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小小说.一枚公章四块五

2016-08-03| 作者:黄蒿草的思念| 来源: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年都,但它在梅梅的脑海里就如同一副蒙着白布的刀刻画卷,只要世间无情冰冷的风从我眼前掠过,那白布就会自然而然的被揭开,于是那一幕往事就在眼前重新出现········ 

    那是一个大清早,由于下着雨,村里的人都还呆在各自的家里没有出门,有些爱睡懒觉的人还赖在床上没有起身。村大队部里已经沉默了好久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有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广播里就传来了村女主任扩音器里变了调的声音,那声音里带着一丝强硬而不可调和语调,“广大村民同志,广大村民同志,你们请听好,带上你们的户口本,身份证,来大队部,办理养老保险!在家里的所有人员请带上十块钱,在大队部统一照相!人不在家的,请带上照片,从新翻拍!仅此一天,过期不候!” 

    广播一遍又一遍的响着。仅仅几分钟的时间,村道里就开始骚动起来,有的人一手打着伞还腾出另一手,一边走一边穿着那没来得及穿好的上衣,还有那没顾上梳头的妇女也是一手打着伞,一只手里拿着梳子就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家门,梳着头发一边向邻居打探那没听清楚的广播内容。一时间大家奔走相告,议论纷纷,在弄清了咋回事之后,又都急急忙忙地打着伞往大队部涌去。 

    还不到一支烟的功夫, 大队部的院子里已经是人声鼎沸,而且几乎都是妇女和老人。他们打着伞站在雨中,想弄清养老保险这是个啥新玩意? 

    人们你一言他一语高声喊着,还有的在互相传替着刚刚得来的新消息。 

    梅梅慌忙中找不家里的雨伞,她带了户口本和钱,披了件衣服就匆匆忙忙的来到大队部。这时的大队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养老保险的事。最后她总于从别人的谈话中闹明了——所谓的养老保险,就是现在家里不够七十岁的所有人员【除过在校学生】每人每年缴一百元,你家里有年龄七十岁往上的老人,每个月就可以领到六十块钱的养老保险金。” 

    人群如同炸开了锅一般,议论纷纷,都在衡量着对自己是否有利。 

    突然有个小伙子闯进了人群,大声喊着问。“哎哎哎,那人不在家也没照片的咋办?” 

    “这小伙子,你都不在家你喊叫个啥?”有个老人在打趣。 

    “那有啥难办的。不办就是了,还省十块钱!”也有人在开玩笑。 

    “没有身份证的咋办啊?”有人问。 

    现在的年轻人多半都在外打工,身份证多半都被带走了。村里就剩一些妇女和老弱病残! 

    “没有身份证的请听着,你们立即去向乡政府,在那里复印一张户籍 ,一张五块,别忘了带上钱!” 女主任站在大队部高高的台阶上对着院子里的人群大声喊道,“要去就赶紧去,这两天办的人多,下了班就空跑了。” 

    “你让我们咋去?下这么大的雨 ,路又不好,要是在路上一跤摔死了,还要什么养老保险啊!”有个老人问。 

    人群发出了一阵哄笑。 

    女主任回过头,“那是你的事。” 

    有个老头问, “那我们不办行不行?你看我两口子都八十多岁了,都是有今没明的人了,娃他妈腿脚不方便,走都走不动,乡上那么远······” 

    “不行,这是村里的规定,只要是咱村的村民,都必须办!否则以后国家给什么照顾好处的,可别说我不给你。”女主任冷冷地说。 

    “这么多年你也没给过我啥呀。”老人问道。 

    “那你咋知道下一次我就不会给你!”女主任竟然冷冷地反问道,“反正不办是不行,这是村里的政策!” 

    “别说了,小腿拧不过大腿!不办等着人家给你下蛋!”有个老人摇着头小声说,“还是想办法早点去吧。要是去迟了,放了空炮,人家还说咱不积极。” 

    这年头,哪家没有在外打工的人!于是人群就像大雨过后天空中的乌云,慢慢地散开,慢慢地退去!只一会儿,大队部里已经是人影寥寥。 

    二 

    雨越下越大,该如何去向呢,梅梅一时没了主意。自行车坏了。家里虽然有摩托车,可自己不会骑。这时的她,多么希望丈夫在家,那么这点小事就不用自己操心了。她顾不上做饭吃,站在自家门口的房檐下,左右不停地张望着,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去乡镇府的人,捎着自己一起去。可是她看到的都是那一个个披着雨披骑着摩托或者电动车的妇女和老人,他们在这风雨中都自顾不暇,再捎上她,岂不成了累赘! 

    眼看着都都快十一点了,却没有等到一个合适的人,梅梅又饿又气。她气呼呼地对自己说,“不办了,不就一份烂保险吗?我也不想要什么好处!” 

    梅梅转身回了家,她用开水泡了半个馍,刚刚举起筷子准备吃,电话却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一看,是父亲的电话。“爸,有啥事?” 

    “梅梅,你把保险办了没?”电话那头传来了父亲的声音。 

    父亲家就父亲一个人,他有身份证,梅梅自然不用操心,可是丈夫的身份证不在家,这使得她干着急没办法。 

    “还没有,我不想办啦,这么大的雨,咋去呀?”梅梅气呼呼地说,“我又不想要什么好处!” 

    “我就知道你这犟脾气。去办吧,人家都办呢 ,你要不办,他们说你故意和他们过不去,故意找你的茬子,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你!”父亲劝道。 

    “我不是不办,就是雨太大,没法去乡里。他们要是爱找茬就让他们找吧,我又没犯法,怕什么!”梅梅气呼呼地说。 

    “可是人家说了,你不办,我们也领不上钱。” 

    “不就一份烂保险嘛,也搞‘株连九族’啊,还说什么自愿的!”梅梅哭笑不得, “爸,你放心。我尽量去办就是了。” 

    “唉,这就对了。”父亲似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梅梅端着饭碗重新走到大门口,恰好看到一个小伙披着雨披骑着摩托过来了。由于披着雨披,她看不清是谁。车子还没到她跟前她就急急忙忙地喊,“哎,停停!停一下!” 

    车子在梅梅家门口停下来,披着雨披的人抬起头来问,“梅姐,是不是要去乡上啊?” 

    梅梅这才看清,小伙子是以前的邻居刚子。她笑着说,“是呀,土皇帝一声令下,谁敢违背啊!” 

    “那快点吧,都十一点啦,十二点下班,别让咱空跑了!” 

    “取个提包,不误事!”梅梅一转身把手里的碗放进大门里的地上。从门后取下一件大衣和一个提包就锁上了门。 

    “梅姐,找个雨披披上吧。”刚子看梅梅急急忙忙地穿大衣,就说,“雨这么大,大衣一会就湿透了。” 

    梅梅坐上车,“走吧,我家雨披娃早晨穿学校去了。今天能上那去借雨披,谁家不用啊!” 

    “那是。”刚子说着就发动了摩托车,车子在雨中朝前驶去。 

    “你不是在县城干活吗?啥时回来的?”梅梅问刚子。 

    “刚刚啊,我妈打电话叫回来的。”刚子说,“这大的雨,办什么破保险啊,这不是折腾人嘛!多亏我离得近,要不还不把我爸我妈愁死!” 

    “可不是折腾人嘛,我一个好人都愁死了,就你爸你妈那身体不愁死才怪呢。” 

    刚子的父亲前两年得了脑血栓,半瘫在床,他的母亲身体也不好,受点冷就气喘,遇到这事能不愁吗? 

    一想到刚子父母的情况,梅梅就问,“那去年村里办低保,你没给你爸你妈办吗?” 

    “咱他妈的是谁啊?黑斑痧,什么好事能轮上咱!”刚子苦笑了一下,“都好过了那些当官的他爷他奶!” 

    就在这时,摩托车拐了个弯,驶上了一条石子路。风加着雨迎面而来,打的人不能抬头。 

    “梅姐,你把头低下。”刚子低下头缩着脖子嘱咐梅梅。 

    “嗯。”梅梅应了一声,低下头,不再说话。 

    三 

    到了乡派出所的大院里,刚子和梅梅一看,心已经凉了半截,那个对排的可真够长,大概有四五十人!梅梅望了一眼,有本村的,也有外村的。 

    “梅姐,这么多人,咋办呀。”刚子把摩托车停在派出所院子里的大树下,转过头来问。 

    “既然来了,那就等呗。”梅梅说着就站在队伍的后边去等。 

    “那你先等着,我先去看看能不能找个熟人。”刚子说着就朝乡镇府里走去。 

    站在梅梅前边的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他打着一把蓝色的大伞。 

    梅梅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大队部问不办行不行的那个老头, 

    老头回过头看了梅梅一眼,“哟,女子,你咋没打伞。” 

    梅梅笑了一下,算是回答。 

    老头很热心的把身子往一边挪了挪,示意梅梅站到伞下。“女子,你过来,你看你的衣服都湿了。” 

    “叔,谢谢你。”梅梅一笑,站到了伞下,并伸出手握住伞柄,“叔,我来打吧,你歇一会。” 

    “不办啦,下班啦。”前边传来喊话声。 

    “唉,这不是日弄人吗?”大叔叹了口气,“这么大的雨,等了大半天,说不办就不办啦。” 

    梅梅笑了一下,“这是咱求人家嘛,人家还能不摆摆架子。” 

    办公室的门已经锁上了,可是那长长的队伍,却没有人离开。这些个老人,冒着大雨好不容易赶到这里,等了这儿长时间。怎么忍心返回去?来一趟不容易啊,十几里的路,回去了,还不是要来的!等来了在排队,又不知要等多久!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是个等,那就等吧! 

    “我去看看你婶,让她喝口水,吃口馍。”大叔说着,扭过头就像乡派出所办公大楼的楼梯快步走了过去。 

    梅梅这才看清,靠着冰冷的水泥台阶。半躺半坐着一个穿着黑大衣的老妇人,大冷的天坐在这冰冷的水泥地上。显然她的腿脚不灵便! 

    人还在不断的陆陆续续的来到。那长长的队更加的越来越长。这些个人熟悉的还互相打着招呼,有的还互相骂趣。 

    “老孙,你狗东西跑一趟还不够,还要跑个二趟。”人群里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对着一个匆匆赶过来的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老头喊。 

    “唉,真他妈的倒霉。淋着雨排了半天的队,人家一句话说,‘不行,单另去开!’我不跑二趟还能有啥办法呀。” 

    “咋个不行啊?”人们都带着疑惑的问,生怕自己也弄得跑个二回。 

    “人家说,一个人复印一份,可那办事员却给我两个人复印了一份。”老头气愤而委屈地说,“还不是人家说了算,不行就只好另开了。” 

    “都怪你不要脸爱钱吗,你要是不想要钱,不是就不用跑了嘛!” 

    “你要脸啊,那你跑来干什么!”老头笑着反问道。 

    有很多人都笑了。 

    也许是老天有眼,可怜这些在雨中等候的人吧,雨慢慢的变小了! 

    梅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突然想到,小儿子已经放学了!唉,为了这个破保险,这么冷的天,也没顾上给孩子做饭。现在自己又回不去了,只好打个电话,让他自己买包方便面,填填肚子算了。这样想着,自己也觉得饿了,从早晨到现在还没吃一口呢 。 

    她给儿子打了个电话。 

    抬起头望着前面长长的队伍,看着这些老人和妇女,梅梅知道他们也都和自己一样没有吃饭! 

    这时 ,人们都开始闲聊起来。你一言他一语,也不知道都是谁在说话。 

    “唉,还不如在外面复印部里复印一张算啦。”有人叹息道。 

    “要是外边复印的能行的话,谁还冒着雨在这里等啊!那上边没有共产党的公章,印的再多都不算“复印部复印一张才五毛钱。你猜,在这里复印一张多少钱?” 

    “谁不知道啊,五块!” 

    “那比外边贵多了!”有人说。 

    “不贵不贵!” 

    “都是外边的十倍了还不贵?” 

    “我说不贵就不贵嘛。“有人笑道,“你想。共产党的这枚公章,不知道是由多少革命先烈的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现在才卖给你才五块钱,你还嫌贵!” 

    “谁说的,除过复印的五毛钱,我看只值四块五!”有人喊道。 

    如果说外边的复印部一张要五毛钱,甚至于说五块钱,我们都想得开。人家开复印部为啥呀,不就是为了赚钱吗?还有那纸张,及其设备,员工的工资都要从这一张张的复印件上算出来。可是在我们政府的机构里,这相对于外边复印部里十陪价格的钱究竟算怎么回事?那些设备及其公章都是这些所谓的“公务员的私有财产吗?国家难道不给他们发工资吗?是不政府官员为群众办事还必须收取一定的手续费!这是让人多么匪夷所思的事啊! 

    四 

    到了下午两点,办公室的门终于再次被打开了。那所谓的公务员打开门后放进去了一个人。人们开始骚动。经过几个小时的等待,疲惫的无奈被一丝突如其来的喜悦冲刷的无影无踪!毕竟只要等待还是有希望的! 

    “快了,只要办开了,就快了。”有人竟然喜滋滋的说。 

    “让一下,让我进去。”乡派出所的一位工作人员掀开堵在门口的人,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就进去了。 

    停了好大一会儿,进去的那个人出来了,他的脚刚刚踏出门,那办公室的门就又关上了。这个人面露喜色的扬了扬手中的复印件,对着还在等待的人们眨了眨眼,“我办好了,你们慢慢等吧!” 

    他用手指了指办公室,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指,举起来就像冲着众人点头似得闪了闪。然后又翻了个过,冲着众人再闪了闪,压低了声音,“十多个呢!” 

    这时,有个老人忍不住拍了拍门,“唉,我们淋着雨等了大半天了,到现在没吃没喝的,你能不能放快点。” 

    办公室的门“呼”的一下子被拉开了,哪位刚进去的乡镇府的工作人员走到门口对着刚才拍门的老人吼,“你打的门是想咋啦?” 

    老人说,“我们等了大半天,刚刚办了一个人咋就不办啦?” 

    “电脑坏啦,你们慢慢等着!”那个人冷冷地说,“再打门,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关上了。无情地雨也随之大了起来!有几个人很是愤愤不平,“去他妈的,不办了 !看人脸色也就算了,还要受这种折腾!” 

    话说完转身过身就走。 

    “我看还是算了吧。等也等了,罪也受了。现在回去明天还不是要来!”有人很无奈的劝说道。 

    “权是杀人的胆,钱是通权的眼!谁让你一样不沾边!”有个老人竟然打趣地 

    说,“等吧,也快到了!” 

    是啊,等都等了这么久,那在乎再等一会儿!那几个人又退了回来! 

    如果不是父亲让办,梅梅早就打马回府了!可是父亲身体不好,她不想惹父亲生气。所以也只好忍气吞声的等着。回头望着身边的大叔,再看看那半躺在楼梯台阶边的大婶。望着这身前身后这长蛇般的长队,心中有一种难以说出的痛! 

    是谁让这八十多岁的老人顶风冒雨,忍饥挨饿旳受着这种折磨!究竟是金钱的诱惑,还是权势的逼迫! 

    “大叔,你一个人来不就得啦,干嘛还让大神跟着你受罪。”梅梅问身边的大叔。 

    “你大婶有病,我没给她办身份证,没有照相,人家干部说了,让连上给她补办一张身份.”大叔叹着气说,”谁知道办起来就这么难!” 

    “那你们咋来的?”梅梅问。 

    “雇了一个出租车。”大叔说,“唉,来一趟真不容易啊!” 

    办公室的门开了,派出所的那位工作人员走了出来,他满面喜色扭过头说了一声,“谢谢你啦,小吴,以后有啥事找我啊。” 

    “那还有啥说的,所长走好!”那个小吴笑嘻嘻地送出来。一转过头,立刻就换了一副冷冰冰地面孔,“进来,只许进一个!” 

    又进去了一个幸运者,队伍就像蜗牛一样又向前前进了一点点。 

    一会儿,刚子来了,“梅姐,我办好!我不能等你啦,下午我还要赶回去上班呢?” 

    “那你先回去吧,一会让她和我们坐车算啦。”大叔对刚子说。 

    “行,那我先走了。”刚子说完,推了车骑上就走了。 

    大叔望着刚子的背影,“唉,还是年轻人有本事啊。” 

    梅梅笑了笑,没有说话。 

    五 

    也许是老天怜悯这些可怜的老人和妇女吧,雨突然间说停竟然停了。乌云慢慢的散开,退去。那灿灿的太阳露出了可爱的笑脸,如同刚刚梳洗过一般,显得特别的精神,也更加的明媚! 

    人们依旧陆陆续续不间断的来到派出所,有的人以为下午办的人会少点,也办的能快点的,可是一看到那长长的队伍不由的说一声,“好家伙,这么多人,我还以为就剩我一个没办了呢!” 

    也有早晨办过了,拿回去人家又说不行二返而来的,他们更多地是抱怨,“这些个人也不只是吃啥饭的?开个证明都能开错,整天还耀武扬威的,真他妈的全凭他老子有权有势!” 

    说归说怨归怨。还是不得不站在队伍的后边去排队等候! 

    一会儿,又有一个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进了办公室。这次没有人再去拍门催促。大家似乎都明白,那只不过是自找训斥和难堪而已。 

    过了很久门才被打开,从那小吴送出来时的话语中,人们才知道,那人是乡上的杨干事! 

    虽然头顶的阳光很灿烂!可是在焦急和无奈中等待的人们,忍受着疲惫与饥饿的双重折磨,已经感受不到它的美好和温暖! 

    随着办公室的门打开关上,关上打开。长长地队伍也是一点一点往前挪着! 

    快了,眼看快到轮到了梅梅前面的大叔。 

    随着门的打开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随着那位刚才进去的人一起出来了,他用劲猛地一拉,办公室的门就“砰”一声锁上了。他转过身看也不看的就走,边走边说,“下班啦,你们明天再来!” 

    这时所有还在等待的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苦苦的等了一天,最后却是这个结果!失望,不满,无奈,怨愤让人们各自发着各自的牢骚!可是除了无奈的转身离去,又能有什么办法! 

    “小伙子,你等一下!”梅梅追过去叫住了办事的小吴。 

    “咋啦。我不是给你说让你明天再来嘛!”小吴站住了,回过头冷冷地瞪了梅梅一眼。 

    “不是我!我不办都行!”梅梅指了指躺在楼梯口的大婶,“你可不可以给她先办了。她都等了一天了!” 

    “那我也没办法。人多,总的有个先来后到的。”小吴依旧冷冰冰地说。 

    “我不和你说先来后到的事,如果她是你妈,你能让她躺在冰冷的地上等一天吗?”梅梅气呼呼地问。 

    “笑话,要是我妈,她还用来吗?”小吴竟然哈哈笑了起来,“我是干什么的!” 

    “你是拿着国家工资给人民办事的公务员!”梅梅说,“你说你是谁?皇帝老子,还是功臣宰相?” 

    小吴轻蔑地看了梅梅一眼,“这关你啥事!告诉你,我下班了,不办啦!” 

    “那你走吧,我已经用手机把这位大婶的照片拍下了,今天回去我就把它连同你的工作照传到网上!我要让所有的人看看你这个所谓的“公务员”-人民的公仆是如何为人民办事的!有没有一点良知和做人最起码应有的同情心,”梅梅冷冷地笑了笑,掏出手机来对着他扬了扬。 

    转身已经走出了好几步的小吴突然返身走了回来,他冷冷地看着梅梅的脸问,“你想咋?” 

    “我没想咋,就是想耽搁你一点时间,给这个大婶 办了,免得她明天再受折腾空跑一趟!” 

    “这,这····”小吴看看还没有完全走完的人们。显得有些为难。 

    “女子,算了吧。”大叔劝梅梅说。 

    “与大家没有关系,你们该回的就回吧。就给这个大婶一个人办了就行。她来一趟实在不容易,我想大家不会有意见的!”梅梅对着那还未走完的人说。 

    于是那些人看了看楼梯边的大婶,也都散去了。 

    小吴重新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梅梅和大叔搀扶着大婶跟了进去,办完了所有的手续。 

    小吴看了看梅梅,“大姐,把你的也办了吧。” 

    “那不耽搁你时间吗?”梅梅故意问。 

    小吴笑了笑,“不耽搁,反正都进来了,也不在乎这一会儿。” 

    “行,那麻烦你啦。”梅梅掏出了户口本递给了小吴。 

    小吴一边熟练地复印着,一边对梅梅说,“大姐,你看今天这事····” 

    “没啥事,一笔勾销。你这不都给大婶办了嘛,我还跟着沾了光。” 

    梅梅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过后拆桥的!” 

    “那就谢谢大姐啦。”小吴笑着说。 

    “应该说谢谢的是我们。”梅梅笑着说,“毕竟耽误了你下班的时间!” 

    六 

    走出了办公室,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没想到小吴竟然笑着说了一句,“大叔大婶,你们走好!” 

    大叔拿出一张记着电话号码的纸,梅梅接过来拨通了号码,出租车很快就来了。 

    车子到了半路,大叔才忍不住问梅梅,“女子,你啥时给你大婶照相了。” 

    梅梅“扑哧”一下笑了,“我就没照!再说我的手机也没那功能!” 

    “那你咋说你给你大婶照了相,还说什么传到网上。”大叔奇怪的问。 

    “现在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只要在网上一传,就会引起很大的轰动,轻则受处分,重则丢工作。这些当官的都害怕着呢。”梅梅笑道,“其实我也不懂,就是看大婶在那里躺了一天,心里觉得很气愤!吓唬吓唬他罢了!” 

    “你这女子,也是胆大,他要不吃你那一套该咋办?”大叔似乎有些担心的问。 

    “哪有什么啊。”梅梅笑道,“我都想啦,咱就一个老百姓,要啥没啥的。他就是把我拘留了吧,我也没犯法。他要打我一顿,我又是个妇女,他身为国家干部,我料想他还没有那个胆!” 

    “话是这么说,可你也是够胆大的!”大叔笑了。 

    “这不是有惊没险吗,事情也办了!明天也不用在为那四块五毛钱的公章再劳神费心的受罪了!”梅梅笑了笑。 

    “是啊,你大婶先不用受折腾了!”大叔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可是,明天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仍旧要为那一枚四块五毛钱的公章受罪呢! 

    雨后的天空中的晚霞如此的灿烂而迷人,空气如此的清新而心爽。可是我们的社会何时才能如这雨后的天空一般灿烂,似这雨后的空气一样的心爽,不参杂一点污垢,显得清新而迷人!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