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想起青春

2016-03-06| 作者:| 来源:pt电子古怪猴子社区

  窗外有雾,四野无风。周末,外出应该是难得的消遣了,我却丝毫没有沐浴这漫漫雾霭的冲动。
  
  沙发上慵懒地躺着一本李大眼的《你是我的敌人》,书皮发涩。我眼皮也发涩,于是在窗边发呆。女儿悄悄上前摸着我的脸说,年轻得很嘛。我歪头憨笑,看那精灵古怪的可爱模样,我不在乎她是赞扬还是挑衅。
  
  有鞭炮声,单调而聒噪。如今这个年头,无论大事小事总会有人喜欢捣鼓些打扮妖艳的火药,在震耳欲聋中看纸屑和硫磺离别或私奔。
  
  一种声音是否让你铭记,关乎你是否倾听,这声音让我想起青春。
  
  想起离别。十多年前一帮哥们怀揣梦想兀自奔行西东时,竟不懂志高云天的挥别。开始融入社会,却在踯躅中撂荒了忽明忽暗的追求,当年寝室里的豪言壮语也似有似无渐行渐远。我在小城执拗地遐想,因那略显晦涩的履历,妄自菲薄,无视阳光灿烂和激情的奔涌,开始亦步亦趋地谋生,在这个给我衣食的单位一干就是十多年。那种执拗,虽渐渐滋养了我对工作的热情,却早早地就给自己的生活定了基调。
  
  想起爱情。开始回味一种声音,那声音告诉我她在云端,自由而纯净,自然想起许巍的歌儿《像风一样自由》,那声音让我身不由己地追溯爱情。
  
  几天前重新拿起张五毛的《公主坟》时,已买了一周了。那封面上的男人突兀中有些放浪形骸,我开始怯怯地仔细看,没想到那棉里藏刀的铺陈,却像冬之雪,春之花,明动而浓艳,我熬夜看完它时,哈欠中竟有了几滴浊泪。
  
  张五毛娓娓道来,化凄凉于无形,不经意间就撩拨起我内心不愿触碰的脆弱。当那种记忆中模糊的温存被撕碎时,却需要一种刮骨疗毒般的无畏。青春期的我不谙世事,不解风情。那一年的某个傍晚,我从大学偷偷跑回小城,没有找见伊人,她似已婚。我在一个漆黑肮脏的公厕里默泣,此刻臭气熏天,此时无声胜有声。那样肯定无法度过漫漫黑夜,于是在绝望中开始惆怅,此时恰逢一男子入厕小恭,当我从黑暗的角落里发出弱弱地请问附近有没有通宵录像厅的求助时,他居然魂飞魄散地遁逃。那滑稽一幕,竟泯了我的无助。
  
  活过了而立,生命至此,虽不至于洞彻某种真谛,却也会在怅惘中有洞若观火般的唏嘘。以前调侃过一个多情的同事,他说四年前去过某座城市,我便说我前几天也刚刚去过,但我在那城市的大街上见过一个三岁多的小孩,和他像极!他哈哈大笑。我不多情,如今当我在梦中踏上某座城市陌生的土地,见一小孩与我神似时,却神游般急促地想忆起自己几年前是否在这个城市驻留。
  
  想起健康。自然想起那群不到一米八个头的小子们居然在大学操场上恬不知耻地表演扣篮,有一厮还居然不满健硕的体育老师篮间有障碍运球往返跑的计时成绩。那时健康离我很近,却若即若离地挑逗我就业后的成长。常日面对键盘,不免腰酸脖子疼。于是近些年开始钟情太极、少林八段锦和米字操。乒乓和羽毛球自是挚爱,坚持中也不忘与一帮球友交流切磋,但随着时日流逝,便淡化了技艺精进。
  
  而今,步入中年,底气不足。很多声音,总是被堂而皇之并弱弱地淹没,有些声音,只能说给自己听。
  
  喜欢倾听有才气的声音:那些活在当下曾经忧伤过的年轻人,如今已人到中年,尚有哭泣,尚有才趣,尚有情怀。
  
  

责任编辑:匡利睿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