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与爱情无关

2016-08-02| 作者:黄立国| 来源:

    当黄立国连续第三个晚上梦见那个叫曾桐香的女孩子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这件事情了。 

    记得那天见到她的时候,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被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陪着。那个男生拉住偶然路过的黄立国说:“打扰一下,能不能麻烦您帮我们照张相片?” 

    黄立国笑着接过相机,举到眼前,高清晰数码相机的显示器上,他看见偎依在那个男生怀里的她,笑得如同最美的春天。一刹那的失神,男生问他:“喂!哥们,好了没有?” 

    “哦,好了,等等别动,再来一张!”焦点对准了她的脸。 

    照完相,男生接过相机说:“谢了啊。我见过你,你是电信四班的吧!我是电信二的,我叫许洋,这是我女朋友,曾桐香。”说着一只手搭上她的肩,脸上是比胜利者还要得意的表情。 

    “我叫黄立国,再见。”他走得如此仓促,如同逃亡。那是第一次,心里酸痛得想要杀人。 

    他记得《奋斗》里的女主角说:“我觉得人一生中,得有一次一见钟情。”不禁摇摇头苦笑,拿来镜子照照,里面那张和帅字扯不上边的面孔,怎么也不像是有同大伟那么好命的样子。 

    就当是和她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缘分吧,竟然还能有机会和她男朋友打球,那天他们宿舍里的五个人正投得开心,许洋走过来说:“黄立国,加一个怎么样?” 

    “好啊。”黄立国笑着应道,一瞥眼,看见她嘟起嘴巴,装出一副气乎乎的样子。许洋笑着轻拂了拂她的头发,小声说了什么,黄立国看他的口形,像是个乖字。 

    “如果我有这样一个她陪在身边。”黄立国失神地想,“我是怎么也不忍心让她不开心的吧。” 

    “喂,开始了!想什么呢?”同宿向站在那里发呆的黄立国喊。 

    “哦!”接过传过来的球,眼一扫,瞬间又传给了正空位的另一个同伴,于是轻松进球,许洋向那个进球的竖起了拇指,脸上却是不屑的笑。 

    不一会,球到了许洋的手里,他的动作很酷,带球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那一刻,他看见许洋眼里莫明的敌意,恍惚间,许洋过了他,一个上篮,球进了。 

    同伴拍了拍他的肩说:“怎么了今天?心不在焉啊!好好打,别让这小子太得意!”他无奈地笑了下,转头看见许洋向站在场边静静观看的她做了个V的手势,她的脸上又绽起那暖暖的笑容。黄立国熟悉那笑,因为在梦里,常常见到。 

    打了近一个小时了,当许洋再一次向曾桐香做出胜利手势的时候,黄立国看见,她笑得有点勉强。他想,她应该是累了吧。 

    “好了,不打了吧,太累了。”黄立国擦了擦头上的汗说,微喘着气说。 

    “哎!我还没打爽啊!”他的一个同伴不服气地说,显然是有点看不惯许洋那副得意的样子。 

    “那就继续喽!”许洋耸耸肩,随便的样子。 

    “不行了,要不你们打,我休息一下!今天好没手感,呵呵,许洋打得很棒哦!”说完退到了场边离她一米远的地方,随便坐了下来,秋天的地面很凉,黄立国不自在地扭了扭,还是没有再站起来。 

    于是也就不散而散了,许洋和她肩并肩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心里有些难言的失落。许洋忽然回过头来说:“对了黄立国!我女朋友说你照片照得不错哦!”然后白了他一眼,高傲地走了。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尴尬的表情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歉意。黄立国对自己的宽容感到不解,因为自己好像从来都不是个好脾气的家伙。 

    晚上到了吃饭的时间,黄立国看了看窗外面在风里舞得狂乱的柳条,随手加了件外套。 

    没想到吃完饭出来的时候,竟然看见同样一个人无聊地走出食堂的她。“曾桐香!”他唤她的名字,那是第一次,不是在梦里喊曾桐香这三个字。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紧张,但还是有种暖暖的感觉。 

    “哦?是你啊,一个人么?”她语气带着些惊喜。 

    “是啊,你也是么?” 

    “恩。” 

    “去哪?” 

    “回宿舍。” 

    “我送你。” 

    “恩。” 

    女生的宿舍在北区,从这个食堂门口走过去,怕是要十二分钟。两个人并排在一起的时候,黄立国默默地想,原来陌生人之间的对话,可以简单到二三个字的问答。 

    忽然她说:“对了,那天谢谢你的帮忙。” 

    黄立国愣了一下才想起她说的是照相的事。脸红了下说:“不是谢过了么,呵呵。” 

    “不是啊,我没谢过,那是许洋谢的,不算我的。”她低头说。 

    黄立国弄得有点莫明其妙:“你们生气了?” 

    “没。我们不说这个。”她一双失落的眼睛没有焦点地向前方看去。一阵凉风吹过,胳身上立时起了一层小疙瘩,她紧了紧单薄的外衣,刚要说些什么,身上忽然一暖,他的带着体温的外衣已经裹住了她。她慌张地看过去,他说:“别误会,其实……我也很怕冷的。”然后黄立国看见她的脸上绽开了一个他最熟悉却不常见的笑容。 

    “这个笑容,应该是只属于我的吧。”他心里偷偷地想。 

    “今天上午打球的时候,你好像心不在焉哦?”她侧过头问。 

    “哦……有么?呵呵。”他想起许洋敌意的眼神,不自主地咬了咬牙,心里升起阵莫明的怒火。 

    “其实许洋很喜欢打球的。” 

    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也许本就不是会有很多话题的两个人。黄立国俏俏地留意过往的行人,在投向他们两个的目光里,有疑问,在妒嫉,有无所谓。 

    暮色渐起,不知不觉地,他们就走到了北区门口,这时身后有刹车的声音,回过头,竟然是骑着自行车满头大汗的许洋!他面无表情,一双冷俊的眼睛直视着黄立国。继而又转向曾桐香。树叶被风吹落,带着点无奈的味道。 

    “你生我气么?”许洋走到她跟前柔声问。 

    “我没有。”她脸一下子苍白了起来,默默地脱下了身上的外衣。 

    “我不过打了场球而已,你——” 

    “我说了我没有!我哪里敢生你的气?你喜欢你去打你的球啊!我要回去睡觉了!”她忽然大声向他喊到,然后把衣服向黄立国手里一塞,转身大步向宿舍楼走去。 

    许洋皱起眉头,不可思议地看见她头也不回地走远,竟然也没有去拉住她问问清楚。而是,把视线转向了黄立国。 

    “她从来不对我这样子的。你和她说了什么?”他眯起眼睛,握紧了拳头。 

    “我什么也没说,是你不够关心她而已。”黄立国哼了一声,指了指他车筐里面的篮球,说:“挑几局吧!就我们两个!” 

    他冷笑了声,似乎有点嘲笑他的自不量力。说了声好啊,又暗道一声:找死。于是两个人走向了篮球场。天已经快黑了,球场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枯巴巴的叶子被风吹得贴着地皮沙沙地跑。 

    黄立国拿起球说:五局三胜吧!然后迅速发起了进攻。 

    许洋完全没有想到上午还傻气乎乎的家伙打球原来是这么地棒!不一会,他已经0:3输掉了。怒火烧了起来,他冷冷地说:“有种再来!” 

    黄立国无所谓地把球扔给他,弓下身子,直视他眼里的敌意!第一个球,黄立国轻松断掉了他,得到球权后很快又进了两个球,看着一脸愤怒地许洋,笑了笑说:“不打了。” 

    “少费话!再来啊!” 

    黄立国摆摆手,放下球要走。想不到的是,愤怒的许洋竟然拾起球向黄立国狠狠地砸了过来!黄立国转过身便与他扭打在了一起。忽然听到有人喊:都住手!”两人同时停手,扭头看,是一脸惊慌的曾桐香。她显然是跑来的,已经气喘吁吁的了,一双惊恐的眼睛紧张地看着许洋,心疼地问:“你没事吧?”许洋倔强得扭过了脸..... 

    黄立国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曾桐香有点诧异,自己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青肿,忽然觉得自己可笑得紧!所有的怒火和斗气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揉着脸,转身向篮球场外走去。 

    “喂!”是曾桐香的声音。 

    黄立国停了脚步,听得她说:“对不起。” 

    “你跟他说什么对不起?!” 

    “你就不能少说一句?” 

    …… 

    黄立国望了望天边高挂的半牙月亮,懒得再听属于他们自己的争吵。 

    黄立国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她相遇,只是那个黄昏以后,他再也没有梦见过她。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