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病态

2016-08-02| 作者:逸风| 来源:

    病态 

    我们终于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谈起爱情,那么婚姻就是维持现实规则最后的终结,但是如果预期的婚姻一旦和利益有所牵连,那么婚姻的意义又是什么? 

    和磊磊的纠结终于落下了帷幕,这段短暂的感情见证了我心里最深的起伏,或者柔弱的我,在内心里是有着自己最深的坚持吧。 

    一 

    春天的时候,情绪一直都很低迷,源于网络里的爱人,我始终都摇摆不定。如果一定要在亲情和爱情间取舍,或许我更注重的是亲情,但是在内心我知道:之于亲情也没有我想象的重要。或许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会选择离开。 

    那段时间上网看的最多的就是西藏的墨脱,臆想中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我可以让自己的心安静,逃开一切的繁芜。每日都会上网查这些资料,希望可以在那里留下来,工作早已经想好了,我可以支教,已经在墨脱的政府网站上留了言,尽可能地把我专业上的优势写的很详尽。看到有关去墨脱的“驴友”的Q,我都会赶快加上,希望可以更多的知道那里的情况。 

    当我给逸风聊起来的时候,他说:傻丫头,如果心不静,你削发为尼,也依然断不了尘世的情缘,何况你身体那么弱,那个地方不是你想到就可以到的…… 

    我依然执着地坚持自己的梦想,逸风说我固执的可怕,甚至不可理喻,只是偶尔会开车接我出去,在一起聊天,给我讲出世和入世的哲学。逸风当我是妹妹,眼里满是宠溺,像我的叔叔一样。 

    当我第N次和网络里的离因为彼此的感情再起纷争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慢慢冷了。这个千里之外的男人,他对我自有他的柔情,所以我沉溺。我见过离,他不符合我的想象,甚至有些邋遢,有些凌乱,可是爱情要的是心灵的共鸣,我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契合点,这一辈子,我非他莫属。 

    当他沉浸在他的温柔乡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会疼的要命,那个在他身边的女子是不是他的最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对我说最爱我,离不开我,然后对她说最爱她,离不开她。他在我们两个人面前都会哭,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他的眼泪是为谁流? 

    我们三个都相隔着万水千山的距离,所以对于彼此,争的都是他的解释,这让我感到很可悲…… 

    当我被这些感情搅得纷乱的时候,磊磊出现了。 

    叔叔对我的归宿终于下了最后的通牒:好好和磊磊交往。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叔叔第一次在感情上这样命令我。源于我和磊磊家族的渊源。 

    可是叔叔忘了磊磊刚和交往五年的女朋友分手,磊磊的父母和我的叔叔婶婶就联手让我们必须交往,我一向沉默,此时更甚。我没有对叔叔说:终有一天,我会离开,不要伤害对我们有恩的人,那样我罪大恶极。陷入感情的迷途,进退两难…… 

    我爱离,我知道自己感情的落脚点,所以我再一次奔向他,带着心里的负罪,带着对身边很多人的伤害…… 

    回来的时候,我却意外地发现怀孕了…… 

    那一刻我竟然那么镇定地处理掉了孩子,像扔掉一件心爱的玩具,或者我对他没有感情,是不该有任何的感情,就像我现在冰冷的叙述一样。 

    二 

    这样的关系复杂而又深刻。 

    磊磊不爱我,我不爱磊磊。但是我们交往着,对于孩子,我知道离没有他给我描述的那样心疼,这让我很失望。这个男人总是不在我身边,所以我即使能给他再多,对于信任之类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完全交付。 

    就像很多命定的因缘一样,磊磊遵守长辈的命令,例行公事的给我打电话,接我出去,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其实很多的时候我们都不在一起,磊磊在外地的部队,只有周六周日可以回来,有时候还会因为特殊的情况不能回家。 

    很多时候,伯父伯母会叫磊磊的姐姐范珂来接我去他们家吃饭。范珂姐姐是一个弱弱的女子,已经结婚成家,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姐夫对姐姐特别好,这让我很羡慕,范珂的姐姐婚姻多少像我和磊磊的交往,是因为家族的渊源,是因为那些抹不开的父辈情谊。 

    我继续和离在感情的最深处挣扎,想给自己和对方一个好的出口。 

    周六,和易欣在蛋糕房坐,碰到了朋友小蔡。 

    嫂子,磊磊呢?怎么不和他一起出来? 

    臭嘴,磊磊没回来……易欣赶忙接口,还不停的向小蔡使眼色。 

    嫂子,磊磊昨晚都回来了,我们还在一起吃饭了呢?你可得审审他,这小子?小蔡张牙舞爪。 

    滚一边去,你不说话,当你是哑巴啊?易欣挥舞着拳头。 

    磊磊真的回来了…… 

    易欣推着小蔡走。 

    我望着窗外,看人来人往,心不在焉,其实对于磊磊做什么,我向来都不关注,我知道他回来不见我,无非就是去见原来的女朋友。那个女孩很漂亮,交往了五年,婚房都装修好了,却因为女孩的不检点和不节制传到了磊磊父母的耳朵里,原本就不同意两个人交往的老人家以此为把柄,逼迫着分手,然后把我塞给磊磊。 

    如果我们注定要结婚,在铺设好的道路上继续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可以视而不见,心却会疼,为自己感到可悲。 

    我执意要易欣陪我去女孩开的时装店,店里只有一个小妹。 

    对不起,姐姐和他男朋友出去了,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 

    从小妹的描述中,我知道那个男孩就是磊磊。从部队出来的磊磊总是会和社会上,机关里的男子不一样,身上有着别样的风采,何况磊磊英俊帅气,很多人都会禁不住多看两眼。 

    我在上岛看到磊磊和我在一起以后买的红色F3,有些心酸。 

    乖,你应该体谅磊磊,他们毕竟那么久了,还准备结婚呢,在一起也很正常的。易欣劝慰着我。 

    易欣,我不爱磊磊,我也不想和他在一起,可是我必须要结婚,这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规则,我不能让别人对我,对我的叔叔婶婶有任何的猜疑…… 

    在这个喧闹的街头,我还是泪流满面,我想离,无论他怎么对我,我知道我心里都会爱他,永远都会,或者应了那句老话: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 

    三 

    回家蒙着脑袋睡觉。泪还是哗哗地流。 

    给离发了很多短信,止不住心里的颤抖:离,我很爱你,你却不能给我安稳。表面上是我在拒绝你,可是只有你自己知道,对于前方的路,你早已经选好了,我只是这个故事里的配角,你感情生活的点缀…… 

    我想想不出磊磊会怎样安慰那个女孩,在我的眼里磊磊一向都是冰冷的。等我还来不及平复自己的情绪,磊磊回来了…… 

    卡卡,昨天领导有事,所以下午才回来,也没有给你打电话。 

    磊磊似乎一直在观察我的表情。 

    我强颜欢笑:没事,我今天碰到小蔡了…… 

    我看得出磊磊的惊慌:他没说什么吧? 

    没有,我和易欣在一起。磊磊,你爱我吗?我看着磊磊的眼睛,自己却流泪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和磊磊在一起想起离,我都会流泪,这好像是习惯,却让磊磊以为是他不重视我。 

    卡卡,你爱我吗? 

    这样的问话,过于书面化,好像现实的男女不会这么矫情,可是我们真的这样问了对方。 

    卡卡,你有心事,我知道你有心事。你也不爱我,你和我在一起,不过是因为你叔叔和我爸爸的撮合,卡卡,我没有想过很多,既然我们在一起了,我还是想着和你生活…… 

    磊磊的话过于现实,好在我不丑,好在我有不错的工作,好在我们两家是世交,好在我们还门当户对…… 

    磊磊,上天给我们看似恩赐了幸福,或者有一天他也会毁灭我们,我们注定不会幸福的,这样的结果我们都一眼可以望穿。 

    我依然和离纠结的很深,我们分不开又不能在一起,离有自己深爱的女朋友,远比我优秀的多吧,很多方面的……人会现实,是因为我们生而为人。 

    我哭了,磊磊过来,想要抱我,我躲开了,对于这个英俊阳刚的男人,我的心里是有着太多的抵触。甚至连牵手都过于的牵强,这样的相处终有一天会激怒磊磊,我知道,但是我无力改变。 

    磊磊,你今天去见她了?她还好吗? 

    卡卡,谁啊?我今天下午才回来的,你在说什么呢? 

    昨天小蔡还和你在一起吃饭了,易欣是不是也在?为什么你们都掩饰不敢告诉我? 

    卡卡…… 

    你出去…… 

    名义上我是在撵磊磊走,其实我只是想给自己心里下一个台阶,我只是想给离在心里留一个位置,我一直都和离在联系,即使对着磊磊。我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感情,即使离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不想背叛他,我爱他,就是这样。 

    四 

    当我再一次甩开磊磊的手时,这个男孩终于激怒了。 

    他强行地抱着我,依仗着酒力,去扯我的衣服,想要亲吻我。 

    泪哗哗地流着,我们会做夫妻,我们会亲密地接触,可是我做不到,我宁愿自己是一个死尸,任凭你折磨,可是我活着…… 

    我的巴掌打过去的时候,磊磊依然没有清醒,狠狠地给了我两个耳光,咸咸的,用手擦去嘴角的血,倔强地看着。 

    卡卡,对不起,卡卡…… 

    磊磊开始抓自己头发。我们都是这样痛苦,都有自己的爱人,都要毁灭自己的幸福,然后重新组合,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上网给逸风聊天:逸风哥哥,你问问伯父,当初我爸爸到底是因为什么自杀的? 

    乖,怎么了? 

    我和磊磊打架了,我不想和他结婚,我怕叔叔生气…… 

    我不想没有爱情的婚姻,我不想磊磊心里装着别的女孩,我不想…… 

    卡卡,不是磊磊心里装着别人,是你心里也装着别人,他是谁? 

    没有人,没有人,你不要装作什么都知道,你以为你是谁?我想我爸爸,我想知道因为什么,我想知道我遗传了他什么? 

    是因为我心里装着别人才把一切都磨灭了。 

    卡卡,给你一千克黄金你会出卖自己的良心吗? 

    我无心给你谈黄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 

    卡卡,这人都很现实的,我们生活在现实里,你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迎合这个现实,顾及身边的很多人…… 

    哥哥,如果没有人要我了,如果我注定会受到身边很多人的鄙夷,如果我一无所有了,你会要我吗? 

    傻丫头,我们都会要你的…… 

    或许是一语中的,逸风对我是娇惯,像长辈对一个孩子,我犯多大的错在他眼里都不是错,都只是一个迷途孩子的任性。逸风,你注定因为我而延误你一生的幸福,你会为了我而终身郁郁不乐。 

    和磊磊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以后的无数次。 

    我们是长辈命定的恋人,却因为彼此的抵触,一次次地爆发最激烈的斗争,直到有一天,我脱光了衣服,单薄地站在磊磊面前,挂着泪,浑身战栗地对磊磊说:这以后你是不是可以满意了…… 

    磊磊终于也哭了,帮我披上毯子,我们相拥坐了一夜,哭着说了很多的往事,回忆童年的时候我们奔跑的场景。 

    卡卡,如果你爱着谁,我们就和长辈说,不用再这样坚持了……我想离,在我快要和他有机会的时候,他走了。 

    我终于和磊磊分手了。 

    磊磊对逸风说:大哥,好好对卡卡,我太年轻,太浮躁,还有放不下的感情,对于卡卡,我依然缺乏耐心…… 

    五 

    对于过去,我也是太缺乏给亲人沟通的耐心。 

    看到叔叔在我面前的眼泪,看到叔叔给我的温暖的怀抱,但是太晚了,太晚了,对于感情,我已经无望,只是在维持着现实的规则。 

    逸风和叔叔一样,对于我,像是在宠一个孩子,索性就这样吧。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