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生活于伟大和渺小之间

2015-07-21| 作者:暗_香_盈_秀| 来源:网摘

  一个人独处时,我经常觉得自己很伟大。上海的秋晨,蛐蛐儿啼叫着黎明,推开窗,有夏末的余热和初秋的清冷,我光身赤脚,站在书架前,这个城市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是多么广袤的概念,头顶有无限宇宙,脚下有浑厚土地,心中有大千世界,我内心里承载着对情爱对生活无限接近又无限远离的高屋建瓴。
  
  当我走进生活,和众人一样走在张江下班后的茫茫人潮中,我内心却又充满着恐慌。我瞬间变得渺小,因为看见了无数个和我一样忙忙碌碌奔走于生活的人,和我一样的表情,一样的步伐,一样的行色匆匆,当他们独处,甚至也会像我一样觉得自己伟大。于是,放在人群中我的伟大,愈发普通、平淡,一点波澜都没有了。
  
  我就是这样生活于伟大与渺小之间,纠结于重要与不重要、寂寞不寂寞、在一起不在一起的问题。如果我活于伟大,即使你疾病缠身、举步维艰,即使你家境贫寒、不名一文,我也会愿意和你在一起,牵着你背着你哄着你宠着你,生怕你受了一点点委屈。弱柳扶风、体弱多病的林黛玉问说“水止珠沉奈何”,贾宝玉答道“禅心已作沾泥絮,莫向春风舞鹧鸪”。我的伟大,便是有贾宝玉的这种决心。可是曹雪芹却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冤冤相报自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可见,这世间的事,不是每件都要遂了心愿,终落个“水中月”“镜中花”,“心事终虚化”的结局。你们看红楼梦,也许只看了文中剧中的“谁为风月情种”,公子哥儿风流倜傥,小姐奶奶们吟诗作赋,伟大而绚烂的场景;我看红楼,却是要心都碎了,这行酒令结诗社的美好,终归要沉没于茫茫尘世之中,茫茫,尘世,和众人一样渺小,尘世的轮回,和乡下的刘姥姥竟有命运的交叠,可是我内心里,却总希望那夜色里众人欢笑打闹的场景,永远不要消逝了,那观世界听世音的大观园,也是要永存于心中的。
  
  我们都在等待一个理由,一个让自己变得伟大或者渺小的理由,一个重要或者不重要、寂寞抑或不寂寞、在一起或者不在一起的理由。国庆节前考虑出去旅游,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要不去西安吧。在两年前,如果我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内心会有一种悲戚,一种煎熬了很久不曾相见、阅历了经年未曾谋面、受了点委屈无处幽怨的悲戚感,在内心里翻江倒海,无法自已。于是,我是不管千山万水,不管工作多忙,不管经济有多拮据,不管火车多么挤、是坐票还是站票,总是一心要去。要是去不了,我会茶不思饭不想,看谁谁都入不了眼了。可是现在,当要去西安的念头在脑海里闪过,我居然犹豫了,我在找寻一个去的理由,为什么不去杭州呢,为什么不去成都呢,为什么不去黄山呢,为什么你还要去西安呢?我去的决心不再是一心一意,而是要思前想后、考虑再三。温故而知新,安慰当下的孤单,就是我去西安这座城的理由,有内心里的一种温存,有一点感性地渴望发现新知的渴望。就像在书柜里翻出一本旧书,信手拈来,却总是渴望会有别样的感触;就像出门前在衣柜里的挑选,不小心看见一件许久未穿的衬衫,搭配着身上的衣裤,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种发现和这种滋味,不再会有激情澎湃了,只有蜻蜓点水的优雅,有雨落荷叶的轻盈,有小桥流水的雅致,有山高人微的距离。
  
  在爬骊山的途中,路过一个叫做“遇仙桥”的地方。我被这空山鸟语的环境中一个如此神秘的地方吸引,沿着指示方向,看到一个小小的亭子。我以为这条路不会再有别人,因为大部分人都奔着最高点的烽火台去了。谁知道在亭子里坐着一个穿白色T恤的女生,披着一头烫卷了的头发,托着腮在看着远方。我从她身边走过,没有刻意看她,只走过了她一点点,看见一个凳子,我若无其事地坐下。在坐下的当口,我回头看了她一下,她也看了我一下,她笑一笑,我笑一笑,然后局面就这么打开了。于是我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爬骊山,是她的第五次;我是一个人爬,她也是一个人;我二十八,她二十五;我们都寄望忘情于山水。你们一定都渴望,我要问她的姓名电话,开始一段邂逅于山水的爱情。可是我没有,我们只是在告别时相互说了一句“再见”,如此而已。我们说再见,在树木茂密,道路曲折的骊山,是此情此景下最好的言语。再见是肯定不会了,我二十八年才来一次骊山,在百千人中再见到你的机会接近于零,而正是这种难遇,成全了异地的邂逅之美。说不定,这也会成为我下一次来骊山的理由,而我依然会再一次路过遇仙桥,有“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不知何处去”的失落感。
  
  知道么,我会为一个陌生人心生留恋,却对一个真正爱恋过的人淡忘。我在骊山上,并没有渴望任何有一个人在我身边,不渴望搂着谁的肩,不奢望牵着谁的手。所谓爱情,也不过是这骊山上的烽火台,残砖败瓦,枯木朽梁,有戏诸侯的游戏感,有淹没于历史沧桑的无奈。戏诸侯的帝王,在我看来不是一个乱世昏君,却是一个至情至性的诗人,为了一个女人,把军事法度都不放在眼里。可是,真要爱得如此么?幽王如果魂归故里,再登上这残败不堪的烽火台,看见万千大军化为尘土,只眼前苍茫茫一片大地,熙熙攘攘的游人之中没有一个知己,会有怎样的感触呢?贾宝玉知道林黛玉已死,放声大哭,倒在床上,醒后看见案上红灯、窗前皓月,依然锦绣从中,繁华世界,真正无可奈何,长叹数声而已。人们都说高鹗这后四十回写得不好,可我读着一样如哽在喉,怎么不好呢,我心都碎了。这生为了爱死为了爱的不顾仕途功名、江山社稷,这为了爱断千肠断心肝、心似沾泥絮的勇气,不过是长叹数声而已,让人怎能不心碎!
  
  周幽王,贾宝玉,乃至我自己,都从伟大中冷静,变成这滚滚红尘中的一个凡夫俗子。他们的伟大,是我们用一颗伟大的心去解读。我们都有成为伟大的理由。而每个人都是贾宝玉,每个人都是周幽王,每个人都曾有过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勇气。我们又都有了成为渺小的理由。我可能是遇仙桥上邂逅的女子这一生中唯一一个心生暗恋的人,也可能是她众多情人中的其貌不扬的一个。生活于伟大与渺小之间,我们才有了一颗敏感的心,生于伟大则欢呼雀跃,以为这样就是一生一世;生于渺小,则悲痛欲绝,以为人人皆有风情万种的心。人们分手时,会找来各种各样的借口,性格不和,家庭不允许,地域差距,出国留学,等等等等。我们都在等待一个理由,一个说出来时机刚好、你我也不必太过尴尬的理由,而我们自己往往在这个理由之外,是这个世界让我们不能在一起,自身很渺小,无法摆脱世俗的左右。我们都想因为自己的渺小而成为伟大,事实却是我们因为这些借口而更渺小。伟大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我不再爱你了,没有那么多借口,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理由。爱都可以大声说出来,不爱为什么不可以。生要张灯结彩地庆生,死为什么不能敲锣打鼓地庆祝呢。
  
  在骊山半腰的一个小湖边读到一句诗,“山静鸟谈天,水清鱼读月”,真是美,忙忙碌碌的世界只有水清山静、谈天读月,果真真是一片世外桃源。我在华清宫里拍照,导游说别拍,这里风水不好,周幽王在这里灭亡了,长恨歌在这里唱完了,蒋介石在这里被抓了。我还是忍不住拍了照,如果真有如此神奇的风水,我愿意把这种神奇都赋予我的爱情,在这骊山脚下,在这仙风道骨的华清池边,全部灭亡了,唱尽了,被风带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干干净净,赤赤条条,化为烽火台上的清风袭来,化为大梦初醒后的一声叹息。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