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行走在异乡的夜色里

2016-07-27| 作者:okkxx| 来源:

    累了一天,吃过晚饭,用热水冲了个澡,感觉舒服多了。 

    在外旅游,就是图得个爽快,想舒服,就别出来了。在来的路上,导游就说过,某位领导对属下发火说:再不好好工作,就罚你们到张家界旅游去。张家界旅游之苦可见一斑。爬山我并不怕,权当出来锻炼,强身健体。更何况,虽然苦了双腿,却饱了眼福。 

    我们住在张家界市区的一个酒店。毕竟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酒店都是挂星级的,条件不错,服务也不错。我住的房间是带阁楼的,非常漂亮。下面一张单人床,上面一张双人床,适合一家三口包住。旋转木楼梯,用紫红漆刷的铮亮。打开床头灯,黄晕弥漫了整个房间,温馨,舒适,有家的感觉。桌上有几本印刷精美的画册,主要是介绍张家界的景点以及宾馆酒店的。其中有一本是专门介绍天门山,里面有一幅照片,拍的是俄罗斯空军飞行员驾驶重型轰炸机穿过天门洞的惊险一瞬。室内温度适宜,不需要开空调。我斜躺在床上,让身体尽量放松,边听电视,便随便的翻着画册。这是我的看书习惯。 

    忽然响起几下敲门声,我知道有同伴来访了。在湖南几天,住了几个宾馆,一直很安静,没有电话打扰。不像有些地方,你刚放下行李,就有电话来访,娇滴滴的问你要不要服务。我去打开门,几个女同伴站在门外,问我们出不出去玩。我说不出去。我外出旅游,晚上从来不出去玩。不管是大中城市,还是旅游景点,入夜,灯光下的街景都是类似的,实在没啥看头。她们见我回答的干脆,就再三相邀,说想出去买点东西,但身处异地他乡,若没有男同志陪伴,晚上不敢出去乱走。我一想也是,去年在福建武夷山,吃过晚饭,一老同志出去买水果,给了一百元钱,那水果贩子把钱收起来后,说他没给钱。结果闹到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了事。 

    我们住的酒店地处十字路口。跨出酒店大门,整个身子就立刻融入到湘西的夜色之中。空气清凉,就如同家乡的早晨。这里四面群山环抱,但此时却什么也看不到,明亮的路灯向四面八方伸去,消失在夜色的尽头。街道很宽,行人稀少,汽车来往不绝,很多是旅游大巴。我们在原地转了几个圈,不知道往哪一条道上走。虽然橘红色的路灯为我们指引着方向,但灯光之外是居民,是旅店,还是商店,谁也不知道。回到酒店询问,在服务总台小姐的指引下,我们出大门往左拐,据说这条大街是通往市中心的。 

    在这陌生的街道上,我们几个人踏着路边的人行道,漫无目的的往前走。路两边长着茂盛的遮阳树,灯光透过枝叶,洒下斑驳的影子。我们边走边聊,任自己的影子由短变长,由长变短,就在这交替反复之中,我们不知走了多远。街边小店一家挨一家,以卖百货、土特产、小吃居多。有几家火锅店,店小客多,便把桌子搬到街道上,客人团团围坐,斟上啤酒,频频举杯,眉飞色舞,旁若无人。我们从旁边走过,可以闻到啤酒的香味,感到热气熏人,辣味逼人。 

    好不容易碰到一家大一点的超市,我们走进去。商品和下午进的那一家大型超市差不多,只是让我们不断的发出惊讶之声的是那些商品的价格。同样的商品,价格却相差很大。我们问营业员,营业员笑而不答。大家都庆幸下午在大超市没有疯狂购物,否则就亏大了。有几个顾客购物时不断地向我们咨询,大概也是游客吧。殊不知我们也是老外,只不过下午刚刚吃过亏,吃一堑长一智罢了。 

    买完东西出来,我们继续往前走。已经穿过了好几个十字路口,却仍不见灯红酒绿的繁华地带。昏黄的路灯仍在没完没了的往前延伸,而手中的购物袋越发的沉重了。往两边看,只看到一幢幢黑魆魆的高楼,还有一些是在建的,黑色的巨人站在身边,长长的手臂伸出很远。越过这些高楼,黑乎乎的一片,就啥也看不见了。但我们知道,在那什么也看不见的漆黑之中,有着迷人的张家界的绮丽山水。 

    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我们知道此时行走在张家界市区的街道上,知道前面不远就是市中心。到底还要走多长时间,谁也不知道,或许前面拐过弯来就到,或许还要走很远很远。我们几人一商量,算了,还是回头吧。就开始找可以穿越公路的地方。忽然发现,张家界的绿化隔离带与家乡的有别。家乡的绿化带是栽着整齐的花木,然后由行人踩倒花木,闯出一条小路来。这里的不同,每隔一段,就留一个一米宽的通道,供行人穿越。大概他们知道,不上规矩的人还很多,与其栽了被踩倒,不如不栽。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依然是边逛边购,看见喜爱的土特产就买一点。不敢多买,总想着出门在外,如果挨宰,无处伸冤。走着走着,夜色下,忽然发现已经到了住宿的酒店门前,于是,一种到家的感觉便油然而生。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