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兄弟抱一下

2016-08-03| 作者:沧桑变化| 来源: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平时有酒有肉和你聊得热乎不一定是朋友,但是一直没有联系,并不代表我不想念你,工作忙碌或许已经成为没有问候的借口,其实是大家都疲于奔波生计。 

    一、通话 

    好久没有去整理自己的QQ了,有一天空闲下来就去看我的QQ,发现上面有好多灰色头像的朋友没有联系,其实从他们上网的痕迹来看,他们都有近期登陆过,可能一直隐身我无法找到他(她)们吧,我在上面看到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我小学同学的,一个是我中学同学的,小学同学我在电话里面寒暄了两句就挂了,不过我看到富贵的电话时,我还记得我手机里面有一个他过去的电话号码,但是我拨通以后发现号码是空号, 于是便把新号码存下来并打了过去。 

    “喂,请问你是哪个?”电话通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富贵啊,我是何阳,好久没有联系了,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工作和生活都还好吗?”我饱含热情,心里面非常愉悦的跟老同学说 着话儿,一下子问了很多个问题,好像是因为过去很久没有问候,一下子有很多问题要问(我渴望读者能理解那种很久没有见了,但是心里一直有挂念的朋友,突然通了电话,甚至会马上从坐着的椅子上站起来,来回踱步,和对方通着电话,就是这样的心情)。 

    “我现在在苏州啊,工作和生活还过意得去。”我们就这样直接的进入主题对话,应该是过去关系就已经很好了,只是中途没有联系的原因,但并没有影响我们要迅速表达对对方的怀念,这就是同窗兄弟之谊。 

    “你结婚了,孩子也有了吧,我记得你通知过,很抱歉没有去参加你的婚礼,生孩子也没有能随礼。”我自问自答,我心里还是很惭愧的,老同学结婚没有去,生孩子的时候也没有去送什么礼,通了电话还是一见如故。 

    “跟我客套那些,我们之间大家都很了解的,你不来肯定是你忙了。”朋友没有生气,倒是对分别这么久还牵挂联系感到很欣慰,我心怀感激之情,自己这几年过得不好吧,朋友不介意才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记得中学的时候去过你们家,是去田地里面帮你们家插秧。”我们这个时候才开始真正意义的寒暄。 

    “是啊,十年了,好快啊,一下子就十多年了。”朋友感慨时间过得快。 

    “我弟弟之前也在苏州上班……” 

    “……” 

    …… 

    我们聊了一会儿,我有一个工作上的电话进来,于是就匆匆挂了电话。 

    二、聚首 

    之前和富贵通过电话,但是之后有有一个多月没有联系吧,2013年2月6日中午再次接到他的一个电话。 

    “富贵啊,在做什么?” 

    “我在上海,刚刚买了飞机票,下午就飞回贵阳。我想找你帮我办件事儿?”富贵说今天就要飞回来,我们可以再聚了。 

    “有什么事?你请说,我能帮忙我一定帮忙咯。”我并没有完全承诺的意思,要看自己的能力吧。 

    “我今天晚上六点半到贵阳,你接一下我,我带有拐杖,不太方便,顺便帮我看一下有没有回遵义的汽车票,帮我买一张票,我马上要赶回家……”朋友说去接他,我觉得这是美差啊,老同学嘛,但是朋友马上要赶回家,我倒是有些疑问,其实他跟我说事儿的时候我正在闹市里面,也没有完全听进心里去,忽略了他要匆忙赶回家原因。 

    “你回来的时候没有汽车票了,你即使赶回遵义,回老家也不容易的,我帮你看直接到老家的车票吧,尽快帮你搞定。”我很快答应了下来,我们中学的同班同学罗正涛当时也在我的身边,我就让他也和富贵通话,通话结束我马上着手去帮他买车票,好不容易找朋友帮他买了第二天一早到老家团溪的汽车票,但是最早也要2月7日中午才能到达老家,我本来也叫了中学最好的朋友凤鸣一起去接他,凤鸣是我中学最好的哥们兼死党,但是凤鸣因为有事儿就没有去成。 

    晚上19:14分,富贵出现在机场的一楼大厅,机场的地勤推着他走过安检,走过出口通道, 他拿着一副拐杖,神情黯然,见着我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暗淡的微笑,在过去的生活中他并不是一个吝于欢笑的人,难道是生活的缘故,他背着一个背包,我扶着她缓缓的从轮椅上站起来,他拄着拐杖,我说帮他背包,他说回来的时候太匆忙,什么东西都没有收拾就回来了,是一个空的背包就不劳烦我帮他背了。 

    我扶着他,坐上机场快巴回了市区,我跟他说:“我已经给你买了明天早上的车票,今晚就在贵阳休息,明早我送你去车站,那个时候顺便去客车站取车票,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去吃饭。” 

    已经是晚上20:30了, 我把背包给他放到我的寝室,匆忙就去找吃的,还没有找到吃的,电话开始响了起来,他的家人在催他尽快回去,挂了电话他才强忍着平静的告诉我说:“我姐姐明天早上9:00就要火葬了,必须在今天晚上就要赶回去。”我突然感到心里十分的愧疚,只怪自己今天中午没有听清楚具体原因,这已经是我在和他的沟通中,第二次这般愧疚了,我直到最后时刻才知道他姐姐在车祸中罹难。我没有尽全力帮到他,要是从机场直奔火车站,或许能买到半夜到达的火车票,吃完饭再赶到火车站起码也是十点左右了,那个时候可能就没有车票了。 

    吃完饭我们就直接去火车站,到达火车站的时候已经十点过了,排队买票,好不容易挤到窗口的时候售票员告诉我说已经没有到遵义的火车票了。春运期间火车票紧张,就连回家的站票也没有,问卧铺,卧铺也没有。朋友心里焦急,我也心急如焚,想想什么办法呢,老家又来电话催促他今天晚上一定要赶回去了,他拄着拐杖,脸上也很无奈。我用手机查到信息,2月7日凌晨0:16还有一趟火车要到遵义,富贵还是不死心,就去找检票的人员,他那个时候很不能平静,他拄着拐杖,大步的跨向检票员,我和他之间这个时候有一定的距离,我只能看到他在跟检票员讲着什么,他表情有些激动,内心极为诚恳的要求检票员放他进候车厅,应该是这样。不一会儿他走过来告诉我说检票员已经同意他进入候车厅了,但是检票员还告诉他里面有两道卡,只要过去了就可以回家了。朋友简单的和我道别,他跟我说回家以后再聚,看着他走过安检,拄着拐杖,后边还有人催促着前行,而这个时候的他还是去奔姐姐的丧事,真是祸不单行,福不双至啊,我差点就流下泪来,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登上火车,庆幸,直到最后确定他已经登上火车我才离开了火车站,唯有这个时候我才稍微感到欣慰,感谢检票员,感谢乘务员让他上车,也感谢我们最最真诚的心,她给了我们希望。 

    三、如若再聚 

    富贵回家以后我又打电话问他是否准时赶到姐姐的火葬现场,是否见到姐姐最后的面容,并请他不要伤心,要勇敢前行,尽管我们的生活中缺少了一个亲人,也还有很多可亲可敬的人在为我们祝福。 

    2013年2月9日,也就是除夕那天接到他的电话,他问我回家没有,我说我已经在回老家的路上,但是要赶着回家团圆,就不能和他见面了。2月12日再次接到他的电话,那个时候我正好和朋友一起去遵义,又没能和他见面,2月13日和老同学碰面,喝酒醉了,也没能去见富贵,2月14日我匆忙就赶回贵阳了, 回来以后又接到他的电话,我说我开始工作了,但是我忍不住打开了这首音乐,就如我的标题《兄弟抱一下》,庞龙的这首歌,也是我们公司春节联欢会上一个同事的吉他弹唱,我不止一遍的听着…… 

    兄弟你瘦了 看着疲惫啊 

    一路风尘盖不住 岁月的脸颊 庞 

    兄弟你变了 变得沉默了 

    说说吧 那些放在 心里的话 

    兄弟我们的青春 就是长在那心底 

    经过风吹雨打 才会开的花 

    兄弟你说了 以后就不拼了 

    只想做爱情的傻瓜 只想安稳有个家 

    是啊我们都变了 变的现实了 

    不再去说那些年少热血的话 

    兄弟我们都像是 山坡滚落的石子 

    都在颠碰之中磨掉了尖牙 

    兄弟抱一下 说说你心里话 

    说尽这些年你的委屈 和沧桑变化 

    …… 

    听着歌,我泪水忍不住掉下来,这些年在外拼打,兄弟你要好好的。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