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那个失踪的女人

2014-09-17| 作者:枫蝶| 来源:梅州文学社区

  偶然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碰见了多年前的朋友大洪,就再次证实那个叫乔英的女人失踪了。望着洪远去的背影我在街树下呆立着,那纷纷坠落的枯叶无声地敲打着我的记忆。
  
  现在想来我与乔英是有缘分的,有缘分不是说我与她有多少瓜葛,而是与她生活有关的两个男人都是我的朋友。
  
  刚认识乔英时她还是一个水灵灵的女孩。那时我也年轻,懵懂的我刚从师专毕业就到家乡中学成了一名教师。尽管地处偏僻,校园破败,可对于我这个刚跳出农门的人来说还是比较知足的,上课、批改作业、与学生做游戏、在操场来回奔跑,都乐此不彼。要不是乔英的出现,一向易于满足的我很可能现在还是一名教师
  
  乔英的出现与我的一个同事有关,这个同事叫李木。李木是我同届但不同专业的同学,他人高马大,会二郎拳。那会儿《霍元甲》正如火如荼迷惑着我年轻的心,李木就成了我的偶像,晚上自习学生睡觉后,我和几个年轻教师就跟着李木在操场上蹲马步、扒单杠、练劈脚,以此来消磨过剩的荷尔蒙。一身臭汗躺在单人床上常常辗转反侧,总有一种冲动的东西在体内冲撞,后来想,那应该是对爱情渴望的缘故吧。
  
  李木是我们这一拨中最早搞对象的,他的第一个对象是乔英。那时找对象首要条件是非农业户口,我们这些农村考学出来的,都清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都不愿意再与土地打交道。乔英那时在一个距离我们四十多里路的乡镇工作,长的小巧玲珑,她来我们学校时穿一身豆青色衣裳,站在校园西北角我们单身教师宿舍门前的柳树下,让众多老师学生都忍不住西北望。年轻好奇,李木和乔英在宿舍里面说话,我们在外面鬼转,总想着自己能搀乎进去,不时进去装作找东西打探一下,有一个就蹲在窗户下偷听。
  
  有人说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可从李木情况看,爱情至少是长精神的。那一阵子李木脸上总是挂着太阳,走路一跳一跳地弹性十足,就连上厕所都哼着邓丽君的《何时君再来》。后来李木几乎每天都要骑车风尘仆仆地赶去与乔英约会。那时我们都还没有尝到爱情的滋味。李木回来后我们穷追不舍地打听他们的每一个细节,是否拥抱接吻,说了哪些话。然而李木的这种兴奋心情只保持了三个月。失恋后的李木像神经了一样,课也不上,整天阴着脸,走路耷拉着头,有时自言自语。失恋的原因是乔英嫌他是教师,没前途。所以,李木就发誓一定要离开这个破学校,他首要目标是转行不再当老师,如果转行不成,其次是调进县城的学校。李木是骨干教师,学校当然不放。他就告病假,不上班。软磨硬泡,学校只得放人。临走,李木颇为伤感地对我说,想办法离开这儿吧,社会上谁看起你一个没权没势的穷教师呢?
  
  李木提醒和带动了我们,后来我们一起分来的几个年轻教师都先后离开了这里。当然,离开教师队伍的李木也没有挽回他与乔英的爱情。
  
  三年后再见到乔英时我已经调入了县城某单位工作。一次我随同事去他的同学家、也就是后来成为我的朋友的大洪家串门。进门后就觉得大洪的老婆面熟,仔细一看是乔英。她当然也认出了我,脸微微一红,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让座倒水,然后就坐在一边看电视,那时在小县城能有彩电的还不太多。同事向大洪和乔英介绍我。我也装作不认识似的点头问好,以避免尴尬。不咸不淡地坐了一会儿就拔腿走人。
  
  虽然乔英没有能与李木结合,但她选择大洪是没有错的。大洪是干部子弟,父母在县里都是不大不小的领导,家庭条件相当优越,又有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后来通过大洪的父母关系,乔英在结婚后调进了县城的一个金融部门工作。调入县城工作的乔英很快就成为小县城街头领导时尚的主儿,总是见她时髦地骑着崭新的坤车在街上优雅地慢行,后来她的坤车变成了时兴的小摩托。再后来大洪的父母相继离开领导岗位,而大洪还是平平淡淡守着死工资按部就班地上班。不大的县城经常不断有乔英与大洪经常吵闹打架的传言,她嫌大洪窝囊,还经常听说她与一些大款们的风流韵事。没有父母作靠山的大洪自然惹不起越来越生猛的乔英,经常借酒浇愁,有一次我就在马路边遇见醉倒的大洪。他们一直没有孩子,不知道是生理原因,还是另有企图。现在想来,乔英似乎早有预谋。
  
  我到市里工作后与大洪见面较少,在两年前我就从过去的同事那里听说乔英跟一个深圳的老板私奔,至今杳无音信。这次见了憔悴的大洪,知道他还是独身,其他我也不便打听。
  
  望着大洪惴惴而行的孤独背影,我的心就像渐寒的秋风一样凉巴巴的没个着落。显然我没有理由和资格去责怪乔英,因为这是她个人的私事。而对大洪我只有同情,像多愁善感的林妹妹见了落叶就落泪一样,性格使然。因为枯叶和这世道一样是循环往复的,只是凑巧砸在了大洪的身上,李木就相对侥幸了一点。要是这事摊在自己头上又该如何?遇见大洪我也曾想过,但仅是一闪而过,因为人生没有假设。如果有假设的话,我想,如果某一天与乔英在街头相遇,她是否还认识我?如果再进一步假设,她现在是否幸福?因为她毕竟已是半老徐娘,这个年龄对于女人是最危机的时候。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