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人鬼情未了

2016-08-02| 作者:琪琪| 来源:

    写在前面的话 

    写完这些文字,想给它再配上一段音乐。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刘若英的《知道不知道》不错,因为这首歌中有一段长长的、有些伤感的音乐。这是我所心仪的,如果你有兴趣,不妨配上这首歌来读这篇小说。 

    筱玲 

    ……让胆小的你,在黑夜中也会有个依靠。就算有一天,爱会变少,人会变老,就算没告诉过你,也知道下辈子还要和你一道。 

    ——张信哲 

    直至现在,琪还是无法忘记那场已经走远了的,可能压根就再也不会拥有了的爱情。 

    只是渐渐地,琪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一些关于烟与酒的日子。漫漫长夜,琪学会了用文字和手中的烟,来表现突兀的寂寞。那些曼妙地随风飘浮的烟雾,像极了一个寂寞的幽灵,温柔地绕过琪的身体,直至心脏。有时,琪会有一种错觉,仿佛那烟雾就是伟的灵魂的化身,他们正在上演浪漫的人鬼情未了。 

    认识伟缘于一次偶然。那天,琪去外地看一个朋友。归来的途中,一个人在等候着姗姗来迟的火车,拥挤的人群里,琪的胃痉挛发作了,痛的她只能蹲下来以缓解疼痛。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急切地问候:“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琪抬头一看,是一个坐在自己对面的长得不错的男子。 

    “没事,一会就好了,老毛病了。”琪有点讨厌这样殷勤的男生。 

    “来,你坐我这里吧,反正我的火车快到了,你的几点啊?”伟一边问着,一边把座位让给了琪。 

    “我买票的时候只剩普快了,估计还要等一会,谢谢你了。”琪礼貌地说着。 

    “我买的是空调车,一会儿你跟我一起上车吧,要是查票了,我们再补,你一个小女孩又不舒服怎么能一个人走呢。一看你就知道不懂得照顾自己。”伟此时俨然把自己给当成了她的一位很熟悉的朋友或是兄长。 

    “没听说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琪对伟很有戒备心理。这也不能怪她,因为她见惯了身边那些无事献殷勤的无聊男人对自己的某种肮脏的想法,所以很是烦感伟的这种做法。 

    车站广播地传来了一个车到站的通知,是伟的那辆车次到了,他该上车了。无数的人都涌向检票口,突然伟抓着琪的手淹没在了人群里。因为人太多了,售票员根本没有时间一一检他们手中的票,所以他们顺利过关了。过天桥的时候,琪突然笑了,有种恶作剧的窃喜:“原来这样也可以啊,这就是传说中的逃票啊。” 

    伟看着天真的琪,突然心中有了一丝丝异样的感觉:自己身边虽然不乏美女的追求,为什么此时会被这么一个不算漂亮的小丫头给吸引了呢?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气质,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难道真是我们两个之间有磁场,能相互吸引吗? 

    车厢里人很少,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很安静的地方坐下。 

    “你等一下,我出去一下。”琪不置可否,心想我又跟你不熟。琪忍着胃痛打开了手提电脑,想看一下自己的那篇稿子发表了没有。正在查看时,伟回来了,手里捧着一杯热腾腾的东西。 

    “来,趁热喝下了这杯牛奶,胃里一会儿就舒服了。”伟一脸真诚地坐在了琪的对面。 

    “谢谢!”琪的眼睛还是没有从电脑屏幕上调开。 

    “看什么呢,这么专注?”伟好奇地问了起来。 

    “没什么,给你说了你也不懂,我不想浪费我的感情。”琪一脸的不屑。 

    “不让我看怎么知道我不懂啊,看不起人。”琪听了这话只好把电脑转到了伟的面前。 

    伟看了看,一脸的惊喜。随之一脸的坏笑:“丫头,这文集中的照片是你吗?漂亮,比本人漂亮多了。” 

    琪听了这话没有生气,客气地说:“指点一下吧。”伟一脸诚恳地说:“我记下了你的笔名了,回头看过了再告诉你。” 

    说来奇怪,伟心中一直在想自己跟眼前这个女孩难道真的有磁场吗?这是自己想要的女孩吗?跟她仅仅因为这次匆忙的相遇,就能有所发展吗?为什么自己对她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了呢? 

    “想什么呢?车到站了,你往哪个方向走啊?”琪提醒他该下车了。 

    “我往西,你呢?” 

    “我们正好相反,我往南。”琪淡淡地笑着,忽然觉得这个男孩其实还真不错,跟身边那些无聊的人不是太一样。 

    “你一个人走没有问题吧?我朋友来接我,要不我们去送你吧。”伟诚恳的像个孩子。 

    “可别,我可不愿意让你知道我在哪里,谢谢你了!拜拜!”琪还是淡淡地笑着。 

    “拜拜。保重啊!”伟恋恋不舍地说。 

    日子平淡地过着,琪每天上课、下课、吃饭。晚上一边听歌一边在空旷的操场上跑步。偶尔无聊的时候会写一些伤感的文字,并不在意有没有人看,因为这些只是写给自己的。宿舍里的姐妹都恋爱了,独独剩下她一个单身了。倒不是说她没有人追,而是她更习惯于一个人的生活:简单、快乐而又有点落寞的生活。 

    这天夜里,琪照例去跑步,然后回来打开电脑看文集。信箱里提示有一封邮件。琪好奇地打开一看,有点惊喜,来信的是伟:丫头,胃痛好了吧,明天陪你一起吃午餐啊。 

    琪笑了笑,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任何的联系方式啊,他怎么知道的啊。打开文集才明白了,原来文集里有邮箱地址。尽管如此,但他并不知道学校的地址啊,倒是要看看他想出什么幺蛾子。 

    “好,明天中午南餐厅门口,不见不散。”邮件发送成功了,琪就关机睡觉了,这事没有记心上。 

    第二天下课,琪一个人向南餐厅门口走去。突然感觉身边有一个人,抬头一看,居然是伟:“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太神奇了?”琪言语之间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因为我们之间的磁场很近啊,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感觉到你的方位。”伟越说越神秘了。 

    “搞什么搞,你又不是卫星定位系统。不说我可走了。” 

    “我昨天在你们校医楼看见你了,我表弟也在这个学校,他生病了我来看他,在窗前看你们学校的美女,正好就看到你披头散发好像是刚洗澡回来吧。” 

    “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真的有那么神奇呢?”琪笑着说。 

    “这还不算神奇啊?一个礼拜我能巧遇你两次,我是挺感谢老天的,他对我太好了。对啦,你病好了吧。”他还是一贯的真诚,让人不忍拒绝回答。 

    “早就好了,要是痛到现在,我早就当天使了。” 

    两个人边说边走进了餐厅。意外的相逢让琪心中很是欢喜,他很感谢那天这个男孩对自己的照顾。当伟问她要电话号码的时候,琪很痛快地就给了他。 

    随着跟伟慢慢的接触,琪心中有种爱情的东西如空气一样在两个人身边蔓延,成了彼此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琪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次自己被他感动了:是那次伟送来的99朵玫瑰吗?那次确实让琪出了一次名,同宿舍楼的姐妹都来向他讨玫瑰花;还是那次他把自己所有的文章都整理打印了出来,把那些关于快乐的文字都给了自己,而把那些伤感的过往都留个了他自己;抑或这些都不是,仅仅是缘于那次在陌生车站的第一次相遇吧。爱情,在时光的隧道中总是在飞快地穿梭着,感觉认识他才没有几天,却已经过去了一年。一年中他们偶尔也有过争吵,但更多的是甜蜜。一年过去了,琪也毕业了。由于琪父母的身体不好,所以想让她回家找工作,她不得不离开了。 

    不得不说分离了。仿佛一切都是这么不可理喻:莫名其妙地相遇,然后相爱,而今却又要分离。分别的车站,没有伤感的音乐,只有身边急匆匆赶路的表情凝重的人们,以及琪的那句让人心碎的话:“伟,我想了很久,这次回家我可能就出不来了。我们……我们,还是分手吧。”琪中间像被什么东西噎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伟无奈地笑了笑,问了一句:“乖,你告诉我,我们分手了对谁的伤害大,你能忘记了我吗?” 

    琪听了这话一怔,继而说:“对我的伤害大吧?” 

    “你还知道对你的伤害大吗?我知道你可能不回来,但我可以去找你啊。我绝对不同意分手。”伟把琪给紧紧地抱住了,他哽咽着说,“从今以后,不要再说分手这样的话好吗?这辈子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在一起。” 

    分离后的日子过的好慢啊。日子仿佛停住了,不肯向前走,没有了伟在身边的日子里,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落寞。琪已经到了待嫁的年龄,上门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但琪却都视而不见。因为她在等她的伟。然而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让她等到的却是一封绝交信: 

    “琪,对不起啊,你离开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觉得我们对彼此的认识还不够,我们又没有在一个城市里,我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什么信心了。家里想让我早点结婚,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孩,我们很谈得来,所以我想跟她结婚,我们就算了吧。对不起,希望你能好好保重!忘了我吧。伟。” 

    寥寥的几个字,琪却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直至她确认了自己并没有误解伟的意思。正准备撕时,一张照片从信封里滑了下来:是伟跟一个漂亮的女孩在一起拍的亲密的照片。 

    碎了,一切都碎了,不仅仅是那封让人绝望的心和照片,还有的就是琪的心。有那么一刻,琪想到了死,因为她觉得自己被骗了,被骗的好苦。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所谓的坚贞的爱情。曾经的那些爱恋,那些月下的誓言都应该烟消云散了吧。那个风度翩翩的美好的男子,曾经跟自己说着爱我的男子,也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爱情!此时被击的粉碎。他曾经说过,要在明年春暖花开之时,给自己一个完美的婚礼,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新娘。而今,他大概早已忘记了那些美好的许诺了吧。琪真想跑过去问问伟,问他一个为什么。但她没有,她的自尊不允许她这么做,如果这样做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加的屈辱。 

    那段日子真是一场噩梦,无论是对琪来说,还是对于琪的父母来讲。他们看着日益憔悴的女儿,很是心疼,劝她对自己好点,不要这么为难自己。但琪的父母哪里知道她的心事呢。爱情,是两个人的甜蜜,但一旦分开,对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必然都是到了地狱。而此时的琪,就是掉在了悬崖里,上不了岸了。 

    一年后,琪终于决定要忘记了。家里给她介绍了一个不错的人,琪就答应了。婚期将至,正在他们筹备婚礼的时候,琪现在的男友国的外婆病危,老人家去世之前想见一见琪。 

    琪其实犹豫了一下,因为国的外婆所在的城市就是有伟在的城市。那是她的伤心之地,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去的地方。 

    国看出了琪的犹豫:“没事的,有我陪着你,不怕。” 

    琪点点头,国虽然没有伟长的帅,但却比他对爱情坚定,不会好端端的无故将自己给生生地放下。 

    国的外婆安详地走了。埋葬外婆那天阳光很好。琪想着送完了国的外婆这辈子就再也不来这里了,永远不回了。下葬仪式完毕了,他们从一排排的墓地前走过。突然,琪停下了脚步,像被什么东西给缚住了,再也不法挪动脚步。感觉今天的阳光是如此的刺眼,仿佛有千般滋味,万种悲伤来回在心中翻腾。终于,她控制不住自己了,眼前一黑没有了直觉。感觉自己的灵魂越飘越远。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一个声音说着:“爸妈,阿姨你们先走吧,小琪可能是中暑了。一会儿我把她抱到阴凉处待一会儿,她好点了我们就回去。”之后,她就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是感到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有一双手在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像是在跟自己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小琪,不怕。知道你看见他了。我不该瞒你,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怕你知道了难过,才想到给你编那封信的。”小琪慢慢睁开了眼睛,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侧脸看着对面墓碑上的那张照片和那个人的名字:连小伟,以及他的那张让她曾经恨透了的,稍稍有些英俊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琪说了一句话:“能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其实,伟有一个双胞胎的兄弟,叫连小志,因为他一直在部队所以你不知道他。我跟小志是高中玩到现在的好哥们。有一天小志突然从部队跑回来找我喝酒,我们喝的烂醉。他喝醉了告诉我,他的哥哥,也就是连小伟去看你,因为车开的太快了,没有看到一侧路口驶过来的大卡车,连人带车都钻进了卡车的下面。人当场就死了。当小志说要把这些告诉你的时候,我拦住了。于是就想了一个办法:让小志和我们的一个长的不错的同学拍了一张合影给你寄了过去。那封信,是我们从伟的日记里一个字一个字拼凑而成的。可能你当时太生气了,没有仔细看吧。后来,我就回了老家,辗转找人给你家里提亲。后来的你就知道了。我听过你们的故事,看过你的伤感的文字,知道你是一个很脆弱的人。我是真的心疼你,所以想了这个办法让你忘记,要不我们从哪里给你找来一个伟,来给你结婚啊。这一辈子,我都会好好爱你的,想用心给你幸福,却没有想到。今天,却在这里让你知道了真相。 

    “你相信人与人之间有磁场存在吗?我跟伟就有磁场。他好可怜啊,你们也太残忍了,凭什么你们不让我知道真相,凭什么你们要自作主张地给我编那些恶俗的故事来诋毁我们的爱情!”琪变得愤怒了,几乎是咆哮了起来。用力去推国,在他怀中挣扎着,却被他抱的越来越紧,紧的几乎要让她窒息了。 

    琪恨透了那天的阳光,觉得要是下场雨就好了。雨中的自己就可以痛快地哭了,让雨水把自己通体浇透了,最好再狠狠地病一场,病的再也起不来了。而那天的天却出奇地好,琪就在那阳光明媚的天气里,陪在伟的身边悄无声息地流着眼泪。 

    往事一幕幕地涌入了脑海,那些她原以为已经忘却的关于爱情的东西又通通向她砸来了,任她怎么做都挥之不去。那天她坐到很晚才离开,临走时,她对伟说了一句话:“亲爱的,等着我,等着我有一天来陪你。” 

    起风了,有一丝丝的凉意。琪好像听到了伟的声音:“忘了吧,乖,我已经走远了,回不来了。”待琪回身张望时,发现身边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回到家里,琪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三夜。她不敢睡觉,因为她觉得伟就在身边陪着自己。她经常喃喃地说:“伟,我知道你在身边,有你陪着我不害怕。” 

    琪拒绝了国的求婚。现在她已经不再恨国了,知道了他的良苦用心,知道了他对自己的爱。但,她的心里已经住进来一个人了,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不久,琪就去远方旅行了。走过了很多城市,遇到了很多的人,但遗憾的是:再也没有遇到一个叫“连小伟”的男子。大概是因为连小伟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己吧。想到这里,琪抬头微笑,对着身边说着:“小伟,是不是觉得我比电影中《人鬼情未了》的那个女人公聪明多了: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而且从未离开过。” 

    ……-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 上一篇:
  • 下一篇:病态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