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古怪猴子欢迎您的光临!!

五月四日的洋槐花

2016-06-14| 作者:| 来源:嘉应文学社区

  大概七十年代后期,我每天都骑着破自行车沿着京广线东侧的公路、上班向南、下班向北、一天三遭的跑着。
  
  那是说成份的年代,加上我本性的倔强还不会看眼色说话在厂子里吃不开,那不是一般的吃不开、而是把着的老咩(最末的意思)吃不开,所以总是很郁闷。
  
  郁闷的同时非常爱看高处,观天望云看树木,总想看春天的小叶杨树芽儿哪天冒出来的。可是看了好多年总也没有看见那树芽儿是哪天冒出来的。现在想来:那发芽是日渐一日的生发,哪儿能在哪一天看到突然长大?
  
  但是有件事让我感到震撼和奇怪,就是槐花的开放。
  
  那个年代京广线路基两边的斜披上都是不小的洋槐树,一般都有四五扎粗,当然有更粗的也有细一些的,不能说一棵挨着一棵、那稠密度也相当可以了。而107国道路边则是小叶杨比较多。
  
  冬天每日清晨从路上走过,总是会看到离地皮半尺高新锯断的木桩。我非常稀罕,这么大的树怎么黑更半夜就跟着人走了呢?后来听说:贼人带着绳子上树,把绳子拴好人下来,没有火车通过的时候锯,锯左边锯右边,感觉锯的差不多了等火车过来时凑着轰轰隆隆的声音把树放倒,然后用人力车拉走,凑火车通过时的声响树倒地不会有人听见。
  
  当然那时的107国道还是土路,夜间很少有人走。至于现在还有没有偷树的我就不知道了,一个是我不从那个地方走啦,二个火车路基斜披上的树木一下子处理过,好像也没有大树了。火车提速修了栅栏。话说回来,如果还有偷的就是行路的车多人多或许也没有人管,看见老人倒地还不敢扶一把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碰上那狠贼不听劝,给你一下子不是好玩的。
  
  还接着说看树冠,忘记是哪一年了,倒是五四青年节洋槐花的绽放记得清楚!那天清晨上班的路上,放眼前望白刮刮的望不见头,是铁路斜披上的洋槐花喊了号子一样突然绽放,而且绽放的大度,绚烂,长长的一串串,凑成一嘟噜一嘟噜的随风摇摆,槐树排队的长廊花串叠着花串,一嘟噜挡着一嘟噜,一树冠摞着一树冠罗列着望不透的厚度、形成壮观的花海,大树小树半不大的树全都参加槐花开放的日子,自离地不到两米至四五长高都是槐花,入眼绵延无穷尽。
  
  洋槐花的味道清新甜香。好美啊!美的不会形容,壮丽,庞大的树冠白花花,宽绰白色花的长廊。只是忘记过了短短的几天,随风飘落的一地落花白白的在映入眼帘的刹那觉得是下雪了。
  
  目光观向别处才想起,那是花儿奔向它的根,花为泥土作为回报。今天,我看见门前的洋槐树开花了,想起那年的槐花盛开,也由此记住:五四青年节槐花绽放。
  
  五四那天女儿打电话问我吃槐花拌面了没有?“没有。”没有时间去那人烟稀少山清水秀的地方采撷。

http://www.millennium-soft.net/BBS/thread-2-6917.aspx

责任编辑:千叶水蓝

评论 
验证码  
提交

相关新闻推荐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8578号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6号 设计维护:華景科技 建站时间:2004年4月23日
网站负责人:周逸帆、何老狐 ; pt电子古怪猴子总编辑 何老狐(QQ:18923000134);编辑:曾庆 礼、许馥妍、薛暮秋、瞿建民、夜雨班卓、匡利睿、柳庚茂、阿襄、刘雪梅、张三;特邀编辑: 庄子亮、千叶水蓝、陈方茹、竹笛吟风、冷若嫣  法律顾问:张沛霖;技术员QQ:137236928 文学爱好者交流群:75960870、 92149513、17527631、73030172