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小小说.义子

2015-09-23| 作者:李学民|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

  听到儿子被抓走的消息,吴老汉当时就昏了过去。
  
  几个月前,儿子的建筑公司揽下建小学校舍的工程,为赶工期,忽视了工程质量,结果学生们住进去不到一周,楼梯就发生了垮塌,夺走了十几个花季少年的生命。
  
  儿媳赶紧叫救护车把公公送进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吴老汉总算省了人事,可仍没脱离危险期,需要住院治疗。
  
  吴老汉只有吴塬这一个儿子,老伴去世后他一直和儿子住到一起。失去儿子让他伤心,更可怜无助的儿媳,家里外面、孩子老人全靠她一个人照顾。
  
  可就在吴老汉住院后的第二天,儿媳也突然失踪,剩他一个孤零零的老头子独守病房,心里更加凄惨。他让护士帮他给儿子、儿媳打手机,手机全关了,往家里打电话家里也没人接。他想给自己雇个护工,还没跟护士说,护士就给他送来了住院费催缴单,原来交的住院费已经全部花光。钱一直保存在儿媳身上,他是身无分文,别说是雇护工连买药的钱都没了着落……吴老汉手里拿着催缴单眼里的泪水流了下来,他被逼得绝望了。他决定一直在病床上躺下去,不再用药,也不再吃喝,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
  
  他主动拔下了输液器,把好心人送给他的食物偷偷扔进床下的垃圾袋。到了第三天,他完全昏迷了,死神正在向他招手。可到了半夜,他忽然又清醒过来,他以为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再仔细看这个世界一眼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去了。可他的眼前晃动的是一群穿白大褂的人,再看看手上的输液器,他一下子明白了,是医生又把他救活了。
  
  “唉,你们为啥救我?我现在没了亲人没了钱,你们就行行好让我去吧!”吴老汉流着眼泪伤心地说。
  
  “老人家,别着急,是这位先生替你交了住院费,让我们全力抢救你,他说他就是你的亲人。”医生说着把一位中年男子推到了吴老汉的床前。
  
  吴老汉仔细端详完中年男子,疑惑地问:“你是……”
  
  “我叫黄虔,是吴塬的结拜兄弟,您是吴塬的父亲就是我的义父,我是您的义子呀!”黄虔上前拉住吴老汉的手,十分动情地回答。
  
  患难见真情,吴老汉感动得老泪纵横,半天才说出一句“你是我家的恩人!”就转过脸去呜呜滔滔地哭了。
  
  就这样,黄虔不但承担了吴老汉的全部医疗费,还让他住进了高干病房,给他雇了高级护工,无微不至地照顾起他的生活。黄虔说他白天工作忙,只有等到夜里才有时间来看义父。
  
  这天深夜,黄虔又来看义父,吴老汉就向黄虔打听儿媳的消息。
  
  黄虔说,吴塬被抓走的第五天晚上,他去了吴家,想了解一下吴塬的情况顺便安慰一下家人。可敲了半天门也没敲开,结果把对门的邻居敲了出来。邻居对吴家的情况挺了解,说吴家三口很凄惨,儿子犯事把老汉急得住进医院,儿媳也在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被警察戴上手铐。抓走儿媳时,警察想通知吴老汉一声,可儿媳死活不让,怕公公知道后承受不住打击再次犯病。儿媳也知道公公身上没钱,可家里的现金已全都交了住院费,帐户又被公安机关查封,只好把可怜的公公丢在了医院……
  
  向邻居问明吴老汉的住院地点,黄虔直接去了医院,却发现吴老汉已经奄奄一息,他急忙交住院费、找医生抢救……
  
  “这么说我儿子儿媳谁都不知道你来救我?”吴老汉又问。
  
  “我和吴塬是兄弟,理应有难同当,没必要非得知道!”黄虔仗义地回答。
  
  吴老汉感激黄虔的救命之恩,也很想去见见儿子,顺便把黄虔照顾他的事跟儿子说说,就让黄虔帮他联系啥时能去探视一下吴塬。黄虔说,吴塬的案子正在审理之中,外人见吴塬非常难。不过,他会尽力疏通关系,争取让老汉早日见到儿子。
  
  第二天的下午,一辆小轿车开进了医院。司机直接去了吴老汉的病房,说是黄虔安排的,接吴老汉去看儿子。吴老汉急不可待地上了车,轿车就直奔了看守所。
  
  见到儿子,吴老汉心里很难过。儿子比原来憔悴了许多,尽管他一直跟父亲解释自己没犯啥大罪,可吴老汉心里还是充满了忧虑。接下来吴老汉把自己落难后黄虔求医救命、认他做义父的事细细说了一遍,让吴塬以后别忘了报答黄虔。没想到吴塬却说黄虔这样做是应该的!吴老汉不满地问:人家欠下过咱什么?吴塬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不理解,儿子为啥对恩人这样冷漠。
  
  回到医院,黄虔已经等在病房,他急切地问吴老汉,吴塬现在怎么样,而且特别关注吴塬对他的态度。吴老汉说,儿子对他很感激,一定会报答他。黄虔显得很高兴,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这哥们儿够意思!
  
  吴老汉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可不幸的消息又传来了。那天晚上,吴老汉家的对门邻居来医院看他,坐了一会儿安慰他好好养病就告辞了。邻居刚出病房就遇上了黄虔,两个人在门外就唠上了。吴老汉听到门外的说话声,悄悄下床走到门边,把耳朵贴在了门缝上。正赶上黄虔向邻居打听吴塬的消息,邻居诡秘地说,听说这次警察挖的很深,发现吴塬不仅犯了楼梯垮塌这一件事,过去还曾贩卖过毒品,光这一条就够判死刑的了!
  
  吴老汉如五雷击顶,一头栽倒在病房里,幸亏医生来查房才及时发现。经过全力抢救,总算又救了过来。可第二天,医院就通知吴老汉,已经没人续交当天的住院费,黄虔已经撤走了高级护工,退掉了高干病房,医疗费又花光………吴老汉不明白义子这样做为啥,救完他的命却又把他扔下不管,是不是嫌他太累赘?唉,真是没有办法,吴老汉又一次陷入困境。
  
  接连几天几夜,也没见到黄虔的身影,好在儿媳没查出什么大问题,很快被放了出来,吴老汉的一日三餐才有了着落。
  
  判决结果很快下来,吴塬终未免一死。儿媳想把这个消息瞒下,暂时不告诉公公,以减少公公的心里打击。可吴塬告诉妻子,死前必须见父亲一面。
  
  到了探视室,儿子单独面见了吴老汉。一见儿子脚上的镣铐,他就全明白了。父子相对无语,两眼泪水。过了好久,儿子才开口。
  
  “恕儿不孝,本想接你进城享几年清福,哪知今日让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妻子还年轻,迟早会再嫁的,不可能伺候您一辈子,我只好把您托付给另一个人。只要您在这个世界上活一天,这个人就会养您一天的老,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黄虔!”
  
  “黄虔?他抽风似的对我热一阵冷一阵,已经好几天没见了,他真有那么可靠?”吴老汉用粗糙的手抹了一把眼泪说。
  
  “绝对可靠!别管他怎么抽风,他都得伺候你一辈子。你也不用跟他客气,该花花他的,该吃吃他的,就当这是他欠你的。我昨天已见过他,他已向我保证,我走后,他会像亲儿子一样孝敬您。”吴塬把握十足地说。
  
  “你交上黄虔这样的兄弟,真是长眼啊!”
  
  “长眼?是我瞎了眼。”
  
  “黄虔到底是什么人?和你啥关系?”
  
  “这些事您都没必要知道,但有一件事您必须做。我在家里的床下藏了一支录音笔,您回去要把它重新藏好,千万别落到黄虔手里。有了这支录音笔,您可以随心所欲地摆布黄虔。他不听您的时候,您可以给他提个醒,问他‘我的录音笔还治不了你吗?’他就会乖乖听您的使奂!”
  
  吴老汉和儿子以泪洗面做了最后的诀别,三天后儿子就会走上黄泉之路。
  
  儿子说的不错,黄虔不但到医院重新交了住院费,找回了护工,重开了高干病房,还常常在夜里拎着吃的喝的来看他,长一声短一声地叫他“义父”。可吴老汉不想在医院呆下去了,他不忍心再花义子的钱,就让医生开了药,回家慢慢服用。
  
  吴塬被枪毙那天,儿媳草草地找人收尸火化,只是在家简单地设了一个灵堂牌位,以示祭奠。除了家人,几乎没有一个外人来吊孝。让吴老汉意外的是,那天黄虔来了,居然在吴塬的牌位前长跪了十几分钟,小鸡啄米似的磕了不知多少个头,泪水涟涟打湿了大半个衣襟。吴老汉亲手扶他起来,他却转身又跪到吴老汉的脚下。
  
  “义父,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亲儿子,您就是我的亲爹!不管有啥要求,您只管跟儿子说就是……”
  
  吴老汉纳闷,黄虔到底欠下了儿子什么,儿子死了还能把他治得这样服服帖帖?
  
  到了晚上,吴老汉关门闭户,悄悄伸手到床下,果然摸到一个长条形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一支钢笔大小的金属玩意儿。他把上面的键子挨个按了一遍,居然鼓捣出声音来了。仔细一听,里面是吴塬和黄虔的一段对话。
  
  “黄处长,明天小学校舍工程正式招标,您就张张金口把标底透给我吧!”是吴塬的声音。
  
  “哎呀,这可是违法的事呀,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没等黄虔说完,吴塬就抢断了他的话。
  
  “这十万元钱您先收下,事成之后我还会孝敬您十万!”
  
  “标底……标底是870万……”
  
  吴老汉终于明白,黄虔到底欠下儿子什么。
  
  义子原来是个贪官,他极力讨好我,怕熟人认出,白天不敢去医院夜里才去救我、认我为父,目的是让我到儿子那儿给他报功,别把他受贿的事儿抖搂出来。
  
  怪不得儿子对他的恩惠不领情,原来他不是恩人是仇人,没有他这样的贪官,儿子至少不会死的这么快!可儿子为啥不举报他呢?或许是因为光贩毒一条就已定死罪,即使举报他也挽救不了自己,儿子才打消了举报的念头,生出留下他给我养老的想法?唉!用他的脏钱给我养老不是玷污了我的后半生吗?我宁愿过孤独寂寞的清苦日子!
  
  这个义子也真奸滑,听说吴塬判了死刑,就以为没必要再为我花钱,停了我的住院费、护工和高干病房。等吴塬约他见面,说出家中藏有记载着对他行贿的录音笔,他又马上给我交上住院费、找回护工重开高干病房。知道我手里攥着录音笔——他的罪证,不得不就范,亲自跪拜吴塬的牌位,打算服侍我一辈子。唉,儿子行贿没落好下场,黄虔这贪官也够可怜的了……
  
  想了整整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吴老汉带着那支录音笔去了检察院,他不想让黄虔这个义子养他的老。
  
  (原载《古今故事报》786期)
 

http://www.millennium-soft.net/BBS/thread-6-1176.aspx

责任编辑:千叶水蓝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 上一篇:
  • 下一篇:报复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