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牵着儿子的手走过岁月

2015-11-23| 作者:琛瑞|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

  阳光落在儿子的眼睛上,泛着一层柔和金黄的色彩,儿子站在我的瞳孔里,目光里的世界织满夏天的华彩。有风轻轻吹过树叶的声音,孩子手执黑白子的手,顺着蝉鸣的方向,三百六十一道棋格布满岁月横竖不平的痕迹。风从一条从远处延伸而来的江滨大道吹来,黄昏的时光渗满一种水质流动的气息。儿子说,爸,带我走走吧。这是个凉爽的夏日傍晚,光着膀子老头,摇着蒲扇的老太,推着童车走过的少妇,留下一串串清脆的童音,好象在追逐着岁月。我想起时光晶莹的碎片,他们在儿子的眼睛里,很美很悠远的感觉。孩子不知道些什么,而我知道,几十年的光阴如水过去了,我在儿子的童年里拼凑着那些消逝的属于自己的一段记忆。那年的潮涨潮落我也曾拥有心动的感觉。
  
  黄昏的光线从枝繁叶茂的梧桐树叶子筛下,有风偶尔卷起一片灰尘。儿子在我的身边坐下,专注地望着树荫下两个老人悔棋争执的脸。从我坐着的这个位置望去,光线正一点一点地从我家门口移开,母亲与妻子正倚在门盘向我们微微的笑,父亲靠着一张老藤椅,一张报纸蒙住他的脸,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阳光晒在旧报纸上发出的那样纯朴气息。我坐着的这个台阶与其他建筑一起构成“华光府”的一个整体,这座宫祠好象新建于前年,就在我家的附近,每当夏日午后到黄昏这段时间,聚集了很多乘凉打牌下棋的人们,我总是毫无意识地从宫前大门经过,念着楹柱上的一幅对联:朱轮昭法象德,风雷阵布乾坤;亦曜握灵符,荧惑星回日月。念着念着,悠悠时光从手中流逝,看到自己在时光中越走越远的影子,或者有些惆怅。
  
  宫里的空间很大,天井过道处有两排不锈钢栏杆,闲暇的时候,儿子总缠着我带他到里面玩。我一边跟着守宫的老人聊天,一边看着儿子自我追逐的身影。他从高高的台阶爬上爬下,靠在栏杆上看着活水里一条条游来游去的红色、黑色、金色、杂色的紧鱼和鲤鱼。直到夜幕垂下它的身影,儿子说,爸,我想看戏了。宫里一个简陋的戏台,背对着海的方向,每年这个地方红火一次,从大年初二到大年十一,不厌其烦得演绎着人生里的悲欢离合。因为演的是木偶戏,所以妻子怀孕那年,母亲坚决不让儿媳妇看戏,怕孙子出生后像木偶似的跳来跳去。其实我们这一代人谁又喜欢那个调调,甚至于我电视都少看。荒芜的戏台空空荡荡,但我知道站在戏台上的人,一站便走入远方了。远方有时便如戏台那么狭窄,延伸的空间与风景却又如目光的距离那么遥远。
  
  母亲总是念叨着我出生后她冒雨看戏的一幕场景,对于儿子的眷念使她把看一场戏的日子一再延期。终于有一天,老家镇上聘请的戏团准备在镇上广场演“沉香救母”这幕剧。母亲想了又想,咬咬牙最终把我托付给外婆,冒雨连同同伴去了。后来,母亲说这场戏是她一生中看得最不安心的一场戏,戏中的场面使她泪影涟涟,戏外对我的牵挂又使她愁肠百转,戏未终场,她便赶回了家,看着嚎啕大哭的我,想起远在异乡的父亲,悲从中来。至那以后,便是再精彩的戏她都没有去看。而如今,她老是对我说,我家的两个小不点,她的孙子与外甥女,也会帮把小板凳有模有样地去看戏了,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唯一没变的是日子倒过得越来越快。
  
  潮声中还是能听得出远方的悸动,那些情思绵绵不绝荡漾而来的是记忆无可不在的穿透力。很多个夜晚,儿子坐在我身边,看着夜色笼罩下的家园,心中总有种挥之不去的淡淡愁绪。有月亮的夜晚,随风送来夜来香淡淡的搀杂着树叶和时光气息的那种香味,恍然中便有人生便是如此的沧然。看着远处的海,在执著往复的奔流中完成潮涨潮落的一个过程。忽然觉得这一生两头便是空无,而衔接两头的过程,那些长长的岁月,经过的人或事,是要证明自我的存在;或者让自己给经过的一切注下一圈眉批,倒是无从分辨了。戏台落在我视线可即的距离,妻子的脚步声轻柔地象一个梦,忽然觉得这眼前的女人好象月光般地清澈,许久以来家便这般温馨了,像水在空气的流动,一直流向时光的尽头。
  
  白天嘈杂的气氛褪去后,夜展示了它温柔宁静的本源。站在窗边的儿子说,爸,我有多爱你跟妈妈。月光照着儿子稚气的脸,写满一种叫童年的幸福。在细雨霏霏的一天某个时刻,爸爸手里拿着一卷旧书,发黄的扉页写满往事,那时妈妈正准备着晚饭,你跟姐姐共同撑着一把小雨伞,坐在你们熟悉的老位置上看着雨滴从迷濛的天空落在戏台上,落在你们的眼角上。远处传来妈妈叫吃饭的声音,你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吗?儿子懵懂地摇着头,当年爸爸跟姑姑小时候便这样,等你长大后爸爸告诉你答案。我们知道人生里的有些瞬间,过去了永远不再回来,就像飘飞的雨丝,它回归于大地的坚定,足于厚重我们当年的不经意。
  
  须菩提,于意云何,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月光流过万物的声音,心忽然澄澈得绽开,人世间的一切正因为有不可得而滋润出对生命本源悲喜交集、意犹未尽的追求,在我们不可得的迷茫中,心却如白莲开谢一次,而又重归于无穷无尽的不可得中。得到的,不可得的,便如今夜的潮水,在涨落潮刹那完成一次质变;或如今夜的月光,拥有万物自然的光华,而明日又是一个开始。
  
  儿子在身边细细地发出酣声,稚气的脸上流露着一丝甜蜜的笑容,远处的树叶在风中舒展着一天渗满阳光的绿意,这是属于我们的一个瞬间,我对自己微微得笑着。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