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清明,开启一段心声

2016-06-14| 作者:| 来源:嘉应文学社区

  是日清明,所有的书籍落架为定,这让我尤其高兴。
  
  终于可以安坐一隅,想西想东。
  
  前些日子有朋友说,我变得懒了,写得少了,其实我想说的是,人到了一定时刻,会重复,会有瓶颈,就需要主动停下来,寻找改变的一种可能。
  
  写作,于我,不是奉旨填词柳耆卿。
  
  久不在“铁舞诗学院”说话,今日有人谈及精英与草根的话题,一些概念如杂草丛生,也就啰嗦了几句,也算回应久违的沉默。一些标准是谁的标准?我一直担心习古容易泥古,说其实是自我提醒,入了万山圈子里,你或许就难以突围,甚至会故步自封。我们恰恰有一些人,以为自己占资料多,想法多,就自我感觉学问深,这是要命的。沾沾喜喜自以为是,这可能也是一种无明。我其实是想说不要过早把自己定义为精英。单单文学,真正的精英可能还是需要历史来检验,由读者说了算。在真知与真理面前,任何傲慢与自以为是都是不可取的,你可以有主张,但不可以标榜为真知,你所知道的仍然是你目前认知的总和,你的所谓论述与论著,你还是要对照下历史的长河,看看那“人类的群星闪耀时”。我这样说,可能会冒犯一些人,但既然说了,就不怕。在真心真意的世界,只要你怀着一颗谦卑的心,你或许就能明白世界有它的良苦用心。
  
  在讨论的时段内,我最认同旅居加拿大的华海庆先生的一些说法的,谨摘几段如下:
  
  “新诗的意义除了内涵以外,就在于打破格律化程式化思维的模式,用创新的语言,表达创新的思想,其中的震撼力,决不能被所谓的文法和修辞来束缚了。当你走过最为艰苦的环境,见过最底层人民的时候,你内心的震撼不是来自于文字,而是来自事实,你的呼号与陈述不是表现而是拯救”。
  
  “当你真的感到绝望时,你要安静下来,看蓝天白云,看风吹草动,可能就会有简朴的思想涌现,这里不会有深奥的概念或者学问,感性的文字,是内心撕裂的伤口,突然喷发的鲜血”。
  
  “诗人其实是所有艺术家的最高级,能够用最简单的笔画,寥寥数语,所触动的是你我内心最柔软的东西,你不要告诉我你知道你我内心最柔软的东西是什么!”。
  
  我读得很感动,尽管之前他加了我私信,但一直和他一言未聊,他今天也表态和我素不相识,但认同我的态度与观点,颇感动,也许以后依然没有时间私聊,但我喜欢一种无声的理解,不是要讨好什么,达到什么目的,文学就是文学,所有说自己热爱文学的人你首要考量的是自己是否有真正的赤诚之魂。也许他的话语里仍有需要商榷的地方,但恰恰因为感性而真挚,我们首先接纳之,思考之,进而修正与提高,这样的表达与交流才会有真正的意义。他已经经年生活在英语语系的国度,但汉语的神髓依然如此之好,让我觉得弥足珍贵。我明白,只要你曾经真的热爱过,一些往昔的沉淀就会融化到你的精神的血液里,并不断指点与提醒你新的征程。看到他的话语,我想起一些旅居海外的华人作家和学者,如刘再复,夏志清,李泽厚,李欧梵,高尔泰,王鼎钧,洛夫......我们说华夏儿女都是龙的传人,同祖同宗,首先的是要看精神的血液是否“一脉相承”。
  
  清明,提醒我们不要数典忘祖,要“认祖归宗”,更要保持一种清醒,你前进的步履匆匆,如何突破窠臼,如何善于打破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可能是我们这个曾经的“老大帝国”的后人最应该深刻思考的问题。
  
  人在他乡,不能给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的坟茔去磕个头,添一抔土,这是我的不孝与遗憾,不知道他们坟上的柳树怎样了,找个时间是要去看看我故乡的亲人了。
  
  还是想多啰嗦几句关于文学,也算是回应华先生的话,杜甫多太沉重,就来到元稹这里,不说他久负盛名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就来看看只有二十字的《行宫》: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短短二十字,极尽盛衰之感,从少女到白头,没有渲染,却给你无限的想象,无限的沧海桑田尽在不言之中,花开花落有一年,寥落,寂寞,闲坐,景是美景,情是伤情,诚如宋洪迈所评:“语少意足,有无穷之味”,春色渐深,春水渐盛,春情渐浓,这也会让我深味习诗经年,你何去何从?
  
  这个清明节,还真是杜牧所言的雨纷纷,终于把所有的书由旧屋搬进新屋,我站在两面墙的书架前,像一个地主,充满了满足,也像一个将军巡城。于是,即兴写下上面的话,开启一段可能的清明人生。 

 

http://www.millennium-soft.net/BBS/thread-2-7237.aspx

责任编辑:千叶水蓝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