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春·那些花儿

2015-12-10| 作者:快乐的童年|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

  踏青山岭,艳阳高照。熟悉的土地上,那些花儿,那些眉眼,那些往事,都在我心里……想写几个字。翻查资料的时候,见到了多年前在本地报纸发表的文字。正好,略加删节,马上可用。都是一样的花儿,一样的眉眼,一样的天空……
  在珠江三角洲东部,我的母亲河微微拐弯的地方,有一个非常古老的村庄——南山。那是我的故乡,我生长的地方。
  三十多年前,我的故乡还处在一种古朴而宁静的农耕状态中。与大都市的物质文明相比,故乡是落后甚至是封闭的;但在心灵或形而上的层面上,故乡却是温馨、舒适以至美妙的。我的童年和少年就在这种温馨、舒适以至美妙的环境中度过。那些快乐的日子,那些花儿,那些月亮,还有那些亲切善良的人们,永远珍藏于我心深处,在我记忆的硬盘上留下了至今不可磨灭的印痕——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故乡的花儿分三类:
  一类是母亲的蔬菜花和果树花。在我家的门前,有一个小院子。每年开春,母亲就在院子里种上瓜苗,搭好瓜棚,然后不断地给瓜苗施肥浇水。瓜苗长得很快,一不留神就窜到瓜棚上,然后开枝散叶,没几天就覆盖整个瓜棚,绿叶成荫。然后,在那些优美的卷须旁便会星星点点地冒出无数的花朵。白的是葫芦花,黄的是南瓜花,紫红的是楣豆花。暖风吹过,花朵在棚架上此起彼伏,飘飘摇摇,那景象令人心醉。时常清早起来后,我一声不响地坐到瓜棚下的青石板上,看着夜间落到地上沾着露水的南瓜花出神,正在喂猪的母亲这时候就会塞给我一只蒸熟的芋头或一串青豆荚。我一边剥食着青豆子或是芋头,一边会想些会飞的玻璃弹子啊,三只角的牛啊,遥远的外婆的红萝卜啊之类无哩头的东西,童年的心事会飘得很远很远。
  在我家的屋后,有一个小菜园。母亲爱在园里种上辣椒、紫苏、茄子,还有西红柿和木瓜。作物长起来后,满园都是五颜六色的花朵,惹得蜜蜂和蝴蝶成天在园子里飞舞飘扬。热爱劳动使母亲对各种农作物的特征了如指掌。那时候姐姐在村中简易小学读书。一天放学回来神采飞扬地从书中搬出一条谜语:“紫色花,紫色茎,开了紫花结紫果,紫果里头有芝麻。”姐姐满以为能难倒一家人。没想到母亲不假思索地就说:“是茄子。”菜园四周围园的篱笆上还有一种不是花的“花”,那是簕竹的芯,是生长点上尚未展开卷成一条的嫩叶,母亲称其为簕竹花。那是清凉解毒的绝品。我们兄弟姐妹谁发烧了,母亲准会早早起来到篱笆边或是野地上采一把带着露水的簕竹花,然后用这些簕竹花熬了白粥喂我们。吃了这种粥,一般也就能退烧,不用看医生了。
  菜园之外,南山山坡上,还有一个更大的园子。父亲在园里种了竹子和杉树,母亲却不断地蚕食他的领土,在园里栽种了很多蔷薇花科的果树,如桃树、梅树、李树,还有石榴和菠萝。从冬天的梅花到初夏的石榴花,园里一直花开不断。姐姐最爱鲜艳的桃花,早春时节,常常一早就带着我到园里去,采一段露水未干的花枝,然后一边摇着花枝一边牵着我的手穿过灌木丛,跑到南山山顶上去居高临下观看从江心飘过的片片帆影……
  另一类是三娘的园艺花和野生花。三娘家与我们家连在一起。在我童年的时候,三娘正处于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年头。我的关于“花”的概念,最初大概是从三娘那里得来的。三娘是一个独特的女人,据说她年轻时到省城广州闯荡过几年,具体做什么,却没人知道。后来——大约解放前三个月,三娘回到村里嫁给了我的族亲三爷。虽然回到乡下,但三娘依旧从不参加集体劳动,也从来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全村只有她有这个特权,仿佛她天生不用参加劳动似的。三娘也从不养猪养鸡,不种瓜种菜。三娘爱种花!三娘在院子里和天阶上种了很多花。有玫瑰、百合、菊花、茉莉、紫罗兰、六月霜、秋海棠……还有木本的栀子花和夹竹桃等等。一年四季,三娘的院子里和天阶上都是花枝摇曳,芳香袭人。清早起来,在我母亲大汗淋漓地浇水喂猪的时候,三娘却穿一件薄薄的花衣裳,手捧一只带花纹的玻璃杯,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清水,一边默默地察看她的紫罗兰或夹竹桃。
  到了下午,大人们都到田里去劳动后,三娘总爱在房里捣腾她的一只大箱子。我到隔壁去找小R玩耍的时候,常常看见三娘从她的箱子里掏出许多花衣裳,对着镜子一件一件地试穿。有时候她穿上一件漂亮衣裳后会静静地欣赏镜子中自己的影像,当时我不明白三娘为何总爱对着镜子发呆,现在想来也许她在回忆在省城时某段快乐的时光。试穿之后三娘总会将那些漂亮的衣服小心收好放回箱子去,然后习惯性地从一只盒子里掏出一只蜡丸,捏碎腊壳,将乌黑的药丸送进口里去,慢慢咀嚼着,然后端起玻璃杯,喝一口清水,将药丸吞到肚里去。吃完药丸,若是精神好,三娘会撑一把花阳伞,带小R和我到山上去玩耍。三娘爱到山上去看原野上的花;还爱在山上看蝴蝶,看蜻蜓,看燕子,看天上的白云,看它们在花草丛中和高远辽阔的蓝天上飞来飞去。看花的时候,三娘会作些解释。我所认识的许多花的名字,就是那时候三娘在山坡上教识我的。但是有时候三娘会一个下午不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花,看蝴蝶,看天上的白云。看着看着,三娘眼里会涌出一点一点的泪花……
  还有一类是蒙娟姐姐的“月光花”。蒙娟姐姐是从省城广州来我们村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在我读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蒙娟姐姐和我母亲都是村里晒谷队的队员。晒谷场外面到河边之间有一片很大的树林。放假的日子,我和小伙伴们常到树林去玩耍。在别的妇女看着晒谷场打盹的时候,蒙娟姐姐会悄悄地来到树林和我们一起到处乱钻。和三娘一样,蒙娟姐姐也教我认识了许多花的名字。不同的是,蒙娟姐姐教会了我欣赏月光下的花。蒙娟姐姐说:月光映照下的花最好看。有一回我们在灌木丛中发现了一种非常漂亮的蓝紫色的五瓣花,蒙娟姐姐惊叹得眼泪都差点要流出来。她说要是在月光下,这些花一定美得令人心醉。我说那你就晚上来看么。蒙娟姐姐说晚上她怕黑,不敢来。我说我陪你来。“你?”蒙娟姐姐瞪大双眼看着我。“唔。”我点着头答道。蒙娟姐姐摸摸我的头,笑一下,说:那好吧。晚上你在芒果树下等我。
  晚饭后,繁星满天,月色如水。我踩着月光到了芒果树下。不久,蒙娟姐姐来了。她穿一件雪白的的确凉衬衫,一条黑色的长裤,黑亮的长发自然地在肩后散开。“来啦。”蒙娟姐姐笑一下。“早来啦。”我说着,带头向树林走去。仿佛一眨眼我们就到了那丛蓝紫色的野花前。蒙娟姐姐对着那丛野花左看右看,然后又伏到草地上对着月光看。“你看,多漂亮呵,它是半透明的,又蓝又紫,像紫水晶一样。”我傻笑一下。我那里知道什么紫水晶啊。但我还是伏到草地上对着月光看那些花。在月光的映照下,那些花真的凄美得动人心魄。我第一次领略到月光下花的神韵。看够了花,蒙娟姐姐就默默地坐在草地上想心事,不理我。夜风吹来,有几片蓝紫色的花瓣旋转着飘落到草地上。看着那些飘零的花瓣,蒙娟姐姐眼里含满泪花。我摇一下她的手臂:“蒙娟姐,你怎么啦?你怕黑么?”蒙娟姐姐摇摇头。“那你怎么哭呀?”我天真地问道。蒙娟姐姐又摇一摇头,轻轻将我揽进怀里,把脸贴到我的头发上,低声说:“你要是再大点儿就好了。”“再过十年我不就长大了么?”我仰起脸来说。“傻瓜,十年之后姐姐已经是残花败柳了。”蒙娟姐姐苦笑着说,然后拉起我的手往村里走……
  那是一个美好的月夜,那些月光下的花儿是我记忆中最美好的花儿。
  花儿还是那些花儿,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但那些人已经老了……已经走了……有些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我的母亲已在很多年前因病离开人间,我发烧时再也吃不到她为我熬的簕竹花白粥;我的三娘也已经老得满脸皱纹,失去了往日的风韵,与一般的乡下老妇人没有什么区别;我的蒙娟姐姐却不知道变成怎么样了。去年夏天哥哥到广州去接当年几个知青朋友回村吃荔枝,我本想让哥哥把蒙娟姐姐也接来,但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害怕见到蒙娟姐姐,害怕见到她苍老的容颜。我想让她青春美丽长发飘飘的美好形象永远留在我心中。
  感谢上苍给了我幸福快乐的童年,感谢故乡给了我那些开满鲜花的日子,感谢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给予我真诚关爱和梦一般启迪的人们!愿你们在生的平安快乐,已逝的安息天国。我在心中祝福你们。永远,永远……祝福你们!

责任编辑:周逸帆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