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月踪南门河

2016-12-05| 作者:曲径通幽| 来源:嘉应文学社区

  清风明月夜,我一路溜达到南门河畔。
  
  沿南门河下游北边堤岸一路前行,寻一处台阶拾级而下,便一头扑入南门河的怀抱。南门河下游北边堤岸正在开发,尚未完工,但已初现婉约的气象和岸然的雏形。她张开宽阔的胸襟,欢快地接纳着我,犹如慈母揽我入怀。
  
  南门河是隽水河绕县城而过的一段水域。隽水河发源于上游通城的药姑山,流经我们县的那段隽水古称桃溪。相传往昔桃溪两岸遍植桃树,每当春暖花开时节,两岸桃花灼灼,艳若云霞。微风拂过,落英缤纷,花瓣顺风顺水,泛着漩涡碾转而下,故称桃溪。虽如今桃花不再,但那段关于桃溪的美好描述,却深深根植于人们心中。南门河是天城人的母亲河。她积年累月守护着天城这座美丽的城市,好像在默默践行着一个无声的承诺。
  
  举头望天,今夜有月朗照。经过一天的喧闹,月下的一切像是脱离了凡尘的羁绊,在宁静中蛰伏着。南门河水在月色的衬映下,泛着粼粼波光。“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河岸两旁的树影影绰绰倒映水中,在哗哗的水流声中变幻着离合神迷的影像,仙子般踏莎凌波。远望南门河上游,连接天城南北的四座大桥巍然横亘于南门河上。桥两岸霓虹闪烁,人影绰绰,五色斑斓的光与影在水面荡漾着,罗织出一种如梦似幻的青衣梦境。间或有车辆鸣笛从桥上呼啸而过,划破宁静的夜空,与桥下的光影交织,于一番繁华热闹的氛围中,弥漫出淮扬气象,勾勒出一副丰满的月下“清明上河图”。
  
  我沿下游北岸逡巡着。此时,月色流水般倾泻下来,洒满我一身清霜。南门河水汽氤氲,温润着我;凉爽的秋风习习拂面,抚慰着我,心境慢慢宁静下来。“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月于童年的的我,是一个永恒的迷。儿时常和伙伴们望着天上的月亮,一路唱着“月亮走我也走,我和月亮赛跑跑”,一路屁颠屁颠地跑。虽跑得大汗淋漓,却总也跑不过月亮——月还是那轮明月,静静挂于中天,望着我们偷偷地笑。于是幼小的心灵上,对月便有了一种莫名的神秘和敬畏。
  
  我抬头望天,觅着月踪。在古人眼里,明月常常代表一种思乡的情节和寂寞的心境。李白有诗为证:“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诗人把对故乡的思念,托付于一轮明月,这是何等高洁的精神境界!李商隐写过“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沈。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诗人以月为载体,塑造了三位一体的艺术形象——孤栖无伴的嫦娥,寂处道观的女冠,清高而孤独的诗人。尽管仙凡悬隔,同在人间者又境遇差殊,但在高洁而寂寞这一点上却灵犀暗通。后来又读到李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便有些纳闷。一人于月下独酌,怎么成了三个人呢?再细细把玩,原来自己是一个人,举杯邀来明月做伴算是第二个,再看看地上自己的投影,又可以算做一个,加起来是三个。表面看来尽管形单影只,却又自得其乐,但细细品味,月下独酌,夜寒人静,越是故作潇洒反而更显寂寥。古人对明月的描述,可谓到了极致啊!
  
  想起了索尔那首古典吉他名曲《月光》。《月光》是非常适合在这样月色铺地的夜晚弹奏或欣赏的,何况是这月踪下的南门河畔。当密密匝匝的分解和弦从手指和琴弦之间源源不断流淌出来时,就像那郁郁的花香在风中一路弥撒开去。听,琴声渐高渐急,月光被云层遮住了,大地一片幽暗;慢慢的,月亮终于突破云层的羁绊,朗朗地洒满大地,这时,琴声变得明亮欢快起来。人的心情就随着这琴声,跌宕起伏着。
  
  譬如人生,终不会一帆风顺。虽然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波波折折,但更多的是要善于调整好心态,找到那份美好宁静的心境,认真快乐地过好每一天。想想这月光下的南门河水,总这样无怨无悔地流淌,滋润着平畴良田,两岸桑梓。她向谁表功邀赏了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古人尚且如此,今人却又如之奈何?穷也好富也好,风光也好淡然也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何必为名利世俗所累,何必为爱恨情仇苦恼?与其为某些人或某些事冲冠一怒,倒不如做一回月光下的闲客,独享这月下的宁静来得实惠啊!
  
  月下的南门河是这般优美,只是身边没有伊人,有点顾影自怜。“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倘若有梦中佳人相伴,那南门河的月色和月光下的南门河定会……就这样胡乱想着,猛然被河堤上的人声咳嗽声惊醒,不禁哑然失笑。
  
  今晚我却难以体味那种“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感受了。月下的我,远离都市的喧嚣,沐浴这似水月色,燃一支香烟,揽一缕清风,踱着碎步听南门河水潺潺,让思绪恣肆汪洋。吟哦着“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且让我做一回偏安一隅的古人好了。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