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爱之罪

2016-08-02| 作者:恍惚| 来源:

    她轻轻拥住他冰冷的躯体,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放佛那是她眼中唯一的存在。 

    娇艳的红唇吻上他紧闭的双唇,她的笑,悲伤且欣喜。他终是属于她的了,如同他和她的心愿一般,一切都不必理会,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反转手上华丽的匕首,滚烫的鲜血洒满了她残破的白色长裙,在合上双眼时,她低低的唤着他的名,重复着那个不变的誓言。 

    黑暗的山崖上最后一丝光线消逝,沉寂的乱石环绕着他和她冰冷的身躯,留下的是风中沉闷的叹息。 

    她,是驱魔人。他,是恶魔。 

    那年初见,结局便已写下。他和她注定要为血与泪覆盖,注定悲凉…… 

    月隐云端,暗夜似染,空无一人的街道如水般静谧。 

    便在这寂静中,有一点光晕摇曳,仿若隔世一般,暖暖的照入心田。 

    她手执古灯,雪白的赤足踏过冰冷的石桥,桥那头,他含笑等着她那倾城的容颜。未曾相约,便已相见,未曾相约,便已相恋,那份脆弱的爱恋让他的眼眸里闪着欣喜且悲伤的光。 

    走下石桥,她看着暗夜中的他,眼波流转处,便是她要守护的爱情,那样绵长,让她舍不得松开和他紧握的手。 

    托吾之身,定三生约;执子之手,明子之心;离乱之心,无畏之舟;不言生死,世世相守。 

    与她相恋有多危险,他不是不知,可他还是笑着将唯一能够杀死自己的匕首放在她手心。与他相交有多凶险,她亦明了,却还是笑着靠近了他冰冷的利爪。 

    石桥下,相见不相约,恶魔冰冷的怀抱就足以温暖她冰冻的心。 

    若是最初不相见,如是便可不相恋;若是最初不相恋,如是便可不相思。 

    在她面前,他永远都是温柔的,碧绿的眸子可以装载天下。她从不知道,除了杀意的猩红外,恶魔的眼底也可以有那么悠远的眷恋。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娇弱的,不知危险,亦不知疲倦。他从不知道,他的手除了杀戮,还可以如此温柔的拥抱只属于自己的珍宝。 

    他和她相互依偎,指尖传来的温度直达心底 ,就算眼前是陷阱,他和她也义无反顾,哪怕眼前的人会引领自己走向毁灭,也要彼此相依。 

    便如初见那一刻,只一眼,就写下了永远。 

    如若当年不相见,情根不种则无怨;只是当年不相见,青丝皓首意难平。 

    暗夜,无灯,风影动。只听得,远处,雷声大作。 

    是谁的眸子,透着血色寒闪的杀意;是谁的獠牙,随着飞溅的鲜血,闪着刺眼的光;是谁的利爪,撕破了过往单纯的梦幻。是否,相爱,本就是罪呢? 

    她呆呆的立在门口,血已经漫过了她的足。昔日的家,已经成了人间地狱,她的世界,只剩下了红色。 

    尸体铺满了庭院,血洒的到处都是,泠泠的月光铺下,浸润着她深爱的人修长挺拔的躯体,他表情冰冷,眼中还残留着猩红的杀意,仿若当年,彼岸花开,血色中傲立的弃世修罗。 

    他伸手,染血的手指却触上她冰冷的结界。轰,轰,轰,随着她的悲鸣,残暴的血阵被催动。风雷怒,天地失色,她眼底是悲伤的决绝,就一起毁灭吧。 

    他突然笑,却是泪流满面,血色的眼泪划过白皙的脸颊,带着凄然的绝美,巨大的黑色羽翼在他身后展开,是魔,也是倾绝天下的神。 

    原来,初见就是结局,那逃不开的丝网,缠绕了他和她的悲伤。 

    原来,小指的红线永远连不上。 

    他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身上的伤已经愈合,心底的伤却越来越深,嘴角扬起苦笑,还是挣不开宿命啊,在以为可以得到她的时候,永远的失去了她。 

    早该知道元老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用那一次的杀戮来换和她的未来。谁料,在接过令牌时,就已注定,今生,再也无法牵起她的手。 

    他的眼角有血泪滑下,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吧。为什么要约定互不相问呢,如果没有约定,是否就没用今日结局。听到她悲痛的呼唤他才知道自己从她生命中带走了什么。笑,她那绝望的表情,让他难过到不能呼吸。 

    当日见她催动血阵,他竟是不惧的。就一起毁灭吧,什么也不用顾忌,什么也不用担心,天涯海角都可以一起去,如此,该是庆幸的吧。 

    却是不忍,让她因自己坠入地狱。突破血阵的那一刻,看她跪在血泊中,他的心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想,再牵一次她的手…… 

    她脱去染血的衣服,换上洁白的长裙,手中的剑寒气逼人,如她冰冷的眼神。 

    从那天起,她对他,是不可遏止的恨,浓烈的超过了爱。她等在石桥下,只为告诉他,她可以丢了一切随他天涯,却不料撞见他血红的双眸。是啊,她都忘了,他是双手染满了血腥的恶魔呐。 

    嘴角挂起悲伤的冷笑,她咬破中指,将血滴在长剑上,一滴,两滴……整整七滴,剑上放出夺目的华光,如星辰般耀眼。 

    族长们早已定了决战的日子,在那时,她就会亲手终结他的生命,在他最美的回忆里。 

    窗外,彼岸花开的正艳,妖娆的如同她一直滴血的心。在开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是飞蛾,又怎么可能在结尾那一秒装作淡漠。 

    黑暗中,是谁在哭泣呢?那猩红的血眸是否还能看到她愤恨下那无尽的伤痛呢。 

    已经来不及了吧。地狱是什么样子呢,好想,好想和他一起去…… 

    彼岸花,花开彼岸,花叶永不见,生生两相错,我们终究错过了吧。她咬紧了下唇,慢慢将头俯在了小腿上,悲哀的想着。 

    真的,就结束了吗…… 

    是怎么爱上她的呢,他已忘了,似乎是第一眼就决定了要付出一切吧。他在千万人中寻到她的眼,似是早已注定彼此相恋再彼此伤害。 

    他长身立在山崖之上,眼下鲜血飞溅的杀戮本与他无关,看不到她的身影,就无需怜悯。死亡也好,毁灭也好,他的灵魂只属于她一个人,天下于他又怎样。 

    缓缓的向侧面打开左臂,月光下,他长长的利爪闪着妖异的黑色,低沉的吟唱从他带着邪魅微笑的嘴角溢出,那个笑容,尽是悲凉。 

    红色的地狱之火自地底窜起,如红莲一般,凄美的让人绝望,带着死亡的气息,掠过战场。那里,看不到天堂。 

    她怔怔的看着,那个夜夜入梦,那个让她爱恨难辨的人,站在高高的山崖上,月光映在他苍白的皮肤上,以烈焰为衬,绝美天下。 

    任心内泪流,拔剑,冷然而决绝的向那个高高在上的身影冲去,受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都可以不在乎了,只有那个人,让她窒息般的难过。 

    血海中,是谁的哀伤在痛呢,撕裂般,让人想要就此死去…… 

    他静静的看了她好久,伸手,却又中途垂下。还有,来生么。他听到自己低低的感叹。如果有来生,此刻死了又何妨呢。 

    她在心底苦笑,握剑的手竟有一丝颤抖,自他为她挡下那致命的一击时,她的心就开始动摇了。 

    还有,来生么。她听到他的叹。如果有来生,就不要再彼此伤害了吧。如果有来生,就一直牵手一起走吧。 

    巨大的黑色羽翼在他身后展开,残破的华美着。那是属于恶魔摄人的骄傲和美丽,亦是,无可比拟的强大的证明。 

    她横剑在前,努力压下眼中的痛。就在你最美的记忆中杀死你吧。她咬紧下唇,慢慢闭上了眼睛。然后,让我们一起走。 

    暗夜,无月,石桥下,白裙少女扑入那个冰冷却温暖的怀抱,那人的嘴角是能融化天地的温柔。 

    寒光闪,血珠飞溅。 

    就结束了吧。 

    她无力的跪下,泪流满面,双臂中是他冰冷的躯体,嘴角却有着悲伤且欣喜的笑容。 

    以后,就永远不会分开了吧。 

    亲爱的,如果爱上你是我难赎的罪,就一起去地狱吧,请在彼岸花畔等着我。她低低的念着,合上双眼。 

    恍惚中,她看到,他向她伸出的,温暖的双手。 

    他的身后,彼岸花灿烂夺目……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