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我曾经的女友超过一个班

2016-08-03| 作者:高山流水| 来源:

    我曾经的女友超过一个班 

    一个八0后男生的自白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八十年代出生的一代被统称为八0后,以后年代出生的被顺理成章地称为九0后、00后,乃至向前推生出七0后、六0后等等。这也算是中国的一个特色吧。究其原因,八0后乃是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群,自然有其独特之处。本人唐盛荣很凑巧地出生在一九八0年,恰逢其时。不但成了八0后的一员,而且还是其中的大哥大。以下就来晒一晒我这个普通八0后大哥近年来的经历吧。 

    我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工薪族家庭,父亲是个中学语文教师,母亲以前是一家国企的炊事员,现已退休。父母都是一介平民。我本人从小胸无大志。这样也就注定了我这一生也是平平淡淡的,成不了大事。不过普通百姓的生活也有它的精彩之处。比如说吧,本人的相貌就不乏精彩之处:英俊、潇洒,相貌堂堂。身高一米八,肩宽、腰窄,可以说不会输给任何明星。这着实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虽然不能给我留下多少财产,但是给了我这样的相貌,谁说不是一笔很大的财富呢?至少在找女友时是这样的吧!? 

    就在跨入新世纪不久的2002年,我从一所二流大学本科毕业。当时的大学毕业生还是社会上的香饽饽,毕业不久就进了一家国有化工企业的技术科,成了一个白领。进厂之初科长老王让我跟工程师郝鹤鸣一段时间。郝鹤鸣是一个中年汉子,沉默寡言,但业务是一把好手。同时跟着郝工的还有一个叫陈慧玲的女青年,她是高我两届的本科毕业生,说起来也算是我的师姐了。可是我们俩是不闹不相识。那是我进办公室的第一天。跟办公室同仁见过面后,科长老王就张罗着给我安排个座位。办公桌是双人桌,郝鹤鸣和陈慧玲坐同一桌。可能考虑到我是新来的吧,老王跟陈慧玲商量,请她把座位换给我。不知是什么原因,只见她足足看了我好一阵——我都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然后她对老王娇声说:“不换,不换。我这个徒弟也还没有满师呢,干嘛就给他换啊。王科长,你可不能包庇男的、欺负女的!”王科长一边呵呵地笑着说:“谁敢欺负我们的‘白雪公主’啊。”一边用手指着他身边的一个座位,跟我商量:“既然这样,那小唐你就坐在这个位置,怎么样?”我一看这情势便知‘白雪公主’——办公室里唯一漂亮的年轻女性,一贯被大伙宠着、贯着,我一个新来者还能有什么意见呢?于是就脱口而出:“我没意见。我是个男的么。”陈慧玲似乎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飞快地接口说:“你别说男的不与女斗,我女的还不与男斗呢!”我只好苦笑着说:“好、好、好,男女团结为好。” 

    要说‘白雪公主’还真是个美人胚子,白皙的皮肤、乌黑、乌亮的大眼睛,再配上姣好的身段,哪个男人见了会没有好感,那纯粹是瞎说。本人当然也未能免俗。只是考虑到她的年令可能长自己两岁,个子与我一米八零的身高相配也较矮了些。而且自己是刚进厂的新人,各方面还是悠着点为好,故不敢对她有什么想法。但是流水无意,落花却是有情。就在这天下班时,陈慧玲主动找到我说:“喂,今天换座位的事你别生气呵,我是逗你玩玩的。你如果要换,明天就可以换。”我忙摆手:“别、别、别,不必麻烦了。”临了,还不忘添了句俏皮话:“做弟弟的,当然要让着做姐姐的了。”陈慧玲听了不以为然地反问:“姐姐?我有这么老吗?”“不、不、不,你一点都不老。”我知道女人怕说老,忙迭声地否定着。“不过,你是我的姐姐也是事实啊。毕竟你比我大两岁么。”“不,是大一年又五个月。”陈慧玲不假思索地、似乎是出于本能地反驳着。这下我却惊愕了:她是怎么确定的?!见我这样,陈慧玲颇为得意地说:“惊呆了吧,其实说穿了也简单。别忘了,你应聘时我还是招聘人呢!”一语点醒梦中人,我顿时想起了自己应聘时的情景。 

    那是一个借用体育场馆的大型招聘会。馆内数不清的企业、单位都摆出了自己的招聘摊位。应聘者在摊前排着长长短短的队伍。场内人流摩肩接踵、人声沸腾。那些跨国公司等热门企业的摊位前当然是人满为患。我限于自己的实力,很有自知之明地在不太热门的国企之中徘徊。这时有两个应、招聘者之间的的对话吸引了我。应聘者估摸着也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男生,招聘者是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汉子。中年汉子在耐性地回答了应聘者的问题后,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年轻人,目光要远大一些。尽管目前我们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还排不上号,但是十年后肯定会让人刮目相看的。”就是因为相信了他这句话,我二话不说,填好了应聘表格,将表格和身份证的复印件一起递给了中年汉子的助手——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不曾想,这位年轻姑娘就是眼前的陈慧玲,更不曾想,她竟然把我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都默默地记住了! 

    很快地,技术科有一对‘金童玉女’的传言在全厂流传开了。尽管我本人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但是在汹汹人言的绑架下,真让人有种弄假成真的感觉。不过陈慧玲倒显得很坦然,虽然她还没有地向我表示过什么,但是看得出她显然在向这方面努力。比如,过去不穿高跟鞋的她,现在也穿起了那玩意儿。从此办公室里会时不时地响起清脆的‘笃、笃、笃’的脚步声,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小天地中,增添了些许妩媚的情愫和温馨的色彩。又比如,不知怎么的,她爱上了写诗。也不知怎么的,她会打听到了我父亲是个语文教师。于是,终于有一天,拿着她的诗稿,以向我父亲讨教为名,踏进了我家的门槛。我父亲纯粹是个书呆子,根本就不懂她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意,只道是人家诚心诚意向他讨教,而且又是他极有兴趣的诗词方面的学问,于是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起来。就这样,她的第一次上门,竟然是被我父亲上了好几小时的‘语文课’。母亲也不让父亲专美,拿出了她最好的厨艺,做了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晚餐。不过,因为晚餐的话题始终被父亲垄断着,以至于上好的晚餐也被冷落。最终还是在母亲的干预下,父亲才结束了他餐桌上的讲演,让我把她送回了家。到底是母亲敏感些,在我回家后就不断地盘问我们俩个之间的关系。在我自己也吃不准的情况下,我只能敷衍着回答,只是一般的同事关系。母亲还是告诫着说:“你年龄还小,这方面不用着急。男孩子要以事业为重。”出乎我意料的是,父亲却在一旁说了我母亲一句,“你也别太古板了,恋爱和事业并不是矛盾的。”唉!我该听谁的好呢? 

    事实上,谁的话我都没听。我还是我行我素地与她保持着若即若离、似谈非谈的状态。在办公室,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闲言碎语,我们俩都保持着低姿态接触,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在班前班后的工余时间,则像一般同事那样地有说有笑。只是一颦一笑之中隐含着只有我们自己才懂得的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和含义。不过,最难的,还是在没有旁人的两人世界时,面对着陈慧玲双目炯炯的、火辣辣的目光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地去迎接这种目光。这是来自那双美丽的、乌亮眸子的目光,有时候它像携带着巨大的热量,能把任何一个男生融化。有时候却又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剖析着你心底的旮旮旯旯。我迷恋这样的目光,但是又害怕这样的目光。因为潜意识中,她的姐姐的角色始终强于恋人的角色。可以想象,这种心态下,我的回应目光肯定是犹疑的、躲闪的、不坚定的。尽管外表上我高大威猛、她娇小玲珑。但实质上,在她面前我始终都是心智都不成熟的大男孩。在爱情问题上,好几次她都已经手把手地把我带到了门口,但是我却没有勇气打开这扇大门走进殿堂。有多少次,暗地里我狠狠地责怪着自己的软弱。又有多少次,半夜睡梦中醒来时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跟她作个了结。但是,到时候一切还是原样!唉,我这个软弱的男生呵! 

    就在我该出手时没出手、犹疑彷徨之际,陈慧玲终于忍耐不住了『以后才知道应该是她的妈妈忍耐不住了』。在一次两人世界时,她向我摊牌了:“我们的关系应该明确了。如果你不想跟我谈的话,我就去找别人了。”尽管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结果,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间,我的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我神使鬼差地点了一下头,说了声:“那好吧。”便匆匆离开了,眼中的泪水却再也控制不住地滚滚而下??? 

    明确和陈慧玲分手后,我消沉了很长时间。看得出,她的日子也不好过,人也明显地消瘦了很多。但是我们两个谁都不想吃回头草了,感情上的坎坷,熬一熬也就过去了。半年后,我参加了陈慧玲的婚礼。她的老公就是我们厂的副厂长。除了长相,他的地位和待遇明显地高于我。我默默地为陈慧玲祝福:一生幸福,我的好姐姐! 

    光阴荏苒,转眼间我的岁数也过了二十五,但还是孑然一身。这时,一直告诫我,要以事业为重的母亲却首先沉不住气了。她开始张罗着为我介绍对象。几经推诿和坚持之后,我服从了母亲为我所作的安排。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双休日下午。我穿了西服、打好领戴,去约会了。约会对象叫朱玉华,是母亲的一个老姐妹,薛阿姨介绍的。比约定时间提早十分钟,母亲和我来到了约定的咖啡店门口等候。约定俗成的规矩,男方应该早一些到场。准点时刻,薛阿姨带着朱玉华出现了。好准时呢,给了我第一个好印象。不像有些矜持的姑娘,会故意晚些到,要所谓的考验男方一下。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