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夜雨·魂梦·荧芙朵

2016-08-03| 作者:听雨轩| 来源:

    【壹】 雨烟 

    我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厚厚密密地遮住了听雨轩。 

    也可以说,我从醒过来之后,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 

    或许,我之前是见过的,只不过不记得了。 

    而你,也不肯告诉我。 

    视线扫过那朵花,美得旷世绝伦。 

    那一刻我还是没有想起过去,但我,毕竟还记得走出听雨轩的路。 

    【贰】 岚 

    当我回到听雨轩时,雪已经融了大半。而雨烟,早已不见。 

    于是我再也没有离开过听雨轩。 

    雨烟若在,定会觉得我回来得太没诚意。于是我便不回来。 

    可是当我有了诚意,世上已经没了雨烟。 

    【叁】 重生——岚 

    大半年前,雨烟睁开眼睛的时候,正下着夏日的第一场雨。 

    她的眼神纯净,并且,我自私地想,那里面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 

    自此,过去的青丝红线,请让我一个人在未知的地方怀想惆怅。而你,只需要遗忘。 

    【肆】 重生——雨烟 

    你是谁? 

    这是我问岚的第一句话。 

    我是岚。 

    那我是谁? 

    这是我问岚的第二句话。 

    你是雨烟。 

    【伍】 忘初——岚 

    雨烟问我这里是哪里,我说这是听雨轩。 

    她侧着头想了一会,乖巧的没有多问什么。 

    曾经的听雨轩,养了一院芭蕉,一片芙蓉。 

    雨落时,芭蕉应景,声声如奏。 

    未到芙蓉花开的时节,便只有翡翠似的玉盘,托着颗颗由天而降的晶莹琉璃珠。雨声叮叮咚咚,如瑶琴,如画筝,或缓或急,或清亮或激越,像是奏着天籁。 

    ……干荷叶,色苍苍。情深无可偿。 

    窗外的雨一直下,雨烟总是坐在窗边,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雨点争先恐后地落入听雨轩外的万丈深渊。 

    这里,是我找寻多时的好地方,山间,人迹罕至,多雨,四处峭壁环绕,仅有一条路通往山下。 

    这样的听雨轩,雨烟,你会喜欢吗? 

    我看着她看着雨的样子,叹息。 

    原来,雨烟,你可以一点也不记得我,但是,却可以在潜隐里抓住慕紫夜最后的印象。 

    【陆】 忘初——雨烟 

    窗外的雨,如雾。思绪捉不住,四散奔逃。 

    我只记得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雨幕中有一个人,他一袭紫衣,手里高举着一朵绝美的花。 

    那花美得旷世,却没有一丝妖异之气。 

    它笼着月光的颜色,白玉一般,半透明的银色蕊片丝丝缕缕缠绕在他手上,猛然绽放出摄人心魄的花朵。 

    我不自觉地跑向他,窄细的小道上铺满了被雨打落的残花,我不小心滑了脚,猛然惊醒。 

    在黑夜里我睁大了眼睛,窗外的雨声连绵不绝。 

    我只记得梦里他最后的样子—— 

    紧闭双眼,一袭紫衣上绽开了鲜红的花朵,却在,努力地朝我微笑。 

    【柒】 荧芙朵——岚 

    雨烟向我形容起那朵花时,我心里就像被捅了一刀那样,先是冰凉,再是温热。 

    我说,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花。 

    雨烟的神情有点落魄,她坐在窗边,看着无休无止的雨。 

    暗香,在雨幕中酝酿得更加陈旧。 

    那叫荧芙朵,传说中旷美绝伦的花朵。 

    六朵可以使人永忘曾经,七朵可以治愈痼愁。 

    它,身带剧毒,喜爱温热。如果用手触碰,它会突然绽放而致人失明。 

    所以,我向来都用冰冷的铁夹子去采摘它。 

    我曾经以为,它只存在于传说。 

    它开得太寂寞,也注定与温暖无缘。 

    那多么像你,雨烟。 

    【捌】 荧芙朵——雨烟 

    我不知道那朵花的秘密,就像我不知道岚和听雨轩的秘密。 

    为什么听雨轩与世隔绝?为什么我们的生活不需要劳作,却永远不用担心生机? 

    其实,我还是听见了在午夜的雨声中,掺杂着仔细掩饰过的脚步声,纷纷扰扰。 

    【玖】 离——岚 

    终于有一天,雨烟还是忍不住质问我,你究竟瞒着我什么?我为什么忘记了过去?! 

    我说,你不记得的好。 

    雨烟说,那你就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 

    我忽然想起来父皇驾崩那夜的京城,下了百年难遇的大雪。 

    也是雨烟,叛逆地身着艳红色的毛边锦袍,说,你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你这个卑鄙的小人! 

    我卑鄙吗?我只是被逼而已。 

    【拾】 离——雨烟 

    岚还是走了,可我直到他并没有真正离开。 

    每夜,脚步声还是像雨声一样,连绵不绝。 

    好在岚只会在午夜派人来,踏碎了一地琉璃屏灯映雨落的流光。 

    我擎着六十四骨的紫竹雨伞,走出听雨轩。 

    忽然又扔掉了伞。 

    这冬天的雨,已不是记忆中那沾衣欲湿,或是倾盆如注,更没有隐约的意念里,那个紫色的身影,温暖的手掌…… 

    冬雨透过身上薄薄的烟罗云纹袍子,漏在肌肤上,说不出的冰凉,点到心里去。 

    我看着通往山下的羊肠小径,轻轻一叹,目光转向了旁边的深渊。 

    雨幕中,我看见有一朵旷世的花,绝美着与我的记忆重合。 

    那一夜,下了很大的雪。 

    【拾壹】 归——岚 

    我回到听雨轩时,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我发疯一样寻找着雨烟,发疯一样下诏书,发疯一样留在了听雨轩里。 

    任凭轩外跪了一地的臣子,欲哭无泪地喊着,皇上还请移驾宫中啊…… 

    【拾贰】 归——雨烟 

    这便是我最好的归去。 

    既然不会再想起,那就不要再去想。 

    绝美的花那一霎花萼像银丝做的藤蔓缠住了我的手指皓腕。 

    里面残存了一丝温暖……熟悉的温暖…… 

    【前塵】 

    正宏十九年,正宏帝驾崩。 

    次年春末,大皇子慕紫夜被刺于行宫听雨轩,年二十。未成亲的皇妃下落不明,传已死。 

    夏初,二皇子慕紫阑登基,年号天德。 

    新皇登基,却数月不上朝,传为奇谈。 

    【往事】 

    你为什么要做他的皇妃? 

    你是谁?!二皇子吗?你叫慕紫……什么? 

    ……阑,慕紫阑。叫我岚也行。他没有几天可活了,雨烟,你何不选我? 

    你走开,我不要再见到你——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为了皇位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不会让紫夜死的!你不会得逞的!! 

    …… 

    传说中旷美绝伦的荧芙朵,六朵可以使人永忘曾经,七朵可以治愈痼愁。 

    “雨烟不需要治愈痼愁,只要让她永忘曾经就好。找六朵来,我亲自采摘。” 

    “是,殿下。” 

    “你错了……”慕紫夜望着慕紫阑,唇角上带了一丝浅笑。 

    大皇子的行宫里,住了未来的皇妃雨烟。这不是传言。雨烟皇妃容貌清若芙蕖,与大皇子心心相印…… 

    雨烟皇妃喜雨,大皇子将行宫更名听雨轩,宫内栽满芭蕉芙蓉。 

    “雨烟皇妃……可笑的是,雨烟不一定是大皇妃,还是二皇妃……”慕紫阑眯着眼看着慕紫夜,“你现在已经手无兵权,并且……”手一挥,茶碗碎了一地,“这茶里的毒想必你也感觉到了……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父皇今晚驾崩,你还是听话些,安心安排些后事,雨烟跟了我……定不会受委屈……” 

    那风烟月华般的笑容,始终没有褪去。慕紫夜看着慕紫阑: 

    弟弟。何苦呢? 

    【憶夢】 

    在这里,紫夜掬了一捧雨水,笑着对我说:你看…… 

    在这里,我抚着他温热的手掌,笑着回答:我看到了…… 

    雨烟跌跌撞撞地跑向听雨轩后园,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二皇子慕紫阑。 

    “紫夜!紫夜!——紫——夜——” 

    慕紫夜浅笑着转身,看见雨烟提着裙幅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跑过来。 

    “紫夜!不要啊!!!” 

    慕紫夜依旧浅笑着,那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从容,当真是世上男子中无双的。 

    “雨烟,”他用唇语,“六朵荧芙朵对你来说不够的。要七朵才好……不愈痼愁,永忘曾经又有何用?” 

    慕紫夜一袭紫衣,手里高举着那朵绝美的花——荧芙朵。 

    那花美得旷世,却没有一丝妖异之气。 

    它笼着月光的颜色,白玉一般,半透明的银色蕊片丝丝缕缕缠绕在他手上,猛然绽放出摄人心魄的花朵。 

    如果用手触碰,荧芙朵会突然绽放而致人失明。 

    那一刻,他闭上了眼睛。 

    雨烟疯了一样冲向慕紫夜,刚刚下过雨的花园小径铺满了湿滑的落花青苔,雨烟滑了脚,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追来的二皇子慕紫阑抓住。 

    慕紫夜闭上眼睛,温暖绽放在荧芙朵花间。那一刻他知道身后凛冽而来的匕首。 

    心口一凉,而后一热。 

    “紫!——夜!!!————” 

    “雨烟,我要这皇位,是因为我爱着江山;我还要你做我的后妃,是因为……” 

    我爱你。 

    【尾聲】—— 岚 

    我找到雨烟的时候,已经是第一场春雨朦胧的时候了。 

    她静静躺在山下的峡谷中,一点都不像坠落而下的。 

    她的衣摆上沾着残雪,她的脸上带着微笑,她的手上缠绕着美丽的荧芙朵。 

    紫夜死后,荧芙朵因为失去温暖再次闭合,我将它栽种于山崖之上,只给雨烟用了六朵荧芙朵。 

    我在山上建了一座行宫,题名听雨轩。 

    可是雨烟,还是不喜欢这个伪造的听雨轩。 

    看来,紫夜说的对,早知如此,还是要用七朵。 

    我曾经以为,荧芙朵只存在于传说。 

    因为它开得太寂寞,也注定与温暖无缘。 

    那多么像你,雨烟。 

    不,或许,它里面残存了紫夜最后的一丝温暖。 

    ……不然,雨烟你为要何脸上带着笑,才永远睡去了呢? 

    【结局】 

    我醒来时,听雨轩外正在下雨。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由地向他靠得紧了一些。 

    他醒过来,搂紧我:“怎么了雨烟?冷吗?还是做恶梦了吗?” 

    “嗯,”我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无由想起来他给我讲过的那种美丽的花朵,“皇上驾崩了,你可要当心慕紫阑,……他,他昨天来的时候还看着我不怀好意地笑……他万一害你,你要是……我可怎么办……我也不要自己一个人……” 

    紫夜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捂住我的嘴,按了按我的头,搂得更紧了些。他柔声道:“傻丫头,别担心……” 

    我靠紧紫夜,我黑暗中的唯一温暖。 

    听雨轩外雨声不断。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