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我是为写作而活着的——狐狸书生

2014-09-17| 作者:风行者| 来源:梅州文学社区

  风行者:狐狸,请你先自我介绍一下,你是谁,哪里人,喜欢什么,觉得自己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关于你的故事,你的爱好,你的个性(等)?
  狐狸书生:介绍哪方面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我的故事?爱好?个性?得,你可以一边玩着去了,我先好好想想,打打。
  风行者:恩,好的。
  (5分钟后)
  狐狸书生:本名是黄健峰,祖姓应该是何,祖籍是革命老区,广东大埔。父亲幼年时被他的父亲送给广东梅县黄氏人为子,故姓黄。后来,因为种种因由,父亲与其养父不和,令我觉得非常迷惘,不知道自己该姓什么了。家族和亲情观念都变得非常淡薄。姓何姓黄似乎都不对,干脆给自己取了个姓:“摩”。用客家话来读,就是“没有”的意思。呵呵。
  目前在一间生产企业做文员,主要负责内刊与内部网站的新闻撰写、编辑和相关宣传。
  平生最大的爱好是念六字明咒及写东西,如果写东西与凡尘间任何事情起冲突,估计都会选择写东西。如果念六字明咒与写东西起冲突,估计会选择念六字明咒。这两样几乎涵盖了我未来的人生,我想。有这两样,我觉得这辈子没有爱情都是够好的了。
  (我)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人。很情绪化,暴躁的时候像个三岁的小孩子,沉静的时候感觉江山都在脚下。人是比较聪明的,嘿嘿,但是因为长年累月写东西的缘故,反应比较迟钝,做事容易丢三落四。嗯,很喜欢安静,安静让自己觉得从容、伟岸。但却不能说是一个安静的人,如果环境变得躁动,自己也会心浮气躁起来,容易发脾气。也因为这,在工作中常与同事及领导起冲突,在生活中常常郁闷得不能自已。
  好了,写好了,还有问题么?嘿嘿,(先)选择自己喜欢的字体,(到时)你再修整一下。
  风行者:恩,到时会的,这个(介绍)不错,你的介绍我很喜欢。
  狐狸书生:我靠,你这就看完了?你的喜欢不值得信赖啊小子。
  (风行者偷笑中……)
  风行者:狐狸先生,你(是)何时开始创作?
  狐狸书生:小学四年级,开始写长篇武侠小说。
  嘿嘿,最崇拜的就是温瑞安。一心想赶超他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知道他的祖籍也是梅县,就把他当作自己追赶的目标了。
  风行者:说说你眼中的温瑞安,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并不了解他,想听你介绍一下。
  (3分钟后)
  狐狸书生:温瑞安,最著名的著作当是四大名捕了,被无数电影及电视剧改编过,这个名字甚至被不少著作引用,如现代版的电视连续剧《四大名捕》等。温瑞安的四大名捕,几与古龙的楚留香、小李飞刀;金庸的杨过、韦小宝、郭靖同等名气。另外,许多武侠小说言之必及的蜀中唐门,可以说也是从温瑞安手下发扬光大的。
  昏,被你一催,就这样了。
  风行者: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不在,恩,接下去我注意点。
  狐狸书生:嘿嘿~~。
  (狐狸想的速度有够慢的,不过证明他很认真的在想。)
  风行者:你是如何处理好文字与生活的关系,能听你(本人)说说吗?
  (约3分钟后)
  狐狸书生:抱歉,我一直处理不好文字与生活的关系。其实,要说文字与生活的关系,不如说是文字与生存的关系。我恨不得每天每夜都随己所欲地写字,每天写一万字两万字,可是还要生存,还要工作。只能在每天夜里写。为此,也失去许多与朋友交流的机会。现在,很少与朋友出去玩,几乎都疏远了,也是因为要写东西的缘故。是的,一直处理不好文字与生活的关系,惟一的寄望就是,以后挣的稿费越来越多,能够充足地维系我的生存。那么,我就可以好好地对大家说,我是这样处理好文字与生活的关系的,写东西就是我的本质工作,写累了我就跟朋友去玩、逛街、旅游、唱K、拉屎、睡觉……我的生活多么自在。
  风行者:呵呵,很自然真实的话语,那么,你的追求是什么,为什么能一直坚持着(文学创作)?
  (4分钟后)
  狐狸书生:这是与天俱来的,是我说不清楚的,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好像就是为了写东西。写东西让我有充实及幸福感,让我不觉得虚度人生。对我来说,写东西就跟粮食一样为我所需要,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能坚持写东西。我写东西,不存在坚持这种东西。如果我不写东西了,倒是可以问我:为什么能一直坚持不写东西。呵呵。
  昏,好像有些绕口。
  风行者:为了写而生,这个是一个很好的说法,应该也可以说是你的爱好,你10多年的创作,有什么特别的感想没,遇到的一些事总会有些触动(吧)?
  狐狸书生:感想和触动都是很多的,说来就是话长了,拉拉杂杂。说到特别,也问了一下自己,脑子里并没有闪现出什么来,那就是应该没有了。或许,对于我这样一个特别的人来说,能存在特别的事,实在是稀罕的了。说感想,一是我断断续续写了那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是不能靠文字养活自己,很失败;二是我坚信我能靠文字养活自己,哪怕许多人包括著名作家出名写手都说,靠写东西维持生计是比较困难的,不现实的,我依然不改初衷。我还是相信,嘿嘿,我就是能达到这个境界。
  前两天我不是随口掐出了几句话么:“我们用文字来把自己变得一无所有,我们用文字来毁灭自己的人生”。这是说我。我坚信我能用文字换来我要的生活,如果坚信落空,也不过如此罢了。
  我大致已经准备好了。
  咔咔,不知道会不会走题。
  风行者:不会。“我们用文字来把自己变得一无所有,我们用文字来毁灭自己的人生”这句话当时你是怎么想到的,是出于什么原因和想法(的)?
  (10分钟后)
  狐狸书生:呵呵,极简单,太喜欢一样事物的人,会为它奋不顾身。如同飞蛾扑火,眼前见得着的就只是那一团亮了。文字对我来说也是这样,看着那光亮就觉得窝心,至于会不会对自己的生活乃至人生造成毁灭性的影响,都不管了。明知可能不好,还是要去做好。可以用这句话来概括我的那两句话。
  刚才有些急事,慢了些。
  风行者:没(什么)关系。
  狐狸书生:嘿嘿,继续问。
  (我早已习惯对狐狸漫长的等待了。)
  风行者:我听说过你一些事(为写作而选择工作),能说说你这些年为了写作而做的一些事,比如摆书摊等?
  狐狸书生:摆书摊,那是一段挺好的日子,挺自在,挺舒服。但是在事实上,也不仅仅是为了写作吧,还有一种懒散。现在,还是不想工作,还是想去摆书摊的,嘿嘿。不过,一定是纯粹地为了写东西了。
  我现在老是想着,我要买一只手提,我去摆书摊,边摆着,边用手提打文章,多美妙的生活啊!为了写东西而做的一些事?也没有什么吧,写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不用为它做什么。要说有,也是为了它而失去了一些朋友,像刚才说的。不过,无所谓了,是朋友的,怎么都是朋友。
  风行者:狐狸,能说一下你的学生生涯吗(当时读中学的情况),当时有没有什么人对你以后(的)文学创作带来影响?
  狐狸书生:我想一想啊~~~
  其实,在我的中学时代,是一度停止了写作的。那个时候,没心没肺,糊里糊涂,哪知道什么。但当时的语文老师倒是对我挺好,因为我作文写得好么,在这方面,她对进行过相当的鼓励。我记得我当时经常感叹,要是是这位语文老师来做我的班主任就好了,没准我能更加受到重视。不过说到对我的文学创作带来影响,倒好像没多大影响。一切最主要的影响,都来自我自己。呵呵,说到中学的事,有一件还让我觉得骄傲。那时候刚上初一,学校对全校进行征文,我也投了篇稿子。写些什么就忘记了,结果出来后,我得了一等奖。得了一等奖的人不单有我,还有好几个,可是,都是上了高中的。对我有一定的激励作用吧,嘿嘿。也就是这些了。
  风行者:(你的)爱好来源于自己。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因为在你在我眼中,一直是一位虔诚的作者。请问一下,你是怎么样爱上文学的呢?
  狐狸书生: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太神秘,而且我在刚才已经说了呀,总结起来,也就是四个字:与生俱来。但是,不能说是文学。我到现在也不敢说我知道什么是文学,我只是爱写文字而已。对于文学来说,我只是愚钝之人。对于文字来说,我就像一个将军。每写一篇文章,都是一个调兵遣将的过程。怎么来充实装备,怎么来保证粮草的充足,怎么进行冲锋,怎么进行包围,怎么埋伏……
  我乐在那是一个灵感的运营,就像许多人玩电子游戏一样。不过,我是在玩一个充满未知数的文字游戏。
  风行者:我也不懂什么是文学,(而)你玩的这个游戏我也喜欢,一直在参与着。
  狐狸书生:另外,不要用虔诚的作者来形容我。我是文字的将军,我是在指挥我的文字。
  风行者:“不要用虔诚的作者来形容我。我是文字的将军,我是在指挥我的文字”这个好。
  能说说你是因为什么来到论坛的,又是因为什么留在论坛的?
  (3分钟后)
  狐狸书生:说来有趣,当时我想写一篇文章,文章内容来自一个很棒的传奇。清末时期,梅州有一个人,流落海外,竟在一个荒岛上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家,大家都叫他国王。这是一段虽然有些脱轨但却是真实的传奇。我用百度搜他的资料,竟搜到了嘉应文学社区的前身——往日情怀,看到了华景写的相关的文章。便以“狐狸书生”的网名注了册。而在此之前,我与往日情怀的另一个当家的华襄早在《青年作家报》以前的论坛上就有所交流。于是,一切相遇相识顺理成章。为什么会留在论坛呢?我能说的就是两个字:缘分。
  缘来则聚,缘长聚久,缘短则散。如此而已。
  风行者:缘分,恩,我也是由于缘分而在这里(论坛)。算起来,你算是论坛元老了,伴随它从开始到现在,能说说你和它的一些事吗,(总)有些什么样的感触吧?
  狐狸书生:倒是有些抱歉的事情,比如说在第几期征文中,约了我做评委的,到底还是没有彻底完成任务。总觉得惭愧,像我这样的人要是多了,人心准淡,论坛也就难发展下去了。
  也经历过不少论坛。有时候很少来这里,有时候又经常来这里。但在所有去过的论坛中,这里是我一直都有来的。直到现在,其它社区论坛都几乎没去了,而听雨轩还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
  有过一段时间的零落期,那时候正是往日情怀论坛不再开放之后的一段黑暗,只有网站了。华景给我一个账号,让我到处找些文章,传上去。也干得零零散散地,肯定是让华景失望了。也是我惭愧的。那个时候,虽然直到还有一些人会在暗里边努力,单感觉整个网站,就是我跟华景了。心里也是寥落的。
  黑暗期之后,就是嘉应文学社区的到来了。
  希望这是阳光灿烂、星光璀璨的过程。
  虽然知道还有一些人会在暗里边努力。
  风行者:恩,黑暗期之后,就是嘉应文学社区的到来了。
  希望这是阳光灿烂、星光璀璨的过程。我们一直关注着论坛,一起为它而努力。
  论坛里有人对你评价很高,说你是真正的文人,你是如何解读的?
  
  狐狸书生:所谓的文人,一般不是指写东西多的,而是读书多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书读多了,因而有了许多感想,禁不住要动笔写。那是文人。我是下笔如有魔,我并没有读多少书,那么爱写东西纯属天赋。所以,我不是文人,我只是一名写手。
  风行者:我也只是文学爱好者。论坛里你是比较积极搞活动的,你对于活动策划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没,谈谈你这方面的经历,可以吗?
  狐狸书生:我的经历很失败,失败到了几乎是体无完肤的地步。只是一味地追求心中的想法,不考虑实际。为此,被老庄说过好几次了。没有经验,现在,暂时也不会搞什么活动了。如果要我说,心中的好的活动是怎么样的,应该是围绕着文字来进行的。我们可以玩一些文字游戏,参照古代近代文人聚会的场景,如投壶比诗一类。可以对自己的文作进行朗诵一类。比如在一场征文过后,可以就这次征文的文章进行交流一类。但是,想事这样想,说是这样说,操作起来,总是不如人意。我也淡漠了,不如多写些东西,才是王道。
  风行者:恩,不错。现在的你,对自己的现状满意吗,工作会忙吗,对写作有影响吗?
  狐狸书生:工作有些忙,也比较杂乱。大概毕竟不是自己所喜欢的,心绪上难免有些抵触。对自己的现状当然是不满意的。对写作也有很大的影响,不能尽情地写东西。我要的写作状态,是每天都可以任我写的。现在正在追求。
  风行者:你有想过改变现状吗?
  狐狸书生:当然,非常想。拼命地去写东西,是我改变现状的唯一途径。我已说过,我坚信我能靠写东西混口饭吃。目前的计划是写长篇,在起点上进行连载。刚刚开始,前程还很艰巨,遇到的未知的困难会很多。但涉及写作,我相信我会好好坚持。我随时准备着背水一战。哪怕再穷,也要让自己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不会空度。毕淑敏大抵说过这样的话:人生本来没有任何意义,人生的意义就是人给自己找意义。我把自己的人生意义找来了,就是写东西,哈。
  风行者:说说你当过的职业吧,这个问题很多人感兴趣。
  狐狸书生:我做的行当啊,嘿嘿,都是社会底层啊。
  在汽修厂做学徒、跟着水电工学水电安装、跟装修师傅学装修、在食品厂做工人、自个儿摆地摊卖书、卖衣服、踩三轮车送粮食、做辅警,巡逻、警卫……能想起来的大致就是这些了,还有一些干活短的就想不起来了。
  
  
  风行者:很特别的经历,现在很少有人能这样坚持。
  生活中你是怎么样的人,看过你写的一篇日记,说(到)自己的脾气,能谈谈你的脾气?
  狐狸书生:安静到了极致的一个人,所以,一旦不鞥安静,就会变得很暴躁。这就是我的脾气了。
  风行者:你对最近论坛搞的活动,有什么看法?
  狐狸书生:一句话:如果有钱,我们是锦上添花。如果论坛能搞个征文基金,由大家自愿捐款捐助赞助,要搞什么有奖征文就从这里拨取,那就好了。嘿嘿,这是痴人说梦吧。
  好像不是一句话,是很多句话了
  风行者:我祝愿我们论坛能越办越好。
  狐狸书生:光祝愿没用的,拿出些实际行动了。回家去了,多带几包墨鱼干什么的过来,当奖品~~
  风行者:可以的。(微笑)说说你眼中的论坛人吧,你有印象的,给你帮助或深刻记忆的,你都认识哪些人?
  狐狸书生:其实我真正认识的人很少,因为写作紧张的缘故,很少接触。
  华景是头一个,接触虽然少,但几乎每次都有深刻的印象。算是兄弟了。
  若说印象最深刻的情景,是那个阳光灿烂的白天,坐着他的车,停在新县城的一条偏僻的路边,听着歌,一根接一根地抽他的小雪茄。我是连烟斗不抽的,那天居然也很享受。就跟华景,两个人在那探讨人生。
  风行者:你对论坛的发展有什么好的建议吗,说说你的想法?
  狐狸书生:建议和想法是要好好想的,深入想的,但我都没有空,嘿嘿,以后列出一个策划来怎么样?等我结束了这段人生,但是,估计还要一年半载。
  风行者:好的。不过说说大概也可以。
  狐狸书生:暂时还没有。
  风行者:能说说你写过的小说,都发表过什么?
  狐狸书生:发表的大都是故事,但现在很少写了,主要集中火力写小说。写想在起点上连载的小说,想在这方面好好尽一把力。嘿嘿,多写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你帮我做做广告。
  风行者:好的,到时帮你做广告
  狐狸书生:唉不容易啊要拉拢人气才好。
  风行者:你的小说很多都是生活的故事。
  狐狸书生:其实我最喜欢写的是虚幻的故事。
  风行者:为什么喜欢呢
  狐狸书生:因为我觉得自己在幻想构筑方面的张力要远远大于构筑生活的张力。其实我不大喜欢写平淡的东西,我喜欢奇幻的东西。
  风行者:因为你的内心(深处)不安分吗?
  狐狸书生:若说是内心,不如说是灵魂。若是是不安分,不如说是灵异。我有一个灵异的灵魂,我的灵觉比别人要强上一些些,我经常试图感受宇宙的无边无际。
  我常带着开玩笑性质地跟别人说,我要是怎么样怎么样,我就不是人。其实,我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人。哦不,是觉得自己不是人。
  嘿嘿你可以把我看作有一定的精神隐患的存在。
  风行者:“灵异的灵魂“这个好。那你觉得自己是什么,如果可以用一种动物来形容的话。
  狐狸书生:狼!
  风行者:为什么像狼?
  狐狸书生:不为什么,那是精神与思想上的一种贴近。
  风行者:呵呵,你总结一下你现在的自己,作为今天的结尾好吗?
  狐狸书生:
  金樽清酒斗十千。
  玉盘珍羞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
  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
  行路难。
  多歧路。
  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风行者:呵呵,加油,为现在的你祝福,希望你在文学旅途越走越远。
  狐狸书生:先拉你了,到时候我的小说在起点上放了,你要多捧场啊!!!
  风行者:好的。今天先到这样,辛苦你了。
  狐狸书生:唉,总算完成一件事了,嘿嘿,下了。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