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大旱,压死大明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06-03| 作者:高成|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

  明崇祯十七年,朱元璋的老家凤阳地震,天朝子民都猜测大明帝国恐怕活不过今年了。此时的崇祯皇帝也无牌可打,松锦大战,十三万明军全军覆没,洪承畴、祖大寿降清;潼关之战,孙传庭战败阵亡,尸骨无存,中原全部失守。一前一后两份大礼,打完最后一颗子弹的崇祯也无可奈何。前方不断传来李自成率军北上、攻破城池的消息,关外的清军随时可以突破长城,直取北京。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失败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朱由检绝望的感慨:“朕非亡国之君,事事皆亡国之象。”见状,大臣李建泰建议皇帝坐船南迁,徐图恢复,崇祯拒绝了,他说:“国君死社稷,朕将焉往?”又有人建议让太子南迁,你想死你儿子总该活吧,好保留皇上的一丝血脉,并组织江南抵抗,崇祯又一次拒绝了。
  
  3月底,大顺军队兵临城下,明军无心恋战,一触即溃,北京的城墙看起来很高大,但人心都垮了,又有什么用呢?很快,京师就被攻陷。几天之后,人们在万岁山一棵歪脖子树上发现了崇祯的尸体,仔细一瞧,衣襟上留有遗书,内容是:“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
  
  这就是崇祯皇帝留给后人的临别赠言吧,他是一个失败的帝王,虽然殚精竭虑,宵衣旰食,日理万机,可还是难以挽回王朝灭亡的厄运。最终觉得自己无颜面见列祖列宗,便披头散发,上吊自杀。尽管身为帝王,却并没有过上人们所羡慕的帝王生活,年纪轻轻就因为长期焦虑长了白发。他的遗言并不多,重点就是一句话:“然皆诸臣误朕。”也就是他老人家觉得大明灭亡就是因为大臣误导了他,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千错万错,都是手下这帮人的错。这话听听可以,只是冷静想想,光让大臣背这黑锅真的好嘛。
  
  在官修的正史中,有几篇内容是专门写自然灾害的,这部分读起来比较无聊,都是某某年,哪里发生了什么灾,又某某年,哪里发生了什么灾。灾害的种类很多,有些还很无厘头,大部分历史爱好者都不大爱看这部分,而更喜欢看人物列传。可是,《明史》中万历元年到崇祯十七年的这部分内容却有点意思。我们不妨来瞧瞧。
  
  万历十一年八月庚戌朔,河东盐臣言,解池旱涸,盐花不生。十三年四月戊午,因久旱,步祷郊坛。京师自去秋至此不雨,河井并涸……三十七年,楚、蜀、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皆旱。三十八年,久旱。济、青、登、莱四府大旱。三十九年夏,京师大旱。四十三年三月,不雨,至于六月。山东春夏大旱,千里如焚。四十四年,陕西旱。秋冬,广西大旱。四十五年夏,畿南亢旱。四十七年,广西梧州旱,赤地如焚。
  
  从中可以看出,万历年间多旱灾,年轻的万历曾经亲自步行到天坛,希望自己的一片诚心能够感动老天爷,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到万历后期,旱灾几乎是年年都有,尤其是北方重灾区,深受其害,骄阳折磨着这个古老的国家,人民正走向绝望,那么崇祯年间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呢?
  
  崇祯元年夏,畿辅旱,赤地千里。三年三月,旱,择日亲祷。五年,杭、嘉、湖三府自八月至十月七旬不雨。六年,京师及江西旱。十年夏,京师及河东不雨,江西大旱。十一年,两京及山东、山西、陕西旱。十二年,畿南、山东、河南、山西、浙江旱。十三年,两京及登、青、莱三府旱。十四年,两京、山东、河南、湖广及宣、大边地旱。十六年五月辛丑,祈祷雨泽,命臣工痛加修省。(这是旱灾)
  
  崇祯八年七月,河南蝗。十年六月,山东、河南蝗。十一年六月,两京、山东、河南大旱蝗。十三年五月,两京、山东、山西、陕西大旱蝗。十四年六月,两京、山东、河南、浙江大旱蝗。(蝗虫也不甘寂寞)
  
  崇祯年间也是大旱蝗灾不止,由史料可以看出,崇祯的最后七年几乎年年大旱,干旱地点还是以北方地区为主,崇祯已经够倒霉了,哥哥、魏忠贤、东林党留给他这么一个烂摊子,基础本就差,结果老天爷还凑热闹,连年的干旱使崇祯越发不安,不仅仅是维稳工作更不好做,还有古人相信天人感应,接连不断的自然灾害是不是天意呢?所以朱由检要让臣工写检讨,好好反思自己。
  
  其实这些自然灾害的发生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大背景:当时的世界正处于小冰河时期。这个小冰河期开始于13世纪,达到巅峰则是在17世纪,在我国的明朝,1580年到1644年是最为寒冷的,从时间上看恰恰就是万历年间到崇祯年间,酷寒使雨线南移,北方连年闹旱灾,南方洞庭湖、鄱阳湖冬季都要结冰,也许你没有觉察到,明末那几十年是我国旱灾发生频率最高的几十年,次数之多,古今罕见。受影响的远不止是中国,欧洲也因为长期的低温而陷入饥饿之中,冰岛、格陵兰人的主食鳕鱼,喜欢生活在附近海域,而在这一时期,格陵兰的近海几乎没有鳕鱼,因为海水的变冷使鱼群南迁。1608年,英国泰晤士河河冰厚达数尺,17世纪末,三分之一的苏格兰人因为不堪严寒而死。
  
  连年的旱灾自然会产生无数的饥民,缺少食物的他们不得不啃草根、吃树皮、甚至是卖儿卖女、易子相食。《明史》特地为我们介绍了一种叫“观音土”的食物:有人在延庆寺附近听到传言,附近某个地方的土可以吃,于是就把土取出来,磨成粉放在水里,煮成粥喝,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人来取土,石子涧土呈黄红色,形状像猪肝,俗称观音粉,吃了以后肚子剧痛,直接毒死。逃荒的人流越来越大,终于引发了民变,就是在崇祯登基的那年,陕北爆发了农民大起义,紧接着,河南、山西、山东也爆发出了农民起义,农民起义呈现出星火燎原之势,如果你看过明末农民起义示意图的话就会发现,战争主要集中于北方,受灾较少的南方地区似乎比较平静,这也为日后还有个南明建立了基础。
  
  塞外的清兵屡屡犯境,他们聪明地绕过了山海关和宁远,而从其他薄弱地域入关,目的到也不是把明朝灭掉,而是沿着北京周边烧杀抢掠,打家劫舍。满人的军队每一次入关都是满载而归,而明军却无法有效阻止他们,入关打劫的原因,有满人生性贪婪的一面,据记载每次八旗军队出征,士兵都是在家人的欢送下上战场的,妻儿老小希望在外征战的男人可以多掠夺一些财物粮食,补贴家用,此情此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甲午中日战争前日军出征的情形,何其相似!还有就是在寒冷的气候下,满人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东北也闹灾,那怎么办呢,他们的生产能力远不如大明,有潜力的东北平原又没有开发,就只有靠抢了嘛!有些清兵甚至连衣服都要抢,看来也不是一般穷。
  
  崇祯派出了很多军队围剿起义军,也获得过很多次胜利,毕竟义军的武器装备、单兵素质、训练水平比不上正规军,可让他困惑的是,起义军越杀越多,四处流窜,难以彻底平定。关外的清军还时不时骚扰一下,明军两线作战,力不从心,洪承畴曾经把李自成打的就剩十八骑败走商洛,胜了之后就被调往辽东前线了,洪总督走了没多久,李自成跑出来,走到河南,把闯字旗一插,十万饥民入伍,势力马上又恢复了。其实光靠杀是没有作用的,因为你解决不了饥民的吃饭问题。
  
  按理来说,这应该不是个很难的事,今年没粮,天朝这么大,可以从其他地方调粮,等明年年成好了,不就行了吗?可是从哪里调呢?也许有人会想到一句谚语:“苏湖熟,天下足。”江南是产量大区,应该有粮吧,可惜这个时候没有了,江南工商业发达,人们见有巨额利润可图,纷纷下海,不再务农,此举促进了资本主义萌芽的产生与发展,闲置的土地被利用于种植经济作物,而非粮食作物,因此,江南非但给不了粮,还需要其他地方的帮助。这年复一年的饥荒没有停止的迹象,想喘口气都不行。造反其实就是重新分配资源,尤其是在饥荒之年,这就更为迫切了,天下的粮食总共就这么少,供不应求,大家都想要,如何是好?通过战争使人口大量减少就可以了;土地兼并严重,政治权力被一批人垄断,怎么办?造反,把原来的地主、皇族消灭,重新分配权力。造反以后,人口少,土地不集中,社会矛盾不尖锐,再出个头脑清醒的开国一代、二代,差不多就有盛世了。
  
  如果把明朝的灭亡完全归结于气候问题的话当然是不对的,孟子说得好:“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大明的灭亡是多因一果,原因不止一条,就拿灭明的主力军北方农民来说,他们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明末和其他朝代的后期一样,土地高度集中,失地农民比比皆是,他们不得已去做佃农,过着任人宰割的生活,太湖流域十分之九的农民失去土地,万历送给福王的土地却都是天文数字。缴纳赋税时,农民必须把实物兑换成银两缴税,其收入就要看汇率的影响了,不少黑心商人哄抬银价,赚黑心钱。还有,农民出售农产品一般都是秋季,此时市场上的粮食供过于求,价格下降,农民反而无钱可挣,还不如就交个实物更好呢。后来战事一起,财政困难,加派三饷,农民不堪重负,纷纷起义,官员还要增加额外的劳役压迫农民,越加税,起义越多。所以农民的反抗情绪不会低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有什么灾害就会起义。只是没想到这个灾这么大。
  
  此外,还有万历皇帝长期和文官集团因太子问题对峙,为了报复文官们,阻断他们的升迁之路,他不再补充新官员进入政府,造成中枢瘫痪,办事效率低下,东林党和阉党的党争加剧了内部消耗,崇祯生性多疑,自毁长城,多次用人失误,反而说别人误己,殊不知那些人都是他提拔重用的,对满清没有提前扼杀,终成大患……
  
  自然界对人类的影响不容忽视,它可以直接摧毁人,比如嘉靖年间陕西华县的地震杀死了70多万人,庞贝古城毁于火山喷发。也可以间接摧毁人,比如大明王朝的覆灭,玛雅文明的消失。据称今年是史上最强的诺尔尼诺年,印度的高温已经足以熔化马路,新德里的温度也有四五十度。就目前来看。人类无法征服自然,人只是有思想的苇草,很脆弱但又能懂得利用自然规律,只是有时候被GDP沉甸甸的数字迷住了心窍,忘记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