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中国抗日战争最后一战 芷江战役

2016-02-22| 作者:十一郎|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社区

  芷江保卫战,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战”。中方也称“湘西会战”。
  
  当时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接近尾声,44年11月升任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一直策划一次大规模的军事冒险——直捣中国抗战大后方四川,他妄想通此一途,压服中国,挽救日本失败的命运。但这个有战争天才之称的冈村与大本营在芷江作战的想法却不一致,无奈,他进攻四川的作战计划并未取得东京方面的支持,反而要他将注意力主要放在东部沿海,“全力准备应付美国在中国沿海登陆,以确保本土国防资源”,同时可以“相机削弱重庆的军力”。但后来大本营出于摧毁美军在芷江的空军基地的目的与冈村方案的第一部分—进行芷江作战不谋而合,在上一年“1号作战”中,中美空军在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南宁等地的7个空军基地和30余个飞机场,相继被日军占领或捣毁。在1945年3月开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战中,那里的美军机场也被战火摧毁。这样,芷江机场就成了美国战略空军在华的唯一的前方机场。该机场经美军扩建,规模宏大,从这里起飞的美重型轰炸机不但沉重地打击了在华的日军战略目标,也直接威胁着台湾一带的日军设施。东京大本营并且认为,在日军进行抗击美军登陆中国沿海的作战时,从侧背芷江机场起飞的中美空军,将会给日军造成重大伤亡。因此,必须拔除这颗钉子,大本营才同意他原方案的第一部分—进行芷江作战,但批准的目的与冈村的想法并不完全一致。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日寇的芷江作战序幕终于拉开。
  
  冈村宁次投入湘西战役的兵力共4个半师团,八万余人。而其面对的中国守军是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亲任指挥的7个军19个师,这些都是中央军的精锐嫡系,大部分由美军教官训练、美军顾问指导,全部美械装备的部队。由于中国远征军反攻缅甸的胜利,重新打通了中国西南国际运输线,使得国际援华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入中国,加上拥有绝对制空权,中国这一地区军力无论从数量还是装备上都不是同日而语,这自始至终都没给冈村半点赢得胜利的可能。
  
  1945年4月11日凌晨,按预定布置,日军进攻主力从邵阳出发向西进击。4月27日,东安方面的日军关根支队进攻武冈城。在中国守军的顽强抗击下,虽然伤亡很大,但武冈城一直掌握在中国军队手中。与此同时,第四十四师一部从梅口急驰武冈城郊,从日军后侧发起攻击,支援守城部队。关根支队腹背受敌,退走花园市,逃窜中被歼大部。
  
  再说湘西之南的武阳一线打得难解难分之时,作为主攻部队的日军第一一六师团也在湘西中部陷入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
  
  历时两月的湘西战役,最终以日军溃退而告终。据中国军队公布的材料,此役共击毙日军12498人,马1286匹,毁汽车292辆,另外俘虏日军300多人。中国军阵亡7737人,伤12483人。湘西战役是1944年以来,中国正面战场上打得较好的惟一一仗。日军经此次作战受挫,不得不开始全面收缩兵力,冈村宁次一边布置部队从广西、广东等地后撤。
  
  大家都知道,日本直到现在也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翻看他们的所谓中日事件的历史随处可见谎言。甚至连世界公认的台儿庄大捷,缅北大捷,他们也认为是战略收缩和自己的胜利。但是在整个八年期间,有一场国军的完胜日本自己也是承认的,这就是日本历史的芷江会战的完败。在这场战役中,10万日军在和国军硬碰硬的二个月拼死较量中,最终的结局是日军兵败如山倒的完败。败的如此彻底如此丢人,连日本历史学家自己也承认是一场灾难。
  
  芷江并因此被作为接受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的地点。国民党一些高层人士设想把受降地点放在玉山、上饶等地,但后来认为:把受降地点放在这些地方不利于受降,因为仍还处于敌占领区,大部分日军还很顽固、傲慢,不服输。其中包括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在广播中听到日本天皇的投降诏书后,还向日本大本营参谋总长梅津美治朗去电请示,称日本驻中国派遣军有百万余众,且连战连胜。在国家间之战争上虽已失败,但在战役上仍居于压倒性胜利的地位,由如此软弱无能的重庆军队来解除强大日本军队的武装,实为不应有的事。并叫嚣日本的投降仅是政治上的失败,而不是日本军队的失败。就在岗村宁次给蒋介石复电的十七日清晨,他仍然叫嚣:“必要时应行使武力自卫。”所以,如果在日军占领的范围区内进行受降,不利于受降安全、顺利的进行;也不利于在心理上给降使造成压力。
  
  驻华美军中国战区参谋长魏徳迈对受降地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建议把陆军总部从昆明推进到湖南芷江,在芷江进行受降。
  
  他的理由有两点:第一、芷江是当时西南后方的军事前沿重镇,仅团以上驻军就有近百个,全部美械装备的新六军也驻在芷江,芷江不仅是当时国民党军队的重要军事基地、部队训练中心基地和军用物资集散地,而且有盟军在远东的第二大机场,有着雄厚的空中实力,还有便利的陆地运输线。便于警卫,更便于今后受降部队的机动。
  
  第二、今年春末夏初,日军以八万兵力发动了以夺取芷江机场为目标的“芷江作战”(史称“湘西会战”)。这次作战,日军丧师折兵,伤亡三万多人,惨遭失败。是国民党军队对日作战以来在中国内地打的规模较大的一次硬仗,也是一次胜利的会战,芷江是胜利的象征。把受降地点改在芷江,既可杀杀日军的傲慢,又可在心理上对日降使产生一定的压力,有所戒惧。芷江将被作为接受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的地点,载入史册,震古烁今。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标志日本侵华战争结束的仪式,时间为1945年8月21日下午4时,受降地点位于湖南省芷江县城东的七里桥村磨溪口,史称“芷江受降”。正是在这里,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在此地与中国陆军领导人洽降,并在投降备忘录上签字。
  
  芷江侗族自治县,位于湖南省西部,地处武陵山系南麓云贵高原东部余脉延伸地带,东经109°17′-109°54′,北纬27°04′-27°38′。
  
  这本应该被我们深深记住的地方,现在却因种种原因被轻描淡写,甚至避而不谈。但国人要记住,而且应该记住,记住这个古有“滇黔门户、黔楚咽喉”之地的芷江。
  
  有这特殊民族为吾之邻,也许真是中国的宿命,有历史的反复证明,中日不可能永远相安无事,何况现仍存岛屿争纷,忧患意识如淡薄,国终有不宁之日。
  
  排除党派异见,站在中华民族的高度,芷江一役是吾民族抗击倭寇的最后一战,是一场完胜,希望这也是第一战,是吾民族对日胜利的开端!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