百,作为一个高中生,有心无力,只好悻悻的走开。
  后来只要一有空,她就过来看这件衣服,每次看到,都下一次决心,一定要买下这件衣服,即使穿在她身上不好看,也要买下来。
  暑假,喵喵打工,非常认真,踏踏实实的赚钱,等赚够了买衣服的钱,她再来到橱窗前,已经没有那件衣服了。
  手里拿着钱,她有勇气走进店里,在店里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件和橱窗里类似的衣服。喵喵盯着它看了很久,然后嘴角流出一丝笑容,转身就走开了。
  “我已经对这种衣服没感觉了。”
  看着朋友圈她的结婚照片,心里很高兴。眼神不再魅惑,多了一些生活打磨后的踏实,不过依旧迷人。身材比我印象中胖了一点,看来祥威依旧疼爱喵喵。这样算来,两个人谈了接近两年了,现在结婚,也算喵喵修得正果。
  喵喵不再是妖,如今,她成了人。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喵喵这个名字很不耐听,但是她喜欢)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09-2014 mzwx01.com 粤ICP备12038578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