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揭秘国民党“御林军”起义前后

2016-04-18| 作者:| 来源:嘉应文学社区

  作者:李建文、李立芳
  
  原载《军事史林》1997年第8期
  
  国民党军第45军97师,即原国民党军“首都警卫师”,是国民党一支地地道道的“御林军”。1949年3月,该师师长王晏清将军毅然率部起义,这一举措在蒋介石阵营中产生了巨大的震荡,甚至对蒋本人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国民党军“首都警卫师”是一支蒋介石及其高级官员的内卫部队。该师所属的3个团中,第289团前身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警卫团,直接负责蒋介石本人及其家眷的警卫工作;第290团是陈诚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和军政部长时的警卫团;第291团是参谋总长顾祝同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时的警卫团。“首都警卫师”全师共13000余人,清一色的美械装备,战斗力较强,是国民党军队中“嫡系之嫡系”“王牌之王牌”。蒋介石本人对这支部队一直十分重视,并加以特别扶持。蒋不仅经常亲临视察,而且该师师长人选也多是由他亲自提名,且时常召见训话以示恩宠有加。
  
  1948年10月,为加强首都南京地区的防务,保住蒋家王朝的反动巢穴,蒋介石权衡再三,不得不将这支“御林军”与第102师等部队合编,扩充为第45军,改番号第97师。改编后的“首都警卫师”名义上算是野战部队,但该师所担负的任务实际上没有多大变动,仍然负责南京城内的警备任务。
  
  1949年春,全国解放战争进入最后一个年头,在此前不久接连进行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以国民党军的彻底失败而告结束,蒋介石付出了损失154万精兵的惨重代价,几乎所有的精锐野战兵团在这场国共双方的大决战中损失殆尽,残兵败将被迫退守长江以南的地区,企图凭借长江天险作最后的顽抗,以保其半壁河山。与此同时,不断发展壮大的人民解放军发扬“宜将剩勇追穷寇”的连续作战的顽强作风,大踏步地南进,第二、三野战军的百万雄师业已饮马长江,虎视南京。
  
  为配合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彻底推翻蒋介石的反动统治,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积极行动起来,做了大量的工作。其中瓦解敌军士气、策动敌军起义就是我地下党组织所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国民党军“首都警卫师”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经我党多方努力而举行起义的。
  
  王晏清将军——“首都警卫师”最后一任和97师的首任师长,是这次起义的最为关键人物。他原是国民党青年军第208师副师长。此人为人正直,作风正派,不抽、不嫖、不赌、不沾酒色,不趋炎附势,在国民党高层军政人员中算得上是少有的正派人士,并因此深得青年军公认的顶头上司——蒋家大公子蒋经国的赏识,被看做是比较“有所作为”的少壮派军官。
  
  王晏清能坐上“御林军统领”这把金交椅,他自己是始料未及的。1948年8月,“首都警卫师”原任师长赵霞升任即将成立的45军军长,警卫师师长一职空缺。国民党许多高级将领对这个重要职位都垂涎三尺,不少人不惜花费大把大把的金条来打通关节,以图换取此位。但国防部接连开出的几份候选人名单都未能得到蒋介石的认可。蒋经国得知此讯后,越过国防部,直接向其父极力推荐王晏清。不久,蒋即在官邸召见了王晏清,对王的谈吐、气质及各方面条件均感满意,遂任命王晏清为警卫师师长。
  
  王晏清将军虽然身为国民党高级将领,此时又掌管着蒋介石的“御林军”,地位和权力均今非昔比,但一向刚正不阿的王晏清对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十分不满,对周围同僚的所作所为也常表示出明显的反感情绪。中共南京地下党组织掌握这一情况后,决定深入做王的策反工作。为了促成其起义,专门派地下党员陆平担负此项任务。
  
  陆平通过内线邓昊明和李君素(此二人也是我党地下工作者)结识了王晏清,并很快取得了王的信任。王晏清明知陆平是中共地下党员,但并不介意,还主动表示愿与陆多加交往。在与王晏清的多次接触中,陆平向他阐明了时局的发展和我党的政策,引导和鼓励他弃暗投明,向蒋家王朝反戈一击。王晏清虽对我党的政策和政治主张表示出理解和欢迎,但对起义一事却迟迟不做表态。王晏清私下里曾多次对自己的几位挚友谈到,国民党政府虽然腐败无能,失败的命运也不可避免,但自己是蒋的学生,蒋家父子对自己又有知遇之恩和提携之情,自己虽说与蒋政见不合,但在这个时候离他而去,特别是率部起义,对蒋无疑是釜底抽薪,这种“恩将仇报”的做法太不仗义,难免被天下人耻笑。针对王晏清的思想顾虑,陆平反复做其工作,重点是帮助他认清蒋介石反共反人民的真面目。经过多次推心置腹的深谈,王晏清抛弃了“道义”的包袱,打消了思想顾虑,下定了起义的决心。
  
  3月下旬,南京地下党组织就97师的起义事宜正式与江北第三野战军司令部取得了联系。为了便于起义能及时得到解放军的支援,三野司令部还通过地下党组织得到了该师的无线电密码。
  
  就在起义大计进展顺利、即将成功之际,意外的事故却突然发生了。3月22日晚,王晏清突然从师部驻地江宁镇打来电话,没有从事秘密工作经验的王晏清在电话中问道:“你们电台的呼号是什么?你们没有告诉我,我怎么与你们联系?”由于97师师部的外线电话须通过军部总机转接,而军部总机时刻都有国民党特务监听,王的这个电话,实际上等于是自我暴露。陆平接电话后,马上意识到起义事宜有泄露的可能,如不当机立断,王本人也有危险。
  
  事态的发展果不出陆平所预料,通话后不久,王晏清即被国民党南京卫戍区司令部扣押。45军军长陈沛立刻找来97师副师长喻天鉴,命令道:“你们师长王晏清上面发现他有通共嫌疑,现已被扣押,你要掌握好部队,决不能出差错!”值得庆幸的是,几个小时后,南京卫戍区总司令张耀明又亲自把王晏清放了回去,因为王毕竟身居要职,身份特殊,又是蒋家父子眼中的“红人”,仅凭一个电话,张耀明还不敢轻易定他的罪状。
  
  王晏清回到江宁镇师部后,也非常后悔自己的冒失行为,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必须提前举行起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立即密召几位心腹部下开了个小会,决定以执行军事任务为借口把部队拉到江北,再公开宣布起义。会后,王晏清发布了全师当晚“过江游击”的命令。第289团团长杨镇洲和第290团团长黄子安接到命令后,率两团官兵准时渡过长江,到达江北岸。但事情坏在第291团身上,291团团长王义鸾刚上任时间不长,一听要晚上到江北执行军务,顿时有些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王团长想给师部打个电话再请示一下,可电话怎么也要不过去(此时王晏清已率师直和289、290团开始行动,师部电话已中断)。于是,他只好把电话直接打到了军部。直到这时,45军军部才知道王晏清果真要“反”,慌忙急电请示张耀明。张也顿时醒悟过来,原来王晏清真的“通匪”,自己释放王等于“纵虎归山”!
  
  张耀明后悔不迭,为了不牵连自己,他没敢连夜向蒋介石报告,而是赶忙下令印刷厂连夜印刷了几万份传单,上面写明王晏清投共,官兵返回原防的均有重赏,割回王人头的特赏银元5万,等等。第二天天色刚蒙蒙亮,飞机就飞到长江北岸跟踪侦察,沿途散发传单。290团团长黄子安本不是王晏清的心腹,事前也没有参与起义的策划,完全被蒙在鼓里。黄看到传单后便率部南返,走在前面的289团看到290团往回开,也跟着返了回去。289团团长杨镇洲知道事情有变,但因为仓促间举行起义,没有和部队基层力量发生关系,所以不敢下令阻止,只得脱离部队,只身一人同王晏清及几个参与起义密谋的有关人员带着师部警卫排向北急进,投奔到了解放区。
  
  王晏清将军和97师的起义,虽然由于事前准备不够充分,加之没有很好地在基层官兵中做好工作等原因,最终没有取得完全的成功,但这个事件无疑像一次强烈的地震,给蒋家王朝的反动统治带来了巨大冲击,引起了最高统治阶层内部极大的震动和恐慌,更加重了蒋家王朝失败的阴影。蒋介石第二天接到报告,恼怒之余,尤感到阵阵的悲观失望和胆战心惊。蒋经国也因为“荐举不当”而多次受到了蒋介石的训斥。
  
  网友后来居上0123介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王晏清历任华东军政大学战术研究室主任。同年12月,王晏清任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情报处副主任。1954年,王晏清任该院军事史料研究处副处长。1958年,王晏清被授予大校军衔和二级解放勋章。当选为南京市政协第一至六届常委、南京市政协副主席,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王晏清任江苏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副主任、江苏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1992年12月12日,王晏清在南京病逝,终年82岁。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