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过客

2013-09-04| 作者:| 来源:网络

  一
  张强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烦心这周末的大学同学在C省的聚会。
  这次的聚会是毕业八周年聚会,当初的同学大都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他也有一份稳定、高薪的工作,在同学中算得上是让人羡慕的。但他至今也还没解决个人问题,自从和前女友分手后,他不想谈恋爱。他拒绝了母亲为他安排了所有相亲,也推掉了好友的好意,一直单身至今。他至今仍放不开那段曾经的恋情,放不下那个他曾今用心对待的人。而这次的聚会,他听说她会参加。
  他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当初付出了全部的真情却在自以为等到了幸福的时刻瞬间的失去了幸福;他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人会在快收获幸福的时候头也不回的放开了抓住幸福的手。他想不清楚,为什么像她那样温柔可爱的女生会如此决绝。她伤得他好深。
  
  二
  李羽沫回到家里和往常一样放下东西便坐下和家人一起吃晚饭,饭桌上,母亲又像往常一样喋喋不休的劝她早点找个男朋友,结婚安定下来好好的过日子。又不停的给她说着谁家的谁谁工作好、有车有房……可是今晚羽沫什么也没听进去,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反驳母亲。她只是很快了吃完饭,冲了澡,便回房里去了。
  母亲惊讶于女儿晚饭时的表现,觉得甚是奇怪,但因为羽沫父亲的阻拦便也没有开口相问。
  回到房里,羽沫从箱底翻出了一个盒子,打开来是一本厚厚的相册和一些小物品。看着看着,却流泪了。这是她和他大学的记忆,那些日子,她和他一起玩、一起闹、一起学习,他们相互关心着、照顾着对方,深爱着对方。她知道,她全身心的付出了,但是,最后,也全都失去了。
  如今,昔日一起的相片还在,他送的小礼物还在,她对他的思念还在,但是物是人非,他早已不属于她。
  这个周末,是在C省的大学同学的八周年聚会,每八年相聚一次,这是毕业时大家就约好的。她从朋友那听说,他也会到。
  
  三
  聚会的地点在一个郊区的小农庄里,这是一个同学经营的农庄。环境很好,据说生意也很好。同学是这次聚会的负责人,便将这次聚会安排在自己的农庄里。
  农庄虽然不如豪华酒店气派,但是这有小桥流水,有绿树成荫,有篱笆小院,还有凉亭石桌……这一切无一不透露着自然清新的气息。看着这一切,李羽沫的心情慢慢的变得舒畅。
  陆陆续续的,老同学们都到了。这次的聚会有个“优惠政策”,即每个人可带一位家属,所以聚会的场面可想而知。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们相互问候着,介绍着各自家属,爽朗的笑声此起彼伏,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各种的小吃、瓜果、酒饮等应有尽有,加之这农庄的特色烧烤,那香味,让平时嚷着要减肥的女士们也挡不住诱惑。
  从一开始见到他,羽沫就发现了他身边带着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大约20出头,洋溢着青春的气息。羽沫保持着距离,只是远远的看着,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的那令人羡慕的笑容。一个玩得较好的老同学不经意说到了他——张强,羽沫便趁机假装无意的一句一句的接着,一点点的了解着这些年来张强的点滴,也知道了,那女生便是他今天带来的家属。
  从一开始到场,他也发现了在她的身边坐着一个帅气的小伙。张强原来在班上就特别有人缘,属于人气型,这次刚到场,就被老同学们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询问着自己的近况,强烈的要求自己介绍家属,以至于他只能远远的、偶尔的看看她。她的脸上还是像以前那样的淡淡的微笑,让人看着舒服,不由自主的喜欢。
  他向身边的老同学问起羽沫,得知她身边的小伙儿是她带来的家属,姓陈,在银行工作。老同学知道他与羽沫之间的一些事情,便故意转开了话题。关于她,他便没有再谈及。
  都说欢乐愉悦的时光总是特别的短暂,玩闹谈笑了一天,告别又再次上演。虽然之前一直在避免碰面,但在临别前,羽沫和张强却是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起,带着自己家属,与曾经的恋人告别,毕竟这一别后再相见又是一个八年。
  两人相互问候对方,询问各自近况,简单的介绍了家属后便就各自的离开回家去了。
  
  四
  在回家的路上,羽沫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闷闷的坐着。他身边的那开着车的小伙忍不住问道:“表姐,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当初为什么要用那样的方法和你分手,为什么不问问他为何这样伤害你、这样绝情?”羽沫看着表弟,淡淡的说了一句“他现在已经不是我的谁了,问了又有什么用?我睡会儿,到了你叫我”便靠在副驾驶座上睡了。
  而在张强这边,那小女生从一开始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原来她就是你前女友呀,长得一般,条件一般,竟然会把哥你那么优秀的男人给甩了,真不长眼……”“也难怪,这样的女生,怪不得干妈不同意你们在一起,说来她主动分手或许也是好事呢……”张强无心搭话,只是觉得心里倍儿不是滋味,自己的全心付出,为何就换来这样的结局,就算自己母亲不同意,他是对她做过承诺的呀!
  
  五
  自从同学聚会后,张强很长一段时间都闷闷不乐。张强的母亲很担心儿子,便私下里问了干女儿甜甜,这才得知原因,这不免让她回想起八年前的种种。
  说到甜甜,这是张母早几年认的干女儿,今年24岁,从小常和儿子一起玩闹,本是张母心中的理想儿媳妇。其父亲与张强父亲是世交,与张强父亲一样,管理经营着一家不错的公司。张母本想亲上加亲,同时也使两家在生意上可互相照应。但无奈儿子在大学便谈了女朋友,而且女友家里条件还不是很好。张母想着儿子的未来,还想着公司的发展,便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儿子的女友羽沫,更是催着儿子分手,说多了,儿子便不愿回家,只要有假期总是带着羽沫出去玩,或在学校陪着羽沫。
  为了让儿子回家,张母不得不服软让着儿子,允许儿子与羽沫交往,还答应可以带羽沫回家玩。
  张强为自己的坚持获得的胜利而高兴着,他们俩似乎可以看到了未来的幸福已经触手可及。为了他们美好了未来,羽沫决定不回老家而留在C省,因为张强在这。而张强则做好了到父亲公司上班的准备,一切朝着美好的计划发展着,大学的那四年,他们在幸福和快乐还有欢笑中迎来了毕业典礼。
  但是毕业典礼那天,张强却怎么也找不到羽沫,直到第二天从别人手中接过曾羽沫的分手信。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当即傻住了。他拼命的拨着羽沫的电话,但是却一直关机。他已经忘了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了,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谁也不见。直到哭累了想透了才满脸胡渣的走出来。
  张母被儿子的举动吓坏了,但是却也什么都没有问,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还嘱咐家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她当然什么都知道!因为在毕业典礼的那天,羽沫就是和她在一起,在学校外的一个小咖啡厅里。就在那天,她将10万元的支票推到羽沫面前,希望他离开自己的儿子,她告诉羽沫,自己的儿子将来是要继承公司的,而自己未来的儿媳也会是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张强最终都是要离开的,毕竟他们两人不是一个世界里的。她希望羽沫收下10万元的支票,主动的离开张强。她还告诉羽沫,这是张强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主动离开是让她还有面子,希望羽沫能有自知之明……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话还没说完,羽沫便将那支票撕得粉碎,头也不回的走了。她当时还愤愤,担心羽沫是“赶不走的苍蝇”,会粘着自己儿子不放,不过看到当晚儿子伤心的回到家里,她便暗地里高兴了,虽然后来确实也担心儿子想不开,不过从事情的发展看来,一切都在她的计算之中。包括后来将甜甜认为干女儿,也是为了让儿子与其培养感情。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羽沫居然还留在了C省,也没有想到八年后今天她与儿子还会见面。她担心儿子对羽沫未死心,但听到甜甜说羽沫身边有一个小伙子,便放下了心里的石头。她相信,看到这一切的儿子,一定会对羽沫彻底死心,一切又将按着自己计划好的方向前进。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