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女孩的悲惨经历

2013-09-04| 作者:| 来源:网络

  五年前,我还是一个读着初二的小女孩。
  我家里很穷,我有着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我母亲生下我就被我无情的奶奶赶跑了。
  后来呢,随便找了个女人,生了孩子,最后和我母亲同样的下场。
  父亲努力挣着钱,养着一大家子的人,但我依然还是退了学。
  走到老师的办公室,老师对我说:
  “萌,多好的孩子呀,不上学真可惜,老师也没什么能帮助你的,这一百块先拿着吧!”
  我推辞着,含着泪说着:
  “老师,谢谢你,虽然我家里是供不起我读书,但是我有手有脚的,我有工作能力,不说养活家里人了,我能顾住我自己!”
  最后,我偷偷的把这一百块钱放在老师的教科书里了,我知道老师也不容易所以不能要。
  拿着所有的书,带着对学校的不舍,对老师同学的思恋,离开了。
  表姐严的一次登门上访,彻底的改变了我整个命运。
  那天,我在帮奶奶洗碗,刚出了厨房就听见有人敲门,我立即跑过去开了门。
  看见表姐买了许多吃的喝的用的补的,对于我家来说这已经是花了许多钱。
  “怎么,不认识我了?刚不上学几天就不认识严姐了?”表姐在门口说道。
  “傻站在门口干吗啊,谁来了啊,怎么不请人进屋啊?”接着迎来了奶奶的破口大骂。
  我只好很客气的说道;“请进。”
  随手接住了表姐手中领着的大大小小的东西。
  奶奶一看到是表姐来了,就很恭维的说道;“哎呀,严儿来了,这么长时间都不来家里坐坐,你说来就来吧,还带这么多的东西干吗?”
  表姐严是父亲家里那边的人,奶奶打小都很喜欢她,甚至有点过分。
  这时候,表姐笑嘻嘻的说道;“哎呀,奶,这不是忙吗,我听说萌萌退学了,也不知道在家里怎么样了,所以就来看看。”
  “姐,我没事,我在家里挺好的,还能帮助奶奶干活。”我说道。
  奶奶不高兴了;“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啊,里屋的地都拖了么,菜都买好了?”
  我低下头说道;“没有,刚洗完碗,表姐来了。”
  “没你什么事,快去干活吧!”奶奶说。
  在一旁呆着不耐烦的表姐说道:“哎呀,萌萌先别干了,我有点事要和你们商量商量。过会过也不迟,是这样的,
  我最近几年在苏州工作,前几天老板说缺人手,所以想让萌萌到那里,奶奶你同意不?”
  奶奶想了想说道;“本想着让她帮我忙,既然有了工作,就让她去吧,减轻负担!”
  接着表姐说道:“工资呢,是多劳多得,也不累,萌萌,去吗?”
  我想也没想就说了去,因为我受够了奶奶对我做的一切,不管我在家里是多么努力帮她,但却一点也看不到,就知道责备我打我骂我。
  我受够了,我要离开。
  随后,奶奶执意要留表姐吃饭,但表姐推辞了。
  时间很紧,表姐说了明天要去坐火车。
  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火车是什么样的,很期待。
  晚上,我失眠了,我脑子里想了许许多多的事。突然之间真的不想离开。
  虽然奶奶不喜欢我,但有时候还是很疼我的。
  数着星星,睡着了。
  不知为何,我在梦里梦到了一条路,两旁长着枫树,红黄叶子,很漂亮。
  天没亮,我就起来了,轻轻地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我为奶奶做了我走之前的最后一顿早餐。
  轻轻地关了门,看了熟睡的奶奶,狠心的离去了。
  到了火车站,等了二十分钟,就见表姐带了一个漂亮的行李箱,穿着花枝招展的衣服向我走来。
  “萌萌,来了呀,怎么这么早呀。”表姐拿着手机对我说道。
  “习惯了,姐来的也挺早的。”我把手里的面包给表姐了一个。
  进站,检票,路过候车室,未停留。
  上了车之后,很好奇。原来火车是这样子的。
  我很乖,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火车窗外逐渐消失的车站。
  我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不知道我未来会是怎样的。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
  九点整,我们到了苏州。
  一个沉寂在夜色中美丽又漂亮的城市。
  一个我将要开始我新生活的地方。
  坐了一天的火车很累,一到住处我和表姐就倒头就睡了。
  那晚,我睡得很香,很沉。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了,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然后做了一顿早餐。
  通过窗外,看到了早晨的苏州,依然很漂亮,不过我喜欢夜晚的苏州。
  严姐醒来之后,并没有拉着我去见老板,也一字未提。
  只是说了早餐很好,过会去商场。
  商场很漂亮,里面的衣服更漂亮。但价钱很惊人。
  严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以我现在的经济条件根本买不起。
  直到现在我依然是个小穷光蛋,想依靠自己的双手去生活,创造自己想要的。
  严姐出手很大方,不到一个小时大包小包的衣服就领到手了。
  接着,打通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来了一个男人。
  男人很潇洒、帅气。
  想都没想说了句;“姐夫你来了,我和严姐在买衣服呢。”
  严姐只是看了看对面的男人笑了笑,没有吭声。
  三个人突然之间僵硬了半天。
  我打破了所有的沉静:
  “严姐,我们回家吧,今天好累。”
  男人把我们送到小区楼下就开车走了,按了17楼。
  电梯缓慢上升。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男人不是我的姐夫,他只是包养了我表姐。
  每个月有三万块的生活费,我真的想不通,为了钱还能这样出卖自己。真的很值得么?
  可是表姐不是这么想的,看得出来她很爱这个男人,甚至想把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她。
  就这样,一直安静的过了好几天,那男人没有出现。
  直到一天晚上,我所有的一切都被破灭了。
  严姐把我带到了夜总会。我身上穿着严姐给我买的裙子。
  第一次化了妆,很淡不浓艳,但很漂亮。
  严姐坐在男人的身边说说笑笑的,那男人的手搂着严姐的肩膀。
  半天了一个劲的点头。
  而我,只是站在门口目视这一切。
  随后,严姐出来了对我说:
  “萌萌,你在这里工作,我已经跟老板打完招呼了,好好工作哦。”
  “恩,我知道了姐。”
  说完之后,严姐就离开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男人出来之后,我吓了一跳,原来他就是送我们回家,我以为是我姐夫的那个男人。
  我们彼此没有说话,我紧跟男人的身后,我们上了楼。
  我看见了一大堆的女人妖艳的坐在沙发上。我很认生,没有问好。
  一个很老的女人对我说:“以后,你就叫小月吧。去三楼306房间。你的第一份工作好好干。”
  我很期待这份工作,同时我也好奇,到底是做什么的。
  然而,去了之后我就开始后悔了。
  三楼,306。
  推开房门,屋子里一片漆黑,进来之后门被离奇的反锁上了。
  我很害怕,转身想离开,可是钻到了一个醉男的怀里。
  我极力的挣扎到,大声说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回家!”
  可是醉男反而抱的更紧了,并无耻说道:
  “放开你?老子花了那多钱,就是来作乐的,别装什么清纯了,也不知道你伺候了多少男人了。”
  一听到这里,我害怕的哭了起来:
  “放开我,我没有伺候过任何男人,我要离开。”
  醉男没有说话,一只手抱着我,另一只手逐渐褪去我的衣服。
  ……
  我的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夺走了,我被我的表姐骗了。
  这份工作是做小姐。
  醉男穿好了衣服,离开了这里,我独自一人留在这房间里了默默哭泣。
  第二天,我在房间里呆了一整天,想了许多。
  我要离开这里。
  可是我没有钱,但这是赚钱的唯一办法。
  我用了所有的方式应对着我所恶心的那些男人。
  男人,只要你讨得他的欢心,多少钱都不成问题。
  我把小费留了下来,可是这样肯本不够我离开。
  我搬出了那间房子,用我仅有的小费租了一间房子。
  房子不好,老漏水。
  但比起那里,我觉得很干净。
  晚上,我依旧去夜总会上班,做着我不情愿的事情。
  面对都是同一个目的来的男人,妖艳的为他们宽衣解带。
  回到家,我会用冷水把自己冲一遍。
  不然我嫌我自己恶心,有着不存在的味道。
  一年之后,我偷偷地拿了工资和小费坐了火车,回到了老家。
  离开了噩梦般的苏州。
  我很脏,出去了一年,我还是没有富起来。
  只是存了钱,我打算结婚。
  我把想法和过去告诉了奶奶,奶奶无奈的摇了摇头。
  “孩子,既然你这样想的,就这么办吧!”
  找了许多男子,我都不情愿,我知道自己很脏,配不上那些。
  最后,我选择一个傻子。
  他很好,只是因为小时候药物治疗错误,导致了弱智。
  但我还是觉得配不上他,可是没办法。
  最后商定日期,打算举办婚礼。
  婚礼很简单,请了好多亲朋好友,还有我从小玩到大的几个朋友。
  见到了严姐的母亲,随口问了严姐的下落。
  我虽然恨她,但至少她还懂得照顾我,呵呵,让我晚上只陪一个男人。
  我离开之后,就在也没有见过她,也没见过被我称为姐夫的那个男人。
  严姐的母亲哭啼啼的说道,三个月前,他和一个男人去游玩,飞机出了事。
  两个人都未生还。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惋惜。
  我只知道这是自作孽不可活,人在做天在看!
  要不是他们,我怎么会流落到现在这个样子。犯贱成这样。嫁了这样一个男人。
  新婚之夜,我们安静的睡了一觉。
  就这样,我和傻子成了夫妻。
  我们年龄不够,没有领到结婚证。
  我没有把过去告诉公婆,我怕他们看不起我。
  就在一天晚上,我改变了所有看法。
  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我发生了在苏州时同样的事情。
  那个男人不是我老公,也不是我恶心的男人,而是一直很受尊敬的公公。
  没多久,婆婆知道了。
  她为了维护这个家的,而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以前做过小姐。
  一提到我的痛处,杀他们的心都有了。
  之后,我回到了去苏州之前的日子,每天有着吵闹,责备。
  我没有想着离开,我用死威胁过公公,他没有再碰过我。
  我知道自己很脏,但我的自尊从未磨灭过,骨子里还有一阵清高。
  四年后,我二十。
  七月,我们领了结婚证。
  八月,我后悔了,我想离婚。
  我受够了,从结婚到现在身上的伤痕处处可见。
  这一切只是因为我的一时糊涂,一时的冲动么。怎么会这样
  可是我依然嫌弃自己,我看不起自己。
  我是一个很脏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离婚之后能做些什么,重新结婚么?
  谁会要我?
  要一个曾经伺候过无数男人的小姐?
  很奇怪,老公的家人突然之间对我很好。
  因为我说了我要离开。
  我要离婚。
  一个傻到不能傻的男人,谁会要?
  只有我会接受这个命运么?
  只因为我是一个很脏的女人么?
  我很脏,我想结束这一切,可心里突然之间很舍不得。
  突然之间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我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了我的朋友
  她们很同情我
  很支持我离开……
  但是我始终忘不了,
  我是一个很脏的女人。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