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信封上别着一朵寂寞的花

2016-08-17| 作者:琮煜| 来源:

  我把我对他浓郁的爱写成一篇篇文章,每一篇文章都是我通向他心灵唯一的精神通道,如果说这样的情书也可以称作作品,那么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我一生中孜孜以求的,并且无怨无悔的,因此,那一段日子是我写信最多的岁月吧,最多,在我的一生中。
  
  我经常把自己的思想拉成一张弓,紧张而焦急地等待他的回音,他要是不回信我就把弓拉成满月,不让自己松懈下来。在惴惴不安中,我痛楚地意识到,我永远都不会把箭搭在弓弦上,射出去。这是由自我的属性决定的,我从母体里一降生,就像一滴水滴,普通而又平凡,所以对待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敢奢求完美。
  
  我写信的历史很长,这与中国人自古就有的传统有关,要不怎么会有“鸿雁传书”这样浪漫而唯美的成语,更有“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的悲怀与戎马倥偬。
  
  少女的时候写信,是同学们纷纷考到了不同的中学去,别后各自写信,互相问候,纯净的如一泓水。长大后,在外地工作,给父母写信,最多的是汇报在都市里的生存状况以及近期发生的事情,跟父母谈心,当然少不了表决心:爸爸,妈妈,我一定会不辜负您的希望……,云云。有一次回老家,看到父亲把自己从十八岁到二十五岁的信件一封封收藏好,仔细地编号、标注日期,回到父母的身边,再也不用漂泊了,于是放下了一颗心,再在灯下细读自己写给父母的信,泪水竟然溢满了眼眶。那是另外一个自己,我所不认识的自己,我在信中看到一个多愁善感的小姑娘,为了生活一个人奔波,还要开心地说一些安慰父母的话。那些所有艰苦的岁月以及真挚的对于父母的惦念,都如雾霭一样飘荡在眼前。而今还是写信,只不过再也不是给父母、给同学、而是给我永远都不可以靠近的蓝色恋人。
  
  我说他是恋人,事实上却不是。你见过是恋人而永远没有聚会的日子吗?更没有一起散步或者牵手并行的经历?也许,这只是我一生中唯一不愿意苏醒的梦境,我在梦中碰到过一个符合自己心愿的男人,他在精神上纵横万千年,思想上厚朴纯真却又广袤无垠,他给过我很多内心的分享,在《战争与和平》我亲吻过他,在《约翰客里斯朵夫》里和他并肩而行,在《平凡的世界》里和他坐在乡土气息浓郁的陕北,探讨一个人真正的价值,我在《傅雷家书》把他想象成一个渊博的父亲,感受他对于一个远渡重洋的孩子无尽的关怀与深情……,他是我的父亲、恋人甚至是我的孩子,多重角色的重合常常使我夜不能寐。而初识时候的情节一幕幕纷至沓来。
  
  我对他的初爱源于十一岁,当时我在上学,学校里要推选一篇作文给我们县城所在的广播站,而我的一篇小文章被选中了,并且第一次有了稿费收入。从此鬼差神使般地,我爱上了一切与文字相关的东西。小说、散文、诗歌。
  
  我写作、我读书。为我父兄般的恋人、为我孩子般纯洁的内心而废寝忘食。
  
  一篇一篇作品的发表,那是我写给他的公开情书,我为他一直都在笔墨含情,难道他不为所动吗?
  
  细雨蒙蒙的午后,我站在高楼上,远眺这个城市四季不同的街景,他常常就在我心里,一下一下地跳出内心的世界,在细雨中奔跑与开怀。阳光明媚的夏日清晨,我走在街上,斑驳的眼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我看到了他的影子在我心里闪烁。秋夜里蛐蛐的鸣叫声,更增加了夜晚的沁寂,我在灯下读书,一不小心他的身影搅乱了文字,我的目光错了行,找不见刚才读书的心绪。索性坐下来,给他写信,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信笺是我惟一的寻找他的方式,但是我得不到他的回音。
  
  他说他喜欢阳光般的敞亮、开阔的思想、明净的空间。
  
  他说他喜欢坦诚地对待、执著地前行、奔赴远方。
  
  他说……。
  
  他说……。
  
  我从一本一本书里,感悟他。我从一个又一个领域,深切地靠近他。
  
  我几乎可以给他整理出一本本史册,关于他的历史渊源、关于他的民族风格、关于他的精神、关于他的思想、关于他……。
  
  我给他写信,在月光下。我向他坦诚地叙述我读《平凡的世界》细碎的思想波光。
  
  我给他写信,在晚行的路上,我叙述罗曼·罗兰在为贝多芬写传的时候最独具匠心的一笔概括:惟其痛苦、才有欢乐。
  
  我写了大量的读书笔记,因为痛苦的思绪没有办法排遣,就在一次次地读书后写笔记,笔记上很多的欢乐和思考,显示着爱着的寂寞与疼痛,但这种爱的方式以自虐与离别默默地接受,默默地写下一行行精神上的眺望。
  
  写信既然是靠近彼此的唯一方法,那么要忠于这样的写,必须要有大气磅礴的思想广度和开阔傲岸的境界,我像一个溺爱对方的老人,精心地守护着这样一片净土。为之笔耕、为之深切地读书、为之思考,当岁月之树上的叶片都凋零,我最想写的一封信是这样的:
  
  亲爱的文学:
  
  我一直爱你,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就被你飞扬的神采所吸引,你跌宕不息的涛声、瑰丽的想象无时无刻都影响着我。读书多少年以来都是我的最爱,我在这里灵魂得到了最激越最明澈的照耀。如果说这一生我有什么遗憾,就是你从来都没有主动地亲吻过一个曾经青春的女子她光洁的额头。如果说我这一生我曾经很幸运,那就是枕着您宽阔的胸膛,看星光灿烂的夜,牛郎和织女在闲庭散步。我多么地想和您在临水的小城里,听一曲《梅花三弄》,但是您永远都在天边,我掂着脚尖够也够不着,但是我很幸福,我曾经拥有那么多,那么多纷乱而又旖旎的梦境。我梦见我终于得到了您的眷顾,成了一个真正的作家,写了一本一本书,我的读者和我一样的纯净、温暖与善良,这一直都是我的追求。
  
  ……
  
  一个忠于写信的人,又开始了给她的蓝色恋人写信了,不过这样的信注定了落寞与不倦地跋涉。有些人喜欢结果的辉煌与圆满,有些人喜欢过程的美好与真挚,我是属于后者,所以这一生,我的大部分时间用来写信与写作,尽管信笺上每一次都盖有“查无此人”的印章,但是我知道哪个叫做“文学”的人他是我的,更是千百年来无数美丽女子爱的死去活来的大众情人。不消说女子,无数男子也被他雄健的身姿和无穷的魅力所征服。
  
  爱文学的女子注定是寂寞的,寂寞的守候、寂寞地在岁月的长河里独自撑了一叶小舟,品味花自漂流水自流的萧索。青灯如豆,一本书、一支笔,就是我的所有,微风过处,又有无数细浪涌上心头。
  
  亲爱的文学:
  
  你又怎么忍心让我如此地憔悴,笔墨人生,是你锻造了我的心性,所以即便这一生,你永远的都不会敲响我的门,但是我会一如既往地给你写信,信中的你、信中的我,也许是梦幻,但如果这样的梦境能给与一个平凡的女子最为幸福的片断,那么这一切就足够了。
  
  ……
http://www.millennium-soft.net/BBS/thread-2-658.aspx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