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远方的召唤-----叙利亚浅记

2016-04-15| 作者:| 来源:嘉应文学社区

    幼发拉底河从安纳托利亚高原一路南下,进入叙利亚。 

    沿着糼发拉底流域踏入叙利亚,看看传说中的几千年农业渠灌-----这个想法令我有点小小的激动,也让我被狠狠地吓出现一身汗。 

    土叙两国有四个边境口岸,其中东部两个虽然可以过境,但是不为外国人办理签证,当我被拦在叙利亚口岸外、得知这个规定时,已走出土耳其国门且无法再回头了。莫非我将要滞留在两国中间狭小地带?经我一再恳求,一位边检人员走过来,说可以让我边境官那边试一试。走入海关大楼,我紧张地把所有资料一股脑儿地递给窗口,年轻的经办人员想了一下,转身询问站着巡视中年边境官,看见这位满脸威严的官员,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没料到,他看了我和资料一眼,把手一挥,这边马上让我填入境表。 

    当我惊魂未定、手忙脚乱地,才将表格填了三分之一,那位边境官走过来示意不用填了,并把表格直接递给经办人。接下来就很顺利了,花8美元获得一个进入叙利亚的签注。 

    这么小段有惊无险的经历,定格了我对叙利亚人和政府的印象:对中国游客很友好,尤其大陆的。因为只有中国敢向他们的敌人说不。 

    翻开叙利亚的历史,几乎就是半部世界史。据说最早生活在这里的是腓尼基人-----这个创造了人类早期文明和航海史的民族,如今已不知踪影。如今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以阿拉伯人为主,还有库尔德和亚美尼亚人。 

    从边境小镇泰勒阿卜耶德到第二大城市阿耶颇,我终于如愿再次与糼发拉底河相遇。由于在下游的卡拉市附近建起了大坝,水库蓄水的回流了上百公里,所以河面看起来要比土耳其境内宽出许多。现在,这条孕育人类最早文明的河流,正支撑着叙利亚经济和命脉。 

    一条河,流淌着多少千古风流人物的血和泪。 

    为什么这片土地总是纷争不断?是宗教使然,还是地理位置所致?当我站在阿耶颇城堡顶层的乱石堆上,眺望这坐古城时,不禁这么想。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古城堡,它不仅伟岸坚固,还极具生活气息,在它的最上层竟有两座清真寺和一座罗马剧场。它是中世纪阿拉伯人抵御十字军东征时的功臣,据说当年十字军一路东行南下横扫,几乎攻克了阿拉伯人的所有城堡,只有阿耶颇古堡从未被占领过。 

    阿耶颇是一座宗教色彩极浓的古城。我住的小客栈,在古钟楼附近的六层老建筑,我选择住顶层,因为贪恋一个大L型、视野宽太270度的走廊。连续两个傍晚,当夕阳的红晕透染了半边天,周围上十座大大小小的清真寺,一齐通过喇叭高低无序地将唱经声传涌着,包围着我......独自在长廊里来往跺步,不知如何是好。 

    感觉到了一种召唤。心,好像要随着去了。 

    这就是宗教的力量吗?这片土地上,一千多年来的宗教恩怨,似乎没有停歇的尽头。 

    在阿耶颇古城一隅有个基督区,与穆斯林街道相比,要整洁安静许多。在街心小花园,人们安静地晒太阳,轻声聊天或看书。我喜欢这样的气氛。 

    毕竟是阿拉伯人,他们的行为和做事方式常出人意料。在这样一个小小范围内,竟有上十座教堂,还常是两三座连在一块。教堂以希腊正教为主,古老而奢华。现在西方游客常光顾的一座亚美尼亚教堂,它收藏有许多精美的油画,有的是曾被毁损,修复后仍能看到碳化的痕迹。 

    大马士革老城区也有基督区,不过,似乎唯一能让我闻到基督味的,是那几间很不错的酒吧。 

    其实这里有《圣经》记载过的圣保罗教堂,虽然我不是基督徒,还是是费尽周折地、在老城墙边找到它。传说当年耶酥创教时,正值犹太教当道并残酷排斥异教徒。保罗在受命追杀耶酥过程中,猛醒并得到救赎,后因保护耶酥出逃有功而受到后人敬仰。 

    原教堂因宗教冲突被毁掉了,现在看到的是上世纪60年代重建的。这里很安静,阳光从门口照进来,把石墙映成浅浅的暖色,几根烛火幽幽地燃着,部分老教堂的石柱及砖块残迹静静地躺在墙角上。 

    一段凄美的记忆。 

    不过,仅仅一个多小时候,心境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大马士革的逶迈伍德清真寺,是伊斯兰教四大清真寺之一,每天人流涌动,周边各国的穆斯林男女信徒前来朝圣。不过,震撼我的却是另一个叫sayyeda roqayya、伊朗人援建的清真寺。 

    与往常一样,我被要求穿上黑长袍,这也让我得以混迹于朝圣的人群中间。首先吸引我的是一个巨大的金匣子,男女教徒们被一道墙分隔在两边。我向男士区探个头看,情绪还平稳。而这边就大不一样了,上百号一席黑袍的女人们集中金匣子周围,哭喊着、伸出手去拍打它,更多的人则在边上高昂而整齐地边跳边唱。 

    尽管听不明白,仍为之动容。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些妇女大多是从约旦过来的巴基斯坦难民。 

    当我开始细细欣赏这座富丽堂皇、奢华无比的清真寺时,再一次惊住了,为它的工艺之精湛,装饰之华美。波斯人总是有办法将艺术玩弄于股掌:把艺术融于生活,在政治中渗着艺术。 

    大马士革的西南方向几十公里,是战火不断的戈兰高地,它是叙利亚人几十年来心头之痛。纵然叙国人很友好,还是没有放行让我走进两国控制区的交界点,还好,我看到在高地上,山顶有积雪,牛羊成群的草地中,间或出现的小溪......这在中东地区,真是块风水宝地呀。 

    记得在阿耶颇一座东正教堂与牧师有过简短交谈。当时,我看到若大的教堂只有他一人,心里有点难过,于是带着有点夸张的热情参观。牧师问你是基督徒吗?我说不是。他又问你不相信上帝?我回答:是的,我不相信,但我需要。 

    我真的需要一种久违的神圣。 

    人,自由久了,反而有些迷茫。尤如一颗走失的灵魂在风中游荡。什么样的呼唤能感召它?是真主?是上帝?或是佛祖?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